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四章 粉手击杀黄河鼠
第四章 粉手击杀黄河鼠



更新日期:2019-04-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此时,兰夫人听到梁护法的惊呼早已在屋内把这一切看的清楚明白。兰夫人推门,手握玉女剑来到院中,冲着白衣使者道:“秦护法手脚倒也麻利,跟随我们母子有何见教?”
梁佩见兰夫人也出来,便一个箭步冲过去用身体掩护兰夫人,用刀一指,道:“你我兄弟二人明人不说暗话,你来此有何目的?”
白衣使者拱手道:“夫人、梁兄弟你们二人误会在下,本人在青城派多年,也懂黑白曲直,跟随司马傲南也是原先老城主的安排。这次我奉命而来本来是取二位首级,但是我和梁护法乃是八拜之交,岂能做出如等丧尽天良之事来。早就想作反投诚,护送夫人投奔少林寺。哼哈二将现在浮云客栈,我是偷偷出来,给大家解释清楚,我不是无义之人。”
兰夫人和梁佩二目相视点点头,感觉秦虎所言属实,并非心存歹意。
兰夫人这才释怀,拱手道:“多谢秦护法,为我们母子如此体谅,屋里请!”
秦虎回敬道:“谢夫人。”
梁佩向前紧握秦虎双手,进屋内畅饮至拂晓时分方罢。
翌日,天刚蒙蒙亮,五人便启程赶往少林寺。不多时行至城北一片葱葱郁郁的松林之中,一条小路弯弯曲曲通往北方。恰巧十里亭处有一个茶寮,众人坐毕便喊茶歇。
兰夫人感觉一路安静,心头总感觉不妙,但又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对秦虎道:“秦护法,你和我们一同上路,哼哈二将会不会尾随而至?所以大家吃快点,我们人多事众,为了避免引人怀疑走小路北上。”他们那里知道哼哈二将早已跟踪秦虎,一切行踪早已了如指掌。
秦虎很佩服兰夫人心思敏捷,道:“夫人所言极是。”
吃饭间隙,不远处丛林呼呼飞出几只乌鸦,惊叫着慌乱飞去。
福伯面色慌乱,惊道:“夫人,前面树林好像有人!”
众人紧握刀柄,屏住呼吸倾耳静听八方声音,即使掉到桌面一根针也能听见声响。
兰夫人看出众人的心下慌张,沉稳的对大家道:“别慌,我们随机应变”,福伯一手把司马文龙揽入怀中,生怕丢失似的。
兰夫人接着道:“我们还是上路吧,谨防有变。”
秦虎二人应声道:“夫人放心,有我们二人在,担保夫人顺利到达少林。”
通往少林寺方向的羊肠小路蜿蜒绵长,路边灌木杂草丛生,微风吹拂过沙沙作响。须臾片刻,已离城约十几里路,龙儿吵着喊累,众人只好原地休息。
突然从树林之中闪出二个人,他们双手抱臂,拦在路中间。此二人身着打扮也很特别,头扎方巾,腰挂钢刀,贼眉鼠眼,面无二两肉,一胖一瘦,一红一黄,红衣人叫红鼬鼠,黄衣人叫黄鼬鼠,加上蓝绿二鼠江湖人士称他们为“黄河四鼠”。
梁佩见状向前紧走几步,冷冷问道:“二位大侠为何阻挡我等去路?”
红鼬鼠嘿嘿一笑,用手捏着左边嘴角痦子上的一根胡须,狡黠道:“哎呦,这位是梁护法吧,你不认识我吗?我可认识你老人家,久仰久仰。我们只想要兰夫人,你呀没事一边凉快凉快去吧!”
兰夫人心中怒火迸发,那里来的无赖流氓,讥讽道:“二位休要猖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们不是好人,司马傲南真是会用人啊。”
黄鼬鼠色眯眯的盯着兰夫人的胸部,嘿嘿笑道:“想必阁下就是兰夫人,请跟我们回飞鹰府吧,大公子正在等着你们母子团聚呢,我们兄弟二人怎么会是坏人呢?”
兰夫人反唇相讥道:“呸!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们该回去的时候自然会回去,岂敢有劳二位。请!”
兰夫人话音刚落,就听红鼬鼠叫道:“臭娘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福伯护着司马文龙转身想躲避树林之中,忽然从林中跳出蓝绿二鼠拦住去路,蓝鼬鼠大步一跨,伸手一拦,斜眼道:“谁也休想逃离此地!”蓝绿二鼠前后把五人夹在路中央。
绿鼬鼠一只手指着秦虎一边骂道:“白衣使者你竟敢违背主人命令,想和乱臣贼子一起出逃!”
梁佩面对如此无赖小人,真想一刀把他们劈死方解心头之恨,怒道:“你们才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四只老鼠闻声哈哈大笑,红鼬鼠道:“死到临头还说大话,明年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
秦虎心想若不先出手,让四只老鼠占了先机恐伤了孩子性命,见他大拇指一拨刀鞘,刀已在手,用一招横扫千军,如卷席般直砍向红黄二只老鼠。二鼠笑声未落地,慌忙接招,胸间衣衫被钢刀削出一道长痕!
