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五章 二使硬闯少林寺
第五章 二使硬闯少林寺



更新日期:2019-05-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不知不觉行走数十日后,清晨时分便来到嵩山少室山下,茂密树林之中隐约看见古刹轮廓,现在虽未冬季,但依然显现出少林寺四周环翠。少林寺背依五*乳*峰,周围山峦环抱、峰峰相连,形成了少林寺的天然屏障。晨钟响起惊飞林中数只飞鸟,众人沿着香客曾经走过的石阶一步步往上爬。兰夫人啧啧赞叹,光看这光滑铮亮的台阶就知道这里香火鼎盛。一盏茶功夫,大家便来到山门外面,放眼望去寺院高墙错落有致,朱红大门紧闭,上方赫然挂着一个牌匾,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少林寺”。
少林寺门外一个小沙弥正在清扫落叶,兰夫人看到有人在,便快步走向前,施礼道:“小师傅,在下天山派兰馨有要事想求见智善大师,有劳通传。”小沙弥正扫的起劲,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问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放下手中扫把,抬起头双手合十道:“女施主有什么事情要找我们方丈师叔?”兰馨见小沙弥开口,便从怀中拿出一个绣花荷包,打开荷包拿出一封书信递与小沙弥,道:“请小师傅交予智善大师,他老人家看后便知何事。”小沙弥接过信,瞅了瞅信封,上面写着“智善大师亲启”字样,便道:“女施主请稍后片刻,小僧去去就来。”兰馨也双手合十道:“有劳。”
小沙弥转身入寺后把门关好,直奔方丈室而去。
众人等了许久不见有人出来,梁佩按耐不住性子,站在寺门外面用力猛敲门,没敲几个门居然自己开了。秦虎也过来用手扶住门的边缘,门竟然吱呀大开,梁佩见状索性大步迈了进去。兰馨连忙阻拦,可是二人早已入院。一进寺门,便见弥勒佛供于佛龛之中,大腹便便,笑口常开,人称“大肚佛”、“皆大欢喜佛”。神龛后面立有韦驮的木雕像,神棒在握,是少林寺的护院神。梁佩上前用手抚摸弥勒佛大肚子,笑称自己就是弥勒佛转世,他的举止引得司马文龙哈哈大笑起来。
司马文龙的笑声引来一群手拿兵器的和尚向这面奔走过来,其中一个僧人手持少林六合棍,走到梁佩身边怒道:“施主不得无礼!这座佛像摸不得,请手下留情。大声的喧哗声已经打扰佛祖清修,寺庙乃清净之地,施主请回!”兰夫人见状忙向前解释整个事情的原委,众僧不让,均称没有见到小沙弥经过。
秦虎见此情形也向前分辨道:“你们这群和尚真不讲道理,虽然我们擅闯山门,但是我们的确已经找人通传了,这岂能有假?”双方各持一词争辩不休时,小沙弥在甬道出现了,一只手扯住持棍僧人的衣角道:“戒嗔师兄你误会了,他们确实是师叔的客人。女施主请随我来吧。”
戒嗔听到小沙弥的解释方知真有此事,便声称自己太过鲁莽,请施主原谅。兰馨也顺水推舟,总的与人台阶下不成,便致歉道:“大师言重了,我们脾气也是不好,请多多谅解。”
戒嗔见事情缓和,边用手往里一挥,道:“女施主有请!”
兰夫人谢过后,便随小沙弥进入大雄宝殿后面的一间西厢房,这间便是少林寺的会客房。一缕阳光斜射进屋内,光线穿过袅袅升起的香炉烟如同仙境一般梦幻。佛龛下面香炉正旺,地上放着三个蒲团,中间位置端坐一位老和尚正在一心向佛。小沙弥走向前道:“方丈师叔,客人已经来了。”只见老和尚一抬手,小和尚又道:“几位施主先请坐,我去预备茶饭,请先休息片刻”说完掩门而去。
兰夫人轻盈向前走几步,生怕打扰这位老僧,轻声道:“想必这位就是智善大师,在下天山派弟子兰馨拜见。”老僧慢慢起身,转身仔细看了大家一眼,便道:“老衲便是智善,想当年我和青云相识就早已料定他的家人回来找老衲,看你们的情形,就知道出了大事,看了书信所写和我料想的丝毫不差。你就是兰夫人,这就是龙儿,好呀。”转眼又看到二位护法道:“二位是……?”
