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倾世独宠:爱妃是首富 > 正文 > 第二十五章 不是大夫
第二十五章 不是大夫



更新日期:2021-0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小疯不疑有他,打了个哈欠就往自己的寝房走去。

小幽提着水桶进来,又关上门,把水倒出水盘里,又端到床前方便温暖使用。

温暖拿着手帕弄湿后,开始给曼盛琛擦拭清理伤口,又吩咐小幽,“把酒倒碗里。”

小幽照做,温暖清洗完一个伤口,这盘热水已经染红了,也不能用了,“把这盘水倒掉,换新的。”

温暖又拿起一旁新的手帕,沾上酒后开始给伤口消毒,“有点刺疼,你忍着。”

温暖的动作快速又熟练,眼神专注又认真,消毒完开始上药,然后给针线消完毒,开始缝合伤口。

“缝合伤口会很痛,你忍着,现下撒麻沸散的话,也来不及了。”

等麻沸散药性发挥,起码要等一刻钟,她现在没办法等这么久。

这期间曼盛琛脑子是清醒,他清楚的感知到,后背肩膀处有根针扎进自己的肉里,又扯着肉疼痛着,但这些痛他还能忍。

小幽眼睁睁望着,自家小姐像缝衣服一样,把伤口缝起来,吓得嘴巴张得能吞下个鸡蛋。

小姐这是拿王爷当小老鼠吗?

以前拿老爷当小老鼠,现在拿王爷!

她给王爷掬一把同情泪,这拿针扎肉得多痛,更别说还要拉扯着,硬生生合在一起,可王爷硬是不吭一声。

可看向小姐那专注的眼神,她还是把劝说的话压在心底吧,不然下次小姐无聊了,就拿她当小老鼠怎么办?

温暖抬头看了一眼小幽,之后手上的动作更快了,她之所以留下小幽也是有原因的,她不止胆大心细,还能沉得住气。

要是别人看到她这么缝合伤口,还不得吓得哇哇叫。

更重要的是她护主,她确定,要是她看到自己想杀曼盛琛,她绝对是递刀那个,这就是忠心。

温暖快速缝合好伤口,又涂上自己制作的外伤药,拿起剪刀把一旁的新里衣剪成条形状,开始包扎伤口。

做完这一切又把人翻了个面,让他仰躺着,她好处理腹部的伤口。

温暖依旧是先清理伤口,然后把烈酒消毒,然后缝合伤口。

曼盛琛这次看清楚了,眼睁睁望着那跟针穿进自己的肉里,带着一条线又穿进另一边的肉里,然后一拉两边肉缝合了。

他自小受伤无数,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处理伤口的,平时像这么深的伤口,直接拿热烙铁一烫,撒上金创药包扎就好了。

这手法有点诡异,可瞧见她这么熟练的缝合手法,就猜想她估计在边疆,那些受了外伤的士兵也是这么缝合的,所以他也没多说什么。

思绪间长长的伤口,已经被她缝合起来了,要不是有一条线和血迹在,基本看不出这个位置受过伤。

曼盛琛看着她在剪布条,这才看清楚那是一件白色的里衣,看样式应该是她的。

不知为何他羞红了脸,用她的里衣给自己包扎,只要一想到这个,他就觉得有些不自在,还有些许尴尬。

忙于包扎的温暖没发现他的异样,等上半身的伤都包扎好之后,想到他下半身的伤。

又看向小幽,这男人怎么说以后也是自己的老公,给别的女的看到了,总归是不好的。

于是站起身在药箱那翻找了一遍,拿出几味药给她,“三碗水煎置一碗水便可。”

“是。”小幽走之前又看了眼那个药箱,原来小姐上次开的药方,让她捡的药是放在这了,她还以为小姐哪不舒服呢!

曼盛琛觉得伤口上的血都止住了,这才伸手解开自己封住的穴道,原本僵硬的身子变回正常,他也没那么虚弱了。

温暖拿起剪刀就把他的裤子剪开,发现大腿根还有伤,又用剪刀把裤子剪上一些。

曼盛琛感受着剪刀那冰凉凉的触感,在大腿根上滑动,心里有些异样。

他也不知为何那么信任她,受伤后抗着进城,没回王府却来了她这里。

他总感觉,自己这么重的伤,她能处理好,毕竟自己的毒她都能解了。

如今他能感受得到,上面的伤已经处理好了,伤口不是很痛而且很简洁舒适,不像别的大夫包扎的那么严严实实密不透风的,看来他是找对人了。

曼盛琛脑子越来越清醒,他甚至能感受得到,那双柔软无骨的小手,在用手帕给他清洗伤口,一遍又一遍细心认真又轻柔。

想着想着,他便觉得有些燥热起来,身子也有些难受,总能想象着那双细如葱白的小手,是摸在自己的腿上。

曼盛琛身上所有的外伤都包扎好之后,温暖这才抬眼看上人,发现他脸色有些晕红。

轻拧着眉,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额头,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他听的。

“是有些发热,但这是正常现象,伤口发炎导致的。喝了药看一下,严重的话你要看大夫了,不严重的话,明早你也要找个大夫看一下吧!”

“你不就是大夫吗?”曼盛琛不解的问,他这伤越少人知道越好。

温暖耸耸肩,无奈的说:“我不算大夫,外伤和一些小病小痛还可以,但别的就无能为力了。”

在现代看病多数都是西医先进的医疗检查,像中医这样望闻问切把脉医治的真的很少,加之把脉看病不是她的专业。

而她能从脉象中看出是什么病,已经是拜爷爷所赐了,从小给她看了不少医书。

可真要实践的话,她还真不敢打包票,毕竟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马虎不得。

而且她最拿手的不是看病,而是配药,什么药到她手上都能分析出来是什么成分,或者调制出来。

曼盛琛一脸疑惑的看向她,不算大夫?

不算大夫,能把御医都解不了的毒给解了,这么严重的外伤,半个时辰就包扎好了?

这时小幽端着药进来,给他解惑,“我们家小姐自小跟在军中刘大夫身后学医,所以包扎外伤不在话下,可要是给人治病,还真不行。

刘大夫也总是告诫小姐,别卖弄她那点小伎俩,因为大夫能治病也能拿人命。

刘大夫总是怕小姐闯祸,所以后来都不让她碰病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