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七章 鹣鲽鸳鸯下天山
第七章 鹣鲽鸳鸯下天山



更新日期:2019-05-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自此兰馨师姐妹和司马青云三人,便在后殿的寒梅花园一起炼习武功和舞文弄墨,渐渐地青云发现沈琼枝着实不简单,别看是弱质女流,但是性格刚烈,一般男人难得是她的对手。青云内心深处慢慢的还是喜欢兰馨柔美的性格,每次和她一起习武尤为认真,兰馨便教他一套猿搏之术,他到学的也快,整天像一只猴子攀上跳下,惹得兰馨天天开心。沈琼枝当然也看出其中的奥妙,当然更多的为她们创造二人世界。让兰馨愈加喜欢青云的是她们的观点相同,在一起讨论国家大事和宏愿都是不谋而合。花前月下,你侬我侬,海誓山盟私定终身的事情便是水到渠成,司马青云在月光下轻抚兰馨的脸庞,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二人一起看着弯月,兰馨柔声道:“青云,如果我们以后像今天一样在一起多好,撇开凡尘俗世,在天山做一对神仙眷侣。”
司马青云把嘴贴在兰馨的发髻上,兰花香气更让他情迷,轻声道:“兰儿,我肯定要回青城派,派中事情繁杂,很多事情急需处理,这次出来我也是为病重的父亲来寻找雪莲花,遇见你们真是太好了,我爹有救了。我明天就打算走,向师太他老人家辞行。”
兰馨听到此语,轻推开青云,责问道:“你真的说走就走吗?你走了我怎么办?你忘了我们的海誓山盟了吗?”生气的转过头去,走到一棵花枝前,用手猛拽树叶,无辜的树叶散落一地。
司马青云支支吾吾道:“我......我也不想,但是......”。
兰馨抢过青云的话语,道:“我什么我?是不是巴蜀还有位美娇娘等你?”青云连说没有之类的话,兰馨猛然转过身,诡异的笑道:“嘻嘻,我有办法了,我跟你一起回巴蜀怎么样?你也不用担心我师傅,她不会怪我的,她最宠我啦。”
司马青云被兰馨的直爽语言惊泣了,道:“其实我早就想说这些话,也怕你师父不让你跟我走,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跑过去紧紧搂住兰馨,生怕她飞走。
翌日,二人便到宫殿找玉矶师太辞行,兰馨便把自己得想法说与师太,师太闻听便怒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与他派小子私奔,你太让为师失望了!他既然回去就回去吧,你留下继续和师兄妹们搭理宫内事物。我们天山派从来不与外人通婚,除非他也是天山派弟子!”兰馨哪里知道师太要把自己的衣钵传给她,更加无法体会师傅的一番苦意。司马青云向前跪在师太面前,恳求道:“师太你就成全我们吧!我们是真心相爱,对月以海誓山盟,我会照顾兰馨一辈子。”师太好像早已对这些花言巧语不感兴趣,对男人始终存有芥蒂,挥手道:“回去告诉司马老鬼,死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会派人给他送个大礼!”说完就怒气冲冲的就要走人。司马青云被这一幕惊呆了,半响回不过神来。兰馨箭步向前,搂住师太的腿,泪已满面,泣声道:“师傅,你就成全我们吧,怪就怪徒儿不孝。”玉矶师太心中像是翻了五味杂陈的瓶子,鼻子一阵酸楚,见桌面的利剑瞬间拔起,剑刃把兰馨发髻削成两段,摇头叹声道:“你走吧,你不配留天山派弟子发髻,从此以后你我师徒各不相干!”兰馨泪流满面,给师傅磕了响头,披散头发便和司马青云下天山去了。沈琼枝在门外看见所放生的一切,不知如何是好,便追赶兰馨,急促道:“师姐,师姐!你要回来呀!”。兰馨回头见琼枝依依不舍的样子,嘱咐道:“师妹,替我好好照顾师傅!”姊妹二人离别话语虽不多,但远隔一方,没想到一别竟是十年之久。
沈琼枝殿内便宽慰师傅,玉矶师太把她叫到后殿卧室,在一个壁橱暗格内取出一个檀木盒子,撩开绢丝,显现十枚精致的铁蝴蝶!这些蝴蝶活灵活现,在阳光的照射下欲展翅飞出木盒一般。师太让沈琼枝走近前来,语重深长说道:“这套蝴蝶镖本来属于你师姐,但是她背叛师门下山去了,我决定把它传授予你,这是我若干年自创的一套飞镖。”
沈琼枝被师傅的一番话说的惊愕起来,道:“师傅,这套飞镖还是留给师姐吧,她会回来的。她最孝敬师傅您老人家,她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而已。”
玉矶师太能体会沈琼枝所说的话,但是谁也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兰馨,便道:“兰馨认准的事情八匹马也拉不回来,感情细腻丰富,既使见到一只过路蚂蚁,也要把它送到窝里才安心,更何况司马青云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我把它传授于你,也是希望你以后能继承我的衣钵,把天山派发扬光大!”
