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九章 同根相搏猛于虎
第九章 同根相搏猛于虎



更新日期:2019-05-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外面鹅毛大雪下的正紧。
飞鹰府大牢内若干官兵手拿长矛,各个出口看管严密,延伸的大牢通道像是通往地狱深处。
看守水牢的士兵甲好奇问道:“兄弟你知不知道里面关着什么人呐?”
士兵乙答道:“是人都知道了,关的是司马大少爷嘛,妈的,害的我们这么晚了没酒喝、没钱赌、没觉睡呀!”
士兵甲道:“不要发牢骚了,朝廷腐败,我们都一个月没有发饷银了,还埋怨,小心被人听到,坐牢呀你!”
士兵乙见远处有人过来急忙道:“喂,喂,别说话了,有人来了。”走进看时原来是他们的主子千户大人。
士兵甲、乙道低首弯腰齐声道:“参见千户大人!”
顷刻间,掌门夫人已到大牢大门口,看了一下甲、乙士兵道:“给我开门,我要见我儿子!”
士兵甲、乙二人用长矛挡住大牢入口。
    士兵甲向前指着老夫人呵道:“千户大人有令,关押朝廷重犯的地方,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掌门夫人上前抓住士兵长矛推搡,骂道:“我不是闲杂人,我是他娘,你让我进去!”
    士兵甲无奈,撇头问道:“千户大人”
    司马敖南道向士兵一挥手,示意打开大牢门,道:“让我娘进去,你们两个是不是不想活了!”
士兵甲退缩一旁,低声道:“是!千户大人,小人不敢。”
    小翠搀扶夫人进入大牢通道,大牢内漆黑一片,唯有墙壁上火把的亮光不断的跳动。
    有诗云:“行至上留田,孤坟何峥嵘。积此万古恨,春草不复生。悲风四边来,肠断白杨声。借问谁家地,埋没蒿里茔。古老向余言,言是上留田,蓬科马鬣今已平。昔之弟死兄不葬,他人于此举铭旌。一鸟死,百鸟鸣;一兽死,百兽惊。桓山之禽别离苦,欲去回翔不能征。田氏仓卒骨肉分,青天白日摧紫荆。交柯之木本同形,东枝憔悴西枝荣。无心之物尚如此,参商胡乃寻天兵。孤竹延陵,让国扬名;高风缅邈,颓波激清。尺布之谣,塞耳不能听。”
    又有诗云:“君不见脊令鸟,又不见紫荆树。紫荆枝叶同荣衰,脊令饮啄共鸣舞。草木禽鸟尚如此,兄弟相争猛于虎。对面刺目生荆棘,背面刿心设网罟。上留田,一何苦!尺布可缝粟可舂,兄弟不容争环堵。”
    老夫人在丫鬟的的搀扶下,径直通过大牢的甬道,两旁牢房不断的传出呻吟和喊冤的声音:“千户大人,放我们出去,我们是冤枉的!”老夫人四处寻看并未发现司马青云的身影。
    有一犯人喊道:“司马傲南,你不是人,你是畜生,你会得到报应的!”
    通过牢房的甬道便来到一个后院,整个院落有绿植覆盖,乍看并无牢狱迹像,倒是一个枝叶茂盛、繁花盛开的花园,这些应该全部是掩人耳目!
    掌门夫人接着微弱的火光,看清楚地面有一根梢棒粗的铁链延伸到西面墙角处。墙面地面有一张井口般大小的铁盖紧紧扣在上面,她颤抖着双手指着司马傲南骂道:“你大哥是不是关押在这里!是云儿吗?我是娘呀。”
    水牢中的司马青云慢慢抬起头,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此时只感觉自己胸口发闷,头晕涨难消,用功欲发声,只感觉喉咙一股热流上涌,猛然口喷鲜血溅到井壁之上,凝神嘶哑着声音应道:“娘,是我,我是青云,我没事,你放心。”
    司马青云在水牢中双手一阵乱摸,一只手摸到铁锁链慢慢爬到井盖边缘,想用掌力把井盖打开,但是试了几次都失败了,宽慰道:“娘,你怎么来了?我没事的。”
    掌门夫人用手指着司马敖南骂道:“你个畜生,给我打开水牢,放你大哥出来!”
    司马敖南道依然不念亲情,心如铁石,狡辩道:“这是朝廷的旨意,我怎么敢抗旨!”
    司马青云在井下猛击井盖,但无济于事,怒骂道:“你个畜生,什么狗屁朝廷,你想做武林盟主才是真的,我不会让你祸害整个武林的!”
    掌门夫人指着司马傲南厉声怒道:“你已经没有了人性,我们母子从此一刀两断!你给我滚呀!”
    司马傲南虽与自己的大哥有间隙,但在众官兵面前也怕被别人笑话,说他不忠不孝不义,对官兵一摆手道:“来人,把井盖打开,让我娘见见她的宝贝儿子!”遂后用手指着两名狱卒道:“你们给我看好了,让犯人逃了,小心你们的脑袋!”
    两名狱卒躬身道:“是,千户大人!”
