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八章 兄弟相煎何太急
第八章 兄弟相煎何太急



更新日期:2019-05-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掌门夫人看着自己儿子的背影不停的摇头,为何家中发生如此变故,族中德高望众的长辈们也不来执掌局面,难道真是司马傲南想独占掌门之位吗?还是害怕他的邪魔功夫害人?想完又落起泪来。
青城派夤夜灯火通明,老掌门灵柩棚内人头攒动,家眷商议出殡之事至拂晓。三天过后,老掌门的丧事处理完毕,但聚义堂内很少有人走动,颇显萧条。
青城派青云府邸。
司马青云在客厅里徘徊不定,预感这几天有事情放生,即使发生什么事情,最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兰馨母子,便四处寻找仆人,要安排一些事情,冲着门外喊道“潘福何在?”。
只见一名五十左右的老仆人急忙来到大厅。
潘福见司马青云心绪不定,肯定猜想少爷有什么吩咐,便道:“老爷有什么吩咐?”
司马青云长叹一声道:“我恐这几日城内有变,你夜晚上带夫人和龙儿投奔少林寺,我这里有书信一封,到达寺内后找一位智善大师,所有事情自然会安排妥当。”
潘福惊讶道:“老爷,少林寺可是……,朝廷正在严查少林,说是什么乱臣贼子之事。”
司马青云义正言辞道:“哪来什么乱臣贼子之说,全是狗皇帝乱加的莫须有的罪名而已,各地农民起义军纷纷投奔少林寺习武,目的就是对抗大明朝廷,朝廷搞得大明百姓民不聊生,这是官逼民反啊。哎,不谈这些。大明气数已尽,条条罪状,一夜也难讲的完。抓紧办理此事,尚不可对外人道也。”
潘福知道这几日的风云突变带来的危机,便坚定说道:“是,请老爷放心。”
兰夫人在后堂把二人的谈话听得清清楚楚。
“老爷你不一起给我们走吗?”兰馨急匆匆从后寝室出来,“昨晚你给我说起此事,我就心急如焚,我们走了你可怎么办呀?”
司马青云宽慰道:“夫人请放心,只要你和龙儿能及时到达少林寺,我自有离开之法。”
司马青云对潘福厉声道:“潘福,速带夫人走!”
潘福知道危机时刻只能听从主子的一切吩咐,应道:“请老爷放心。”
“老爷难道你真的不一起走吗?……你我二人的功夫定能铲除这个妖魔,何必害怕呢?”兰夫人挣脱潘福的搀扶辩解道,但早已泪粘衣襟。
司马青云长吁短叹一声:“你我二人虽能脱身,但是孩子和母亲怎么办?傲南已经丧失人性”,说罢把一面圆桌拍的粉碎!兰馨无奈只能退居后堂安排和司马云龙从后门脱身。
突然有青城弟子来报:“老爷外面有大事发生!”。
司马青云见到府中弟子如此惊慌,便知道发生了不妙之事,追问道:“什么事情如此慌张?”
青城弟子急忙报道:“好像是飞鹰府的人,有大批人马已经堵在门外。”
司马青云吩咐道:“速集合所有青城弟子和弓箭手做好迎战准备,我马上到门外”。
青城弟子道:“是!”,便急速离去。
此时,司马傲南早已带着大队人马把青云府邸包围起来。
司马青云率府邸青云弟子直奔大门外。
门外,司马敖南身穿千户官府,骑一匹乌骓马,身后百余名官兵追随尾后,人人手中拿钢刀和盾牌,做好攻击和防御的姿势。
司马青云见到司马傲南如此深夜到访,便故意疑问道:“二弟,怎么是你,你来何事?”
司马傲南瞅了四周一下,冷冷笑道道:“大哥,打扰了,我听说你府上藏有私通少林寺的乱党,特来搜查。”
司马青云对司马傲南的疑问早有准备,应声道:“大哥我平日很少出的门半步,何来私通乱党?你倒是升官发财,先前听人说我还不相信,原来你真的投靠了朝廷!”
司马傲南仰天哈哈大笑道:“不错,我是投靠了朝廷,识时务为俊杰,现在世道混乱,我却衣食无忧,哈哈,大哥,不要说这么多废话了,还是让我进去搜查一下吧”,把手一挥,示意士兵闯府。
司马青云从腰间抽出紫云宝剑道:“谁敢闯!”,众弟子手握钢刀,排成一字,势必有水火之战。
司马傲南冷笑一声:“日后我当了掌门,朝廷会让我坐上武林盟主之位,到时候我号令一天下群雄,有什么不好!你我兄弟二人共享荣华富贵,岂不是更好!依我现在的武功分分钟就能打败你,不识抬举!”
司马青云怒道:“呸!你妄想!”
司马傲南再次挥手示意攻门,士兵势如洪水般压向青云府门。
兄弟二人交战,甚为激烈,青云弟子已被逼退府门内。
有人喊:“快关大门!”