沈琼枝此刻才明白师傅的一番苦心,为何要励斥师姐。便答应师傅所嘱托之事。遂后师太便把沈琼枝领到后院的寒梅花园,二人行走在寒梅怒放的花丛中,寻一块青石把蝴蝶镖放置好,师太双目紧盯一棵娇艳的梅花枝,说道:“给我一支蝴蝶镖,静下心来,看着我的手法。”话毕,但见一只蝴蝶从师太手中飞出,震动双翅煞是惊艳,还未等欣赏完它的美丽,寒梅花枝早已被削落下来,瞬间颤抖的花枝把寒梅花瓣漾成一片花海!玉矶师太接着说道:“不要独赏蝴蝶的惊艳,等賊\\\人定睛看时便已封喉。”沈琼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脑海中仍在记忆刚才刹那间的美丽一幕。之后师太便详尽介绍了蝴蝶镖的使用,并把镖谱留给沈琼枝,自此师太也算了却一桩心事。
 
 
人云:峨眉天下秀,青城天下幽,剑阁天下险,夔门天下雄。兰馨二人辗转巴蜀之后,她便喜欢上这个地方,不久二人便成亲。也许因巴蜀独有的特点,让人感觉它壮心浩荡又风情万种,雄心壮志又温文尔雅。转眼十年已过去,但是今年二月的巴蜀异常寒冷,青云府邸内,兰馨依然在校场指导司马云龙习武。这时隔壁聚义堂不时传来嘈杂之声,兰馨不停地往墙外张望,狐疑的心里希望能看到什么迹象。
青城派聚义堂内喧嚷声一片,大厅四周柱上焰火高照,足以看得见厅内每个人的面孔。
青城派老掌门司马腾空在厅内踱来踱去,左右两边之人无人再出声,他走到堂中太师椅坐定,用手捋着胡须,环顾四周,大声道:“昨天吕神医刚给看过病,我命不久矣,咳......咳.......,我已想好让谁来执掌青城派......”。
司马腾空连咳几声,一口浓痰突然咔住喉咙,顿时脸色变成青紫色。大家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惊愕不已,司马青云疾步上前欲把父亲这口於痰用气逼出来,可是为时已晚,若不是这些年来雪莲花的药效,恐怕老掌门早已驾鹤西去。这时厅内嘈杂声顿起,“大家不要吵!”,司马青云道冲着众人喝道。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下来。
“我想告诉各位同门兄弟,掌门之位不可空缺,先把我爹的丧事办完再说!哪个有本事的兄弟都可以出来做掌门!”。
“好!听老大的”一些青云府邸的兄弟随声附和。
“慢着!”老掌门的次子司马傲南突然走到司马青云面前,指责道:“你是怎么当大哥的?你说的这是什么?老爹死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从小到大你什么都和我争,你以为你能坐上这个位子吗?老爹曾经说过,谁要是能练成三十六式梅花镖,才算是真正的掌门!你能吗?哈哈哈……”,司马傲南轻蔑的笑着,根本没把同门德高望重的一些前辈放在眼里。白衣使者梁佩想要说什么,看此情形欲言又止。
“你敢侮辱我们大哥……”,话未完毕,便从人群中“噌”的蹦出一个绿衣人,挥刀向司马傲南劈来,刀刀指向他的要害。司马傲南曾得异人指点,况且邪魔之术也非比寻常,转身甩出袖手,一只梅花镖向绿衣人飞去,绿衣人用刀面击挡,却被打出一个铜钱大小的洞来,绿衣人惨叫一声,梅花镖早已殁入他的前胸。
司马傲南看了众人一眼,不屑道:“还有谁不服?”,众人无人愿意参与到这家庭争斗中来,便无人应答。
“你们兄弟争吵什么?”掌门夫人听到老掌门死讯急忙赶来,“先把掌门的丧事办完再说,要是仇家的人这时候打进来你们兄弟二人能对付得了吗?传到江湖好汉的耳朵里,这成什么体统?兄弟们都退下吧,老二你先下去!”说完,几行老泪浸湿衣衫。
“哼!”司马傲南甩袖而去,心里不服老夫人的妇人之仁,明知道会偏向大哥那面。
掌门夫人对司马青云道:“看看绿衣人家里有什么人,多给他们家一些银两,好好把他葬了,免得别人说闲话。整个青城派谁不知道你二弟的脾气,你不要和他当面起争执,他的脾气你也知道,逢人不讲情面,我怎么生了他这个孽畜,唉……”。
司马青云心里知道母亲的难处,宽慰道:“请娘放心,孩儿自当处理好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