    司马傲南恼怒成羞,甩袖而出。
    井盖打开了,只见司马青云蓬头垢面,一只手抓住铁链,一只手紧攀井缘,再加上晚上灯光昏暗,不仔细看已经无法分辨面容。
    掌门夫人定睛一看,原来司马青云的锁骨也被铁钩贯穿,见此状老夫人早已经泣不成声,小翠一旁搀扶,生怕夫人晕倒。
    掌门夫人喊小翠近前来,嘱咐道:“小翠把酒和菜喂给少爷吃。”
    小翠应声道:“是,夫人。”
    司马青云感觉这饭菜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味,见到自己的母亲如此悲伤,自己心里也是一阵酸楚,道:“娘,我不会死的,我要留着这条命阻止那个畜生祸国殃民!”
    掌门夫人擦拭了双目,上前帮青云梳理好发髻,道:“娘知道,娘一定会找人把你救出去!”
    司马青云此时忽然想起兰馨母子,问道:“娘,兰馨和龙儿怎么样?她们没事吧。”
    掌门夫人抚摸着司马青云的手,安慰道:“她们母子已经逃走,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安排白衣使者梁佩出去寻找了。”
    司马青云听到母亲这番话,怀揣的石头方才落地,心想,她们母子总算逃过此劫。
    司马青云想起府内的族长和长辈便问道:“娘,你不要伤心,保重身体,我们青城派上下还要仰仗你老人家主持大局。联合家族中长辈,势必要和朝廷做好争斗。”
    掌门夫人点头应诺,道:“我会主持大局和救我的云儿出来。”
    这时,狱卒催促时间已到,撵夫人和小翠离开大牢,道:“时间到了,快走吧!老夫人,我们也不想被千户大人砍头呀”
    掌门夫人对狱卒百般恳求道:“你就让我再聊一会吧”
    狱卒甲不耐烦道:“别啰嗦了,快走吧,晚了,把你们也关起来!”
    司马青云大喊:“娘!”,话未说完早已被狱卒一脚踹下井内。狱卒开动机关封闭井盖,然后又用几块大石压顶。司马青云惨叫一声落入井底,在漆黑阴暗潮湿的井内,只有几只水老鼠和他作伴。
    小翠和夫人被狱卒推搡出大牢门外!
    掌门夫人回到青城派聚义厅内,愁眉不展,心焦如焚。她唯一的希望就是等梁佩带来好消息,找来帮手救司马青云出大牢。
    飞鹰府飞鹰堂。
    司马傲南怒气冲冲步入飞鹰堂,刚一坐定,拍案便叫丫鬟倒茶。
    这时只见匆匆从内室出来一名女子,年龄在三十五六岁,她就是司马敖南的妻子花夫人。
    花夫人本来秉性纯良,自从嫁给司马傲南后,性格也变的怪异。
    司马傲南的邪魔武功就是花夫人的师父曼陀婆婆所传授。
    花夫人手捧燕窝汤,满面笑容来到司马敖南身边,谄媚道:“老爷回来了,谁惹你这么生气?”
    司马傲南怒道:“还能有谁?我要铲除后患,别怪我无手足之情。”
    花夫人一屁股做到司马傲南怀里,撒娇道:“老爷消消气,喝了这碗燕窝汤,从长计议。”
    司马傲南接过燕窝,边喝边道:“武儿呢?看好了,别生出什么事端来。”
    花夫人笑道:“老爷真是过于关心武儿,他才八岁嘛,怎么会生出事端呢?”
    司马傲南责怪道:“妇道人家你懂什么?白衣使者在哪里,给我找来!”
    花夫人吩咐下人去找白衣使者,不多时,白衣使者来到飞鹰堂。
    白衣使者秦虎俯首道:“千户大人有什么吩咐?”
    司马敖南仔细叮嘱道:“火速跟踪黑衣使者,看看他去了哪里?见到我找的人后格杀勿论!同时你要监视各路武林人士,注意他们的动向,随时报告。我和夫人还有事情商量,你下去吧。”
    秦虎听完就知道此事不妙而且事关重大,应声道:“是,大人,小人告退。”
    秦虎与梁佩关系甚好,同为青城派的黑白使者,因为年龄较大,二人行事一贯小心谨慎。秦虎已感觉到此任务的严重性,不觉心中挂念起老友的安危来。
    司马傲南与花夫人见秦虎走后,便商讨如何广发英雄帖,召开武林大会,看看到底有多少武林人士可以归顺朝廷!
    花夫人摇摆身姿,在厅内晃来晃去,问道:“老爷,我师父曼陀婆婆早有归顺朝廷之意,不知道朝廷到时候会怎么安排?”
    司马傲南听完此话笑吟吟道:“你的师父就是我的师父,这个夫人大可不必操心,我会奏明皇上,封曼陀婆婆为护国大法师。”
    花夫人满脸堆笑道:“老爷想的真是周到,奴家在此谢过,今天让我好好伺候老爷。”
    司马敖南哈哈大笑,一手把花夫人搂在怀里。
花夫人淫笑道:“你好讨厌,都老夫老妻了还来这个”
秦虎走出飞鹰府邸,心中感觉不妙,难道和梁佩兄弟的八拜之交就此完结吗?这里面的是非曲直明眼人一看就知晓了,我如果再糊涂下去,日后肯定遭到一世骂名,还是出了青城再做打算吧。
第二日,秦虎便策马出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