秦虎和梁佩连忙道:“我们二人是青城派的左右护法,是特地护送夫人来少林寺的,大师有礼。”智善见此二人杀气太重,便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一会儿饭菜就好,施主先用膳吧。”说完就要离开。
兰夫人见方丈要离开,变急切问道:“大师,我还有事情相求,请留步。”智善大师脚步一停顿,说道:“凡事不可强求,一切随缘。”说完掩门离去,须臾片刻饭菜以让小沙弥备齐,大家便在西厢房暂时休憩。
夜半子时,方丈室内依然香烛高照,智善大师静坐蒲团之上,嘴中默然有辞。若外人得见,必猜想大师静等有缘人。
忽听窗外有人轻敲门扇,智善双目微睁,道:“兰夫人,请进来吧。”
门帏渐开,兰馨轻盈几步生怕惊扰了方丈,见到方丈赶忙跪下,轻声道:“兰馨谒见方丈大师。”
智善大师用手捋着胡须道:“我若没有猜错,夫人找老衲商讨解救青云之法外,可否另有所求?”
兰馨钦佩方丈大师的料事如神,双手抱拳道:“大师有礼,在下想请大师收龙儿为徒,教他少林武功,惩恶扬善,匡扶正义。这些年来龙儿一直在巴蜀长大,耳濡目染一些旁门左道的功夫也不少,我生怕他学坏,所以这次来少林烦请大师成全。”
兰馨接着又道:“大师我还有一事相求,不知道大师可否相助?”
智善大师道:“夫人但说无妨。”
兰馨诚恳道:“关于解救我夫司马青云的事,还望大师引荐高人相助,兰馨不胜感激涕零。”说完便跪倒在地。
智善大师沉思片刻道:“夫人请起,若更好避开朝廷鹰犬的耳目的话......,如果夫人不介意,还是为龙儿剃度的好。解救青云最可靠的力量就是找李闯王大军行事,可保万一,我这里有闯王之妻高夫人的联系方法。”边说边从衣袖之内掏出一份密函交于兰馨,道:“上面写着详细的联系方式,定要收藏严密。”兰馨接过密函藏于胸前。
兰馨顿感方丈所言周全,心想此番把孩子安排好之后,自己便可脱身去救司马青云,便道:“一切听从方丈安排。”智善微点头并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夫人请回吧。”
兰馨叩谢转身刚到门口,被两个鲁莽之人冲撞进来,刚想拔剑,定睛一看,原来是黑白二使,她便厉声喝道:“你二人如此莽撞,他日如何成事?”黑白二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齐声道:“请大师收我们二人为徒。”秦虎看了一眼兰夫人,感觉脸面无存,羞愧道:“烦请夫人谅解我二人鲁莽,我们也是拜师心切,请大师为我二人落发为僧。”
智善大师见二人虽然鲁莽,但是一心向佛之心可鉴,对二人道:“世界万物皆有佛性,一花一木一草,凡所有相,皆为虚妄。你二人若入佛门,也算幸事,阿弥陀佛。”秦虎二人听后无以言表,双手紧握,眼泪差点夺眶而出。遂后三人谢过大师各自回屋。
因寺内不方便住女香客,第二日兰馨便被安置少室山外一所大屋内,室内摆放生活器皿到也齐全,一切事情便也安排妥当。数日后,智善便在法堂为秦虎等人举行剃度仪式,念完僧规戒条,便为三人剃度。智善大师目嘱三人道:“秦虎法号智能,梁佩法号智贤,司马云龙法号智聪,日后你们要严守寺规,若犯戒,严惩不贷!智能去斋堂供事;智贤去打扫藏经阁;智聪尚小,由戒律院智仁师弟教其武功,凡事从基本做起,切记!”智仁道:“谨遵方丈师兄法旨。”
三人齐声跪拜道:“谨遵方丈师兄教诲!”礼毕各行其事。
翌日,兰馨独自在林中舞剑,恰逢被智善大师偶遇。但见兰馨剑法精妙,身体与宝剑上下翻飞,竟达剑人合一境界,剑气所经之处,落叶被劈做两瓣,脚底落叶也随之飞舞起来。智善大师观到此处,心中不觉惊叹,心想定有高人指点,不由脱口而出道:“好剑法!”
兰馨正舞的起劲,被喝彩声突然打断,转身循声而望,山坡不远处智善大师正在一松树下眺望。兰馨定神拱手道:“大师有礼,小妇人在大师面前舞刀弄剑,见笑了。”说话间,智善大师已经走到近前,呵呵乐道:“夫人谦虚,以夫人剑法来看定得高人指点,莫非是天山派玉矶师太的玉女剑法?”兰馨点头称是,顿感方丈大师见多识广,自己舞弄的几套剑法竟被人看出,心中不禁肃然起敬。
智善大师也是爱才之人,便对兰馨道:“夫人可会飞镖之法?”
兰馨心想我平时只会摆弄几个柳树叶打蚊虫叮咬,飞镖之法真不曾有人授受,忙道:“兰馨上不懂此法,还望大师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