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六章 柳叶飞刀惊现世
第六章 柳叶飞刀惊现世



更新日期:2019-05-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智善大师看出兰馨乃是好求上进之人,便从胸前慢慢掏出一个黑色小布袋,小布袋上绣了一个“戒”字,特别精致。智善把小布袋放在手上,然后在布袋之内拿出十枚柳叶小戒刀和一本刀谱,连同布袋一起放到兰馨手上,解释道:“夫人有所不知,老衲这十枚柳叶飞刀,乃是十年前大修藏经阁的时候在石基之下偶然所得,无人知晓。它便是二十年前和火焰令牌一样威震江湖的柳叶飞刀!此飞刀乃是天外寒铁打造而成,刀柄用银饰镶裹,尾部红缨穗打结,刀身雕刻有飞龙一条,如击杀敌人,鲜血很快从龙尾溢出,顷刻毙命!阿弥陀佛。”
兰馨见这些柳叶飞刀如同女人耳饰一般精致,谁成想这也是杀敌武器!她手捧飞刀疑惑问道:“大师,莫非有意把这些飞刀赠予兰馨?”智善大师看着兰馨惊疑的眼神道:“不错,老衲虽为僧人,不能杀生,但是不能视朝廷腐败祸害百姓、荼毒生灵,这些飞刀也是它们发挥作用的时候了。再说你一介女流,虽然武艺高强,但是敌暗我明,为了防止敌人暗算,留在身边防身也好,它可以藏于腕、肘、背、腿等地方,若照刀谱假以时日,你会发现它的无穷变化之妙!此飞刀形如柳叶,却削铁三分,入石九分,刀刃锋利,谨慎收藏。天下功夫,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兰馨惊喜之余差点忘了跪拜之礼,噗通双腿跪地,道:“谢谢师父!”智善大师左袖一挥,道:“我不是你师父,日后有什么事来找老衲就是了。”说完转身拂然而去!
兰馨依柳叶飞刀刀谱练了数月有余,心中怎能忘记解救自己的老公呢?择良日,便向智善大师辞行,智善大师心中也早就猜到兰夫人不会久留少林寺,出少林之时,众人相送。司马云龙却不见哭泣之声,明显孩子此时也长大懂事了许多。智善大师看着兰夫人的背影,口中不停叨念:“阿弥陀佛。”
兰馨身着青衣打扮,头扎红色方巾,手持宝剑,不久便消失丛林之中。她开始便想去联系高夫人,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身单力薄,何不找个人一同前往?兰馨要找的这个人正是她的师妹沈琼枝!
这个沈琼枝是常州沈大年的女儿,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因被盐商宋为富骗去了做妾,她不服被骗,父女便遭迫害,只身流落金陵,以卖诗顾绣为生,“毗陵女士沈琼枝,精工顾绣,写扇作诗。寓王府塘手帕巷内。赐顾者幸认毗陵沈招牌便是。”但是宋盐商却把沈琼枝告到官府,说她骗婚,糊涂知县受贿后便下达捉拿通缉令。后幸得侠士杜少卿相助,杜少卿认识南京太守,手写一份书信告知原委事故,不久便把沈琼枝放了,重获自由的沈琼枝光明磊落,自力更生,后参加殿试,中探花。她也可谓带刺玫瑰,独秀寒梅!依据她的性格岂能再嫁,独一人寻访名山大川野游四方去了,机缘巧合之下,在天山之地投靠玉矶师太门下,练就一身玉女剑法,功夫不在兰馨之下,后下山便到河南洛阳隐居,伺机拯救百姓于水火。几年前姐妹还有书信来往,今年好像音信全无,沈琼枝也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兰馨尚不知沈琼枝身上也有一套飞镖,乃是玉矶师太自创的蝴蝶镖,此飞镖从未在江湖出现。
话说十年前,玉矶师太收的得意弟子兰馨,心中大悦,便把自己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希望她能继承天山派衣钵,但事与愿违,就在沈琼枝入门不长时间却改变了兰馨的人生轨迹,导致蝴蝶镖却与兰馨擦肩而过。数月后二人情同姐妹,形影不离,沈琼枝教兰馨琴棋书画,兰馨教沈琼枝剑法技巧,玉矶师太看到眼里更加欢喜。一日,姐妹二人相约上山采雪莲花,崎岖蜿蜒的山路太难攀爬,好不容易到了一处草坪之地,琼枝说什么也不走了,躺在草皮上嬉笑顽皮打滚儿,兰馨一不留神被琼枝拉倒,二人便一起纠缠嬉戏,累了便仰望着湛蓝的天空,沈琼枝道:“姐姐,你看天上的云朵好白,真想飞到上面去,懒懒的躺在上面睡一觉呢。”
兰馨用手抓住沈琼枝的两只小辫道:“你这小蹄子,想男人了吧,思绪都飞上天了呀!”
沈琼枝撅着小嘴道:“姐姐人家才不是,是你吧!”嘻笑着便咯吱起兰馨来,兰馨一个鲤鱼打挺跃起身来,飞将一丈开外!