但是,为时已晚,士兵箭弩齐发,青云弟子早已死伤数十人。瞬间,士兵就占领整个府邸,众弟子四处奔逃,多数未逃脱弓箭手的毒箭,被官兵冲散的青云府弟子全部被俘虏。
司马傲南一个鹞子翻身就直冲司马青云身边,兄弟二人反目成仇,刀剑相见。
古人云:“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本来司马青云功夫更胜一筹,但见天山派的猿搏之术早已让司马傲南望尘莫及,他见无法擒获司马青云,便用运用邪魔之术甩出一根捆仙绳,将司马青云双脚锁住,扔于乱草之中,趁势上前用黑心掌把他打翻在地。
司马青云口吐鲜血,一手按地,道:“你这个不孝子,怎么对得起青城派,对得起爹!大哥你都敢杀,你还算人吗?”
司马傲南一手抓住司马傲南的脖颈,狰狞笑道:“大哥,我已经给你机会了,但是你不识时务,我有什么办法”,说完一掌把青云打晕。这时,忽然官兵来报:“报告司马大人,不见了兰夫人和司马少爷!后门大开,估计是骑马逃走了!”
司马傲南怒目圆睁,指着司马青云骂道:“快说,那个贱人去哪里了!”昏死的司马青云哪里还知道他说什么呢?
司马傲南见状便对随从道:“来人!把人给我押到水牢!马上派人给我去追那母子二人!”
青城派聚义厅内。
掌门夫人闻听兄弟二人火拼,马上派青城弟子去看个究竟,不多时,有人来报:“禀夫人,二少爷把大少爷关进水牢,兰夫人和龙儿不见踪影。”
掌门夫人闻听火冒三丈,差一点被气晕,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青城弟子重复道:“二少爷把大少爷关进水牢,青云府弟子被抓,其他人失踪。”
掌门夫人慌张不知所措,虽然阅历颇深,但是接踵而来事故一时无法让她接受,便对青城弟子道:“你给我找敖南回来!梁佩,梁佩可在?”
白衣使者梁佩早就在厅外后者,知道老夫人正在用人之时,赶忙出来应声道:“夫人有什么吩咐?”
掌门夫人叮嘱道:“你速去查找大少夫人和龙儿的下落,一定要查到!多找些江湖豪杰回来帮忙!”老夫人的一切希望好像都寄托在梁佩身上。
梁佩谨记老夫人的嘱托,道:“是夫人,在下遵命。”随后出聚义厅,恰巧碰到司马敖南直奔而来,二人撞个满怀。
司马傲南见到大厅内弟子众多,斜视了梁佩的背影一眼,冷笑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向掌门夫人走去。
司马傲南也不请安,径直走向前,生硬说道:“娘,你找我何事?”
掌门夫人不等司马傲南再说什么,向前狠抽他一记耳光,怒声喝道:“你还有我这个娘,还有我们青城派吗?你难道忘了,你爹在世的时候曾立下门规,青城派弟子不得为官,你这是有悖祖训呀!你设计陷害你大哥,他可是你亲哥哥!”
司马傲南争辩道:“娘呀,我当官有什么不好,我们司马家族上上下下没有一个当官的,我这是光宗耀祖呀!”
掌门夫人早被他说这样的话心痛了心,冷笑道:“为官清廉者为正,这样的世道,你当这个千户大人,我真替你脸红,你把你大哥怎么样了?龙儿呢?”
司马傲南为了想脱身,不再和老夫人争辩,谎言道:“娘你放心,大哥在我那里好吃好住,这个你放心,关于龙儿嘛,哦,我已经安排人去寻找他们母子啦。”
掌门夫人被他的话几乎快要气晕过去,骂道:“你真是会撒谎!你把你大哥关进死牢,别以为我不知道!找不到龙儿不要认我这个娘!”
司马傲南听到这里,心想早就知道我是个被人遗忘的儿子,责怪道:“娘呀,找不到龙儿还有武儿呀,关于我大哥是他自作自受,他勾结乱党,反抗朝廷,才是大逆不道!”
掌门夫人闻听这些话,厉声道:“你真是撒谎不眨眼呐,云儿为人正直,大伙都知道,你有什么证据说你大哥是乱党?”
司马傲南巧舌如簧道:“我也没有办法,这是朝廷颁布的旨意,我哪敢抗旨不尊,我不会拿全家人的性命开玩笑的。”
掌门夫人泣声道:“我不管什么原因,你把你大哥放了,马上把龙儿找回来!”
司马傲南惺惺作态道:“请娘放心,我一定按照您老人家的吩咐,把这一切都处理好,孩儿告辞了。”
掌门夫人道:“慢着!带我去见云儿!小翠给我一块儿去。”
丫鬟小翠赶忙过来搀扶老夫人,应道:“是,夫人。”
司马傲南道装腔作势,佯装左右为难道:“这这,母亲大人请!”
丫鬟小翠搀扶着掌门夫人直奔飞鹰府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