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倾世独宠:爱妃是首富 > 正文 > 第三十章 被人阴了
第三十章 被人阴了



更新日期:2021-01-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被人再次讽刺自己跟贱婢的感情好,温沁脸色越来越差,要不是那么多人在,她怕她自己撑不下去了。

好在不管怎样,暖玉园还是有人去搜了,只要计划成功了,被人讽刺几句无所谓。

今日过后,她就是尊贵的王妃了,她要把这克星踩在脚底下狠狠的碾压。

正堂里,老夫人和温暖像是没事人似的在那闲聊着,可除了这两人,其余的都隐隐有些兴奋和期待。

因为都不是傻的,这一看就是个局,而这五小姐明知是局还要跳下去,真不知是傻,还是说蠢得可怜。

一刻钟时间不到,梁嬷嬷便匆匆回来了,望着老夫人欲言又止。

老夫人不满的骂道:“有话就说。”

“是老夫人,老奴刚走到莹玉园,里面的丫鬟就说发现了小玲在七小姐寝房外面的草地上躺着。

老奴过去看了,确实是她,可……可……”

“可什么?”这话是白雪梅追问的,从梁嬷嬷说人是在莹玉园的草地上发现的,她就知道事情已经超出她的掌控了。

“可人已经去了,而且衣衫凌乱,满身红的紫的痕迹。”梁嬷嬷没敢说吻痕,因为这有两个未出阁的小姐。

“什么?”

温沁听到这惊叫了起来,别人以为她是不敢置信,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惊讶的是人为什么在莹玉园而不是暖玉园。

还有小玲是被人毒死的而不是被人玷污致死的,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

温沁看向温暖,瞧着她也震惊的样子,可以看出她不知道这事。

温暖的确不知道这事,她以为那不过是被人栽赃陷害些东西而已,可没想到既然闹出了人命,而且还是被奸/污致死,这也太狠了。

老夫人微微诧异了一下,之后怒色满满的看向温沁,“真是晦气!”

两天后,国公府就要办喜事了,这时事了个丫鬟,还是那样的死法,能不晦气吗?

那个小玲不管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可发生了这事,还是死在温沁的寝房旁,老夫人看她的眼神都带着深晦不明。

转头又吩咐梁嬷嬷,“把人悄悄扔到乱葬岗就行了,这事不可声张,要是谁传出去,我就割了他的舌头。”

“是,老奴这就去办。”梁嬷嬷又立马去办事,走之前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温沁。

“都散了吧,我也乏了。”发生了这种事,多好的心情都被破坏了,老夫人摆摆手打发众人。

温暖一路上都沉默不语,回到暖玉园后更是坐在窗口边发呆,她想不通,为什么曼盛琛这么狠心。

惩罚一下那丫鬟,或者避开这件事就好了,为什么还要了她的命,这是一条人命啊!

虽说在草菅人命的古代,一个丫鬟的命如同蝼蚁般的存在,可她来自人人平等的现代。

谁都是母亲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谁的命不是只有一次,可偏偏有些人就能轻而易举的抹杀了别人的生命。

温暖就像是走进了一个死胡同里出不来,觉得曼盛琛这个男人太狠心,太不把人命看在眼里了。

越想越觉得他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她甚至都不想嫁给这样的男人。

心里也有些许的难过,只是她不知道,自己为何难过。

其实她根本就没发现,自己也挺期待这段婚姻的,还有这个在陌生的国度里,以后将要在一起过日子的男人。

她在他身上寄予了希望,只是现在有些许失望了而已。

温暖失魂落魄的过了一天,就连神经大条的小疯都看出自家小姐有心事,所以也没敢没闹腾。

就因为她心里有事,所以学医的她被人阴了也没发现。

亥时

曼盛琛翻窗进入,入眼的是一个丫鬟在为一个发呆的小姐擦拭着头发,丫鬟见有人进来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忙下跪行礼,“奴婢给王爷请安。”

“下去吧!”他摆摆手,走向温暖处。

温暖不想看到他,所以语气不满的问:“你又怎么来了?”

那话的意思就差说,我不想见到你,你还不快点滚。

曼盛琛满怀期待的心情,瞬间就像被泼了一盘冷水,他冒着被打断腿的风险跑出来,结果被人给嫌弃了。

想他堂堂永安王,何时需要看人脸色,曼盛琛越想越恼火,薄唇轻启说出的话,不再是笑意连连,而是带着些许的薄凉。

“你虽说不是大夫,可既然收了诊金,就要对病患负责”

“本王过来是让你换药的。”曼盛琛说着就掏出一小瓷瓶,嘴角挂着讥笑,“你那些药确实太差了,太医说本王乃万金之躯,岂能被庸药给糟蹋了。

“庸药?”

温暖气炸那些药虽不是名贵的药材,但对外伤是真的有效,她霍地起身走过去,伸手拿过他那瓶药。

“我的药是庸药的话,你那些药……”温暖打开药盖子闻了一下,剩下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这些药确实是好药,而且不仅是名贵还是稀少的好药。

曼盛琛侧头挑眉问她,“本王的药怎么了?”

温暖收回眼里的闪闪的精光,口是心非的说:“也就那样,不是说要换药吗?把衣裳脱了。”

“粗俗!一个姑娘家家的,就不能矜持点吗?”曼盛琛站起身,伸出两条长臂。

男人伟岸的身躯映入眼帘,强大的男性荷尔蒙袭击着温暖,让她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突然生出想要贴过去的心思。

曼盛琛望着呆呆的女人,催促道:“侍候本王更衣。”

“我侍候你大爷,自己动手。”温暖脸红心跳加速的远离了几步,去准备把昨晚剩下的里衣拿过来。

她心里懊恼不已,自己怎么会生出那么不要脸的想法。

温暖再次走回时,入眼的是男人白哲性感的上半身,腰间有鼓鼓的六块腹肌,典型的公狗腰。

肤色虽不是性感的小麦色,可这样的白哲更吸引她,想要靠近贴近的想法,在脑中疯狂的生长。

温暖像魔障了似的,呆愣愣的走过去,鬼使神差的伸手搂住那健硕的腰肢,怀中的烫贴温热,让她脑子变得迷迷糊糊,有个疯狂的念头不停的疯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