黄鼬鼠惊道:“老家伙还真有一套!”二鼠也不敢怠慢,一套“连环马上刀”饿虎扑食般直逼秦虎。紧接着一招“藏头露尾”向秦虎面部劈来,秦虎毕竟年纪老迈,几十个回合下来早已力不从心难以招架,竟忘了背后藏着的红鼬鼠,红鼬鼠背后袭击,一刀把秦虎的左臂砍下,秦虎大叫一声,钢刀撑住身体,双膝跪在地上。梁佩拔刀已晚,飞起一脚揣向红鼬鼠的右跨,红鼬鼠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还未等到这只老鼠反应过神来,兰夫人的一枚铜钱镖径直打入红鼬鼠眉心,红鼬鼠呜呼一声毙命!
三只老鼠见死了一只,心里一惊,心想低估了这老弱妇孺,功夫还真是着实厉害!蓝绿二鼠见状凶狠扑向福伯和龙儿。蓝鼬鼠使一把鬼吼断魂刀,想直取龙儿性命,福伯把龙儿搂在怀中以背部挡刀,刀入脊椎,福伯疼痛难仍不放怀中龙儿,二人忽的倒地,福伯依然用身体支撑掩护怀中龙儿。
兰夫人见状大声喊道:“福伯!”,说话间兰夫人眼疾手快,一枚铜钱镖直接打向蓝鼬鼠面门,蓝鼬鼠机灵异常,用鬼吼断魂刀一挡,铜钱镖斜向飞出,恰巧削掉蓝鼬鼠的鼻子,蓝鼬鼠“啊”的一声扭头就跑。绿鼬鼠见状,把自己的佩剑当成飞剑,剑身向兰夫人飞来,兰夫人往后侧仰,一个倒挂金钩把长剑踢飞,长剑不偏不倚正好插在黄鼬鼠的腹部,黄鼬鼠痛苦挣扎几下毙命。绿鼬鼠已经无心恋战,见自己兵器已丢,赶忙扶起蓝鼬鼠飞奔。
梁佩拔刀追赶,忙道:“夫人不要放过他们以免后患!”
兰夫人疾手甩镖,由于太急切,一支镖打入蓝鼬鼠后臀部,一支镖打掉绿鼬鼠一只耳朵,二鼠惨叫飞奔,霎时不见了踪影。
兰夫人顾不得追赶二鼠,俯身把福伯头部扶起,让福伯依偎在自己的身子上,福伯气息微弱,道:“夫人……夫人……我不行了,往后……不能照顾你和龙儿,龙儿你要听娘的话……”
兰夫人伤心悲怜,应声道:“福伯你不会有事的,我还没有报答你老人家。”
龙儿一旁哭喊着:“福爷爷你不要死!”
不一会儿,福伯便离开人世,梁佩扶起夫人和司马文龙道:“夫人起来吧,人死不能复生,福伯泉下有知会保佑我们顺利到达少林寺。”
此时兰夫人赶忙撕扯一块包袱皮替秦虎包扎好伤口,道:“秦护法到前面集市再寻求大夫替你医治。”
秦虎满怀感激之情,便道:“夫人请放心,秦某断一只臂算不得什么,比起福伯忠心护主我们差的远着呢。”
众人一起掩埋好福伯的尸体后,收拾好行囊向少林寺进发!
四人一路向北,中午时分来到一个集市,兰夫人便叫梁佩搀扶秦虎到附近医馆诊治断臂。接着又买了三匹快马和几许干粮后继续上路,秦虎见到兰夫人对自己如此照顾,心中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只能记在心间等他日图报。秦虎在路上反复思量,会不会哼哈二将这时会追赶而来,如果这时打将起来,贼人必定会占了上风,大家都伤了元气,如何应对?便对兰夫人道:“我怕哼哈二将尾随而来,到时难以对付,请夫人和龙儿先走,我们押后。”
兰夫人心思缜密,点头道:“秦护法所言极是,我猜想司马傲南早已知道我们的行踪,差遣哼哈二将前来只不过是监视我们,刚才一仗否则他们早就出手了,何必等到现在,目的是看我们到底去哪?恐怕下一步司马傲南的目标是少林寺,若是给少林寺带来灾难,我们人何以堪。”
秦虎见兰夫人想的如此周全,内心自责道:“哎,我不该来找夫人,惹得贼人跟踪而至,我还是回青城吧。”
梁佩见见秦虎如此说,两眼斜视怒道:“好你个老家伙,你就为自己着想,即使你不来,司马傲南一样派人跟踪我们,他另外一个目的就是看你我兄弟反目,他好做渔翁之利呀,这个你都不明白吗?真是老糊涂!”秦虎听到此言,满脸羞愧,心想梁佩骂得好,早就该骂醒我这个自私鬼,但是还是满怀疑问道:“送完夫人我们哥两个去哪里?”梁培道:“说你老糊涂你还不服气,能去哪里?我们就在少林寺出家当和尚!你去哪里司马傲南也不会放过你的,我们一起在少林寺多逍遥!”
秦虎听完梁佩所言,几乎惊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当和尚,便道:“你我忠心赤胆,报效朝廷,怎能一辈子待在少林寺!”秦虎拿出一番雄心可照日月的架势。梁佩用手一指秦虎,呵呵笑道:“报效朝廷,亏你说的出口,这样的朝廷需要我们报吗?狗皇帝朱由检昏庸无能,利用奸佞之臣扰乱朝纲,搞得民不聊生,还报效个屁!出家怎么了,出家一样可以匡扶正义,锄强扶弱,时机成熟一样可以报效朝廷。”秦虎被梁佩说的频频点头,哑口无言。
兰夫人见状抿嘴笑道:“梁护法所言极是,你们两个就别争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