沈琼枝正想追赶,前方悬崖的雪莲花早已映入她的眼帘,惊喜道:“师姐快看,雪莲花!”兰馨依师妹所指方向望去,果然峭壁之上盛开着一朵艳丽的雪莲花,她不由分说一个箭步上前便腾空而起,像飞燕般落到雪莲花下方,兰馨用尽全力一只手紧抓峭壁棱峰,一只手欲摘取雪莲花,她的手刚触摸到花茎,感觉一只毛茸茸东西压在她的手背之上!
沈琼枝突然惊呼:“师姐,小心雪豹!”,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吓的大喊起来,往雪豹方向云袖一甩,数粒凌石掷向雪豹,雪豹眼目受伤,鲜血溅到雪莲花上。兰馨趁机拔下雪莲花,欲想离去,但见雪豹更加狂躁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向兰馨扑去!
兰馨此时脚下踩空,身子滑落一丈有余,便伺机逃脱。突听得雪豹一声惨叫跌落悬崖深渊,兰馨疾眼看到一只没羽箭射穿雪豹头颅,才使这畜生丧命。沈琼枝趁势飞攀过去,一搭手把兰馨救上崖来!
沈琼枝摸着扑通乱跳的心脏,气喘说道:“姐姐真的好危险,你用的什么功夫制服那只雪豹的?”
兰馨轻拍师妹的小手道:“千钧之际,我身体失去平衡还能哪里有力气制服雪豹呀,我看到雪豹是中箭而亡,并非我所杀!”
沈琼枝惊疑道:“那会是谁?莫非是天外之箭!”兰馨听到师妹的话苦笑不得,道:“天你个头呀,这是人射的,人家功夫还了得呢!”沈琼枝反问道:“那会是谁?”,“是我!”不远处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姐们二人循声望去,大约一个二十出头的翩翩美少年朝她们走来,很远处大声责怪道:“我打的猎物呢,是不是你们给藏起来了!”沈琼枝斜视了美少年一眼,道:“你的猎物滚下山去了,你也那个什么下去吧!”心想命差点都没了,还有心情想着猎物。兰馨见状一手拉开师妹,拱手道:“多谢公子搭救之恩,我师妹不懂规矩,还请您多多海涵。”
那个美少年双手抱臂,在姐妹二人之间转了一圈,歪头晃脑若有所思,然后摸摸下巴,面对兰馨道:“恩,不错,还是师姐懂得礼法呀,见你们有难,也不能不救呀,是不是师姐?”兰馨被少年轻佻的语言羞的转过脸去。琼枝见状抢步在师姐面前,怒气冲冲道:“本来想谢谢你救命之恩,先在我呀真想一脚把你踢下山,与那该死的豹子作伴!”美少年笑道:“师妹脾气真大呀”,“谁是你师妹?”沈琼枝摆出打架的姿势。兰馨转身再次拉开师妹,对那少年道:“在下天山派兰馨,还未请教公子大名,若不嫌弃请到舍下喝杯热茶,一来为师妹赔礼,二来感谢搭救之恩。”美少年道:“那就多谢兰姑娘,在下青城派司马青云,请!”兰馨用手礼让道:“请!师妹前面带路。”沈琼枝怄气跺脚道:“切!”把衣袖一甩走在前面。兰馨和司马青云在路上慢慢攀谈起来,二人也彼此相悦起来。
三人下山走的矫健,须臾功夫便到了缥缈峰的灵鹫宫,它处在天山南麓一处温暖湿润之处。众多弟子也居住于此,灵鹫宫实际上既是集市、也是城堡。因为方圆百里皆是其控制范围,所以灵鹫宫从未经过刀光剑影,一派安乐祥和景象。缥缈峰海拔不高,没有冰雪,反而多雾,一年中倒有半年无法看清山中面貌,所以叫做缥缈峰。天山盛产雪莲,但如果从缥缈峰灵鹫宫出发,登至雪山顶采集雪莲,也是一条艰难而危险的路。灵鹫宫里,大多是中原汉人,但也和平相处很多当地各族人士,他们为灵鹫宫的日常运作辛勤工作。灵鹫宫里泉水多,而且是雪山冷泉,冷泉水有两大好处,一个是可以变成天山弟子掌中玄冰为杀人利器,另一个是适合浇灌葡萄,让葡萄甜而不腻,肉厚汁多。
兰馨便把司马青云引到灵鹫宫正殿,玉矶师太正在上香,见到兰馨带进来一位少年,心中疑惑不解,责怪道:“兰儿你怎么带陌生人进来?”兰馨便把少年怎么搭救自己的前因后果详细说了一遍。玉矶师太甩开手中的拂尘道:“善哉,善哉,多谢公子。为了答谢救命之恩,兰馨你就教公子一套拳法作为回报吧。”司马青云赶忙拜谢,玉矶师太也不理会,独自一人往后殿去了。在师太心中始终觉的青城派地域所属巴蜀,奇异鬼怪之事多的不可枚举,真不放心兰馨与陌生男子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