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三章 母子险进襄阳城
第三章 母子险进襄阳城



更新日期:2019-04-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在微弱的光束下,兰夫人发现潘福还在洞璧下面。兰夫人一手托起老人家的头,一手在香囊里拿出一粒小还丹,对司马文龙道:“龙儿,弄些潭水过来。”
司马文龙找了一个大的古藤树叶,扎成一个杯子,在潭中汲水后,送到潘福嘴边。
潘福吞咽这颗小还丹后,面色渐渐红润,不久便醒过神来。
兰夫人这才释怀,真是上苍保佑,关心道:“老管家,你没有事,太好了,现在一切都好了。”
潘福却不顾自己的身体,急忙问道:“夫人,少爷没事吧,我这条老命硬的很呐!”
司马文龙见老管家已醒,一只手紧握潘福的手,亲切应声道:“福爷爷我在这里,我没事,多亏我娘给你吃药丸,你才保住性命。”
潘福哆嗦着双手,满脸感激之情,便道:“谢谢夫人的救命之恩,奴才今生今世就是死,也要照顾夫人和少爷。”
兰夫人听到此话,心中暗喜,心想这样的老管家天底下也没有几个,忙道:“老管家不必客气,我们还是先找到出去的洞口再说”
司马文龙扶起潘福,潘福手撑木棍,边走边道:“夫人说的对,少爷,我们一起找出口。”
家仆三人,听着小溪的流水声一步一步往前走,洞内多藤蔓和杂草。不远处仿佛若有光,仔细看时,果然是洞口。司马文龙突然惊愕叫道:“娘,你看那是什么,红色的!”
兰夫人顺着司马文龙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几只红色的怪物在洞口移动。
潘福也提心吊胆起来,刚出险境怎么又来一群野人,惊恐道:“夫人,不会又是红毛野人吧,我挡着,你和龙儿先走。”
兰夫人用手挪开藤蔓,仔细观察,道:“老管家,不必慌张,原来只是几只红毛小猫熊。”
说话间三人已到洞口,几只小猫熊见到有人来,纷纷逃散。
兰夫人走到洞外,呼吸着洞外新鲜空气,感觉一切事物像是新的开始,只要人还活着,一切事情皆能成功,开心道:“我们翻过此山坡,就可以到达襄阳城,相信用不了多时,就能见到智善大师了。”话毕,三人依山而行。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不远处传来樵夫歌唱的声音。
兰夫人快走几步,向前问道:“这位大哥,打扰了。”
樵夫上下打量着兰夫人,又看了潘福和司马文龙一眼,心想这些人不像坏人,便道:“你们是什么人呀?这么冷的天怎么跑到荒山野岭里来呀?”
兰夫人见樵夫生疑,解释道:“哦,这位大哥,我们是往襄阳城投奔亲戚的,不小心迷了路。请问到襄阳城怎么走才近一些?”
樵夫点头道:“原来这样,呶,看见前面那条路了吗?顺着这条路一直往东北走,不几天就到了。”
兰夫人拱手谢道:“谢谢,这位大哥。”
兰夫人刚要说启程,司马文龙道:“娘呀,我饿了。”
兰夫人听到司马文龙喊饿,赶忙蹲下,用手抚摸司马文龙的腹部道:“龙儿乖,再走一段路程呢,我们就可以买东西吃了。”刚才慌乱之中,干粮早不知丢弃到哪里去了。
司马文龙无奈点头,道:“好吧,娘。”
樵夫见到还有一个孩子,连忙解下褡裢,道:“夫人,我这里还有点干粮和番薯,相信够你们吃几天的了。”
兰夫人见状顿感心头一热,眼睛湿润起来,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谢道:“真是太感谢你了,请受我一拜!”
樵夫连忙把兰夫人扶起,心想这都是小恩惠怎么能接受如此大礼,忙道:“哎,不要这么客气,抓紧上路吧,不然,天很快就要黑了。”
潘福也过来,对樵夫拱手道:“谢谢位大哥,你真是好心人。我们走吧夫人。”
兰夫人点点头,和樵夫告别。
不几日,家仆三人已经到达襄阳城,襄阳城内一片繁华景象,路边到处都是小摊小贩。茶馆、饭馆、集市样样俱全。
潘福一路陪伴夫人走来,还未曾见过如此繁华景象,便道:“夫人,襄阳城真的很繁华,在这样的世道,真是难得。”
兰夫人解释道:“襄阳城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粮草充足,人丁兴旺。我们还是找个偏僻点的地方,避免被飞鹰府的爪牙发现。”
潘福环顾四周,小声道:“夫人所言极是。”傍晚时分,三人在城东偏远的一家“福来客栈”落脚,三人客房订在二楼窗户朝外的二间屋。因奔波劳苦,大家都想尽早吃饭休息,随后潘福在楼下简单叫了点饭菜共食。
襄阳城内一个胡弄内,早被追随而来的梁佩发现,偷听到三人要去哪里,便一路追踪而来。
福来客栈喝酒划拳声不断,酒楼的人们早已把这乱世忘记的一干二净。客栈二楼窗下,一个黑影悉悉邃邃探出头来,用手沾唾沫湿透窗户纸,挖出枣核大小的洞来。此人双目静静观察里面的一切动静。黑衣人发现兰夫人的包裹在床上,点点头,又用钢刀撬开窗扇,翻身一跃进得房间内。黑衣人打开包袱,仔细翻看,像是要找书函之类东西。
兰夫人吃完晚饭恰巧回来,推门进到屋内见有一黑影,便大喊:“什么人!”
黑衣人闻声破窗而出,纵身一跃,依墙头往南奔去。
兰夫人疾步跨窗追赶,随手掷出一枚铜钱镖,喊道:“贼人哪里逃?”铜钱镖打在黑衣人左脚踝,黑衣人大叫一声跌落墙下。
兰夫人一个箭步冲向前,举剑便刺,刀剑在黑夜炸开一道亮光!
梁佩慌忙道“夫人住手,我是梁佩”,若有半点迟疑恐误伤性命。
兰夫人心下狐疑,心想他怎么来了,有何目的,待我问清楚再说,问道:“梁护法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
梁佩一看机会来了,解释道:“是老夫人让我来保护夫人和龙儿的。”
兰夫人更加奇怪,保护我为什么偷偷摸摸,追问道:“那你为什么鬼鬼祟祟,进入我的房间?”
梁佩缓慢从地上站起来,应声道:“我只是想确认夫人的身份,以免弄错,引起他人误会和怀疑。”
兰夫人纳闷道:“什么怀疑?”
梁佩这时看四周无人,轻声对兰夫人道:“夫人难道不知道,二少爷已经派秦虎跟踪你吗?白衣使者虽然和我是八拜之交,但是我们二人各为其主,不知道秦虎私下会是怎么想的?见了面仍不免兵刃相见。不过夫人请放心,我梁佩就是舍了性命也要保夫人家人周全。”
兰夫人听到梁佩所言,大为感动,方明白事由,赶忙扶起梁佩,道:“梁护法跟随我回客栈详谈吧。”
福来客栈内,兰夫人一边安排店小二上来几个小菜,一壶女儿红,一边吩咐福伯拿金创药给梁佩敷伤。兰夫人等梁佩敷完药,问道:“梁护法有什么事情尽管说,福伯不是外人。”梁佩看了一下福伯和龙儿,点点头道:“老夫人叫在下除了保护夫人安全之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召集江湖英雄豪杰,去营救狱中主人。”
兰夫人急切问道:“青云他怎么样?”
梁佩见夫人脸色就知道挂念大少主多时,只是碍于人多,问的话语简短而已,便道:“少主人一切安好,请夫人放心,我已经安排耳目会日夜照顾。另外司马傲南正在召集江湖人士开武林大会,目的是为朝廷招揽死士,抵抗李自成大军。”
兰夫人坐在桌旁,用手一拍桌面,怒道:“早就猜到司马傲南会这么做的!只能是召集江湖豪杰,共同图谋了,只不过想要号令群雄,要拿到失传已久的焰令牌。”
梁佩捋着胡须,点头道:“夫人所言极是,这也是在下所虑之事,火焰令牌据说失传长达十年之久,找起来也非易事。”说话间,司马文龙听到自己爹爹的事情嘤嘤泣泣起来。
兰夫人见到司马文龙落泪就知道他在想自己的爹爹,安慰道:“龙儿乖,我们很快就要见到你爹爹了”,福伯把司马文龙揽入怀中安慰。
兰夫人对梁护法道:“让黑衣使者见笑了,请多吃些饭菜,沿途暗中保护我们母子,诸多感谢,请。”
梁佩拱手道:“夫人请”,心想日夜奔波也真是难为她们母子了。
兰夫人把龙儿领入内屋安歇。
梁佩正在用膳时,“嗖嗖”从窗外射入两只白羽箭,劲入桌内,箭尾处挂着两条白龙旗。
梁佩见到白龙旗惊呼道:“白衣使者!”
梁佩手提钢刀一个箭步冲到院内,见院中间站一位白衣打扮的人士,道:“秦护法你怎么来了?”
秦虎见到梁护法在,心想他现在不知道我的想法,万一打起来对大家都不好,故意怒道:“我是来找兰夫人的,你让开!”
梁佩拔刀横在胸前道:“除非你你从我身上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