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倾世独宠:爱妃是首富 > 正文 > 第十四章 太子殿下
第十四章 太子殿下



更新日期:2019-05-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曼盛琛自然也发现了这问题,挑眉侧头看向在那欣赏天空的女人,心下好笑不已。

以不变应万变,无声胜有声,这招用得不错。

他就说,她怎会是那种草包无脑的小姐,她脑子里不知有多少计谋呢!

岂是那些无知深闺少女能比的,估计之前那些无脑的行为,也是她计划中的一些。

温暖要是知道曼盛琛这么想,一定会大声告诉他,你真的想多了。

之前无脑的行为,原身是真的无脑,而她现在不过是不想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么掉价的事而已。

白柔柔也没想到,这次温暖这么能忍,上次不是说几句而已,就跳起来打人了吗?

在转眼一看曼盛琛,就想到,那个女人一定是不想在他面前丢脸。

哼,一个没人要的草包,一个她不要了的郡王,有什么了不起了。

远远的她看到了一个银色的身影,心开始扑通扑通的跳着,他回来了,他来了!

五日前就听说他回来了,可她不敢贸然出现在他面前,她想要矜持,想要把最好的自己展现在他面前。

她已经有三个月未曾见到他了,白柔柔贪婪的望着那个身影,直到见到那熟悉的俊颜,心下想着怎么向前问好。

却见到他走向曼盛琛那边,以前她还可以借着他未婚妻的名义,在他身边,跟心上人交谈几句,可现在她没那个身份了。

可她也不后悔,她要不脱掉那个身份,她又怎能嫁给他呢!

温暖正在神游,突然眼前多了个身影,她回神看过去,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我去,妖孽。”

“你说什么呢?”

一旁正想给他介绍的曼盛琛听到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气得想骂人,对他这么无理也就算了,对这人她也敢。

“赶紧跪下,跟太子殿下赔礼道歉。”

“你别吓到人家。”

太子曼盛廷用折扇敲了一下曼盛琛,转头看向一旁,用着不可思议眼神望着自己的女人。

“你就是六弟将要迎娶的王妃?”

温暖望着眼前那帅气得来又美得不可方物的男人,就连收折扇的动作都这么的帅气,更没想到还是个储君,这简直就是高富帅最高配啊。

心情一下子就大好起来了,说话的语气也欢快不已,“你是想问,我就是那个草包无脑的温国公府五小姐吧?”

“哈哈~~”曼盛廷爽朗的笑了,回来几天阴郁的心情,因为她这一句直白的话明朗了起来。

这样直爽的性子跟一个人很像,就连她刚才那句,“我去,妖孽。”也是那么的熟悉。

正是因为她说过,那神情那惊讶,那语调都让他觉得熟悉不已,所以他才没责怪她。

“没想到,郡王妃还是个有趣之人。”

“你是第二个这个夸我的。”温暖傲娇着,想想又不对劲,“诶,诶,我还没嫁给他呢!”

温暖意思很明显,我还不是什么郡王妃,也不稀罕。

“哈哈。”曼盛廷又是爽朗一笑,睨着一旁有些郁闷的曼盛琛,调笑道:“这么多年,总算有人跟本宫一起当面嫌弃六弟了。”

这话让曼盛琛着急了,转头怒视着心情很好的温暖,冷声质问:“就这几日了,你还想嫁给谁?”

“我要是能选的话,我绝对不选你。”

温暖在眼前帅哥爽朗的笑声下,心情好了,胆子也肥了。

“你……”

曼盛琛气得话都说不出了,整个曼城除了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他最受欢迎了,有多少女人想着嫁给自己,而她既然说不想选自己。

这么胆大直白的性子,很对曼盛廷的胃口,他笑得异常的灿烂,“看来本宫不在曼城的这段日子,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

不远处的白柔柔,望着那个笑意连连的男人,心情可不美了,因为他的笑容,是因为那个令她讨厌的女人所笑了。

她没看错,那个克星不过是三言两语而已,引得他连连大笑,是人都知道他心情不错。

之前看那个克星不顺眼,是想着帮姑姑出气,克死表姐,她就不让她好过。

可现在看她是哪哪都不顺眼,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能让太子殿下笑得那么开怀。

温暖这边还在怼曼盛琛,曼盛廷依旧在旁看热闹,而皇后远远便看到自己儿子开怀大笑的模样,嘴角也跟着弯弯翘起。

皇后走近后,众人开始行礼,温暖也不得不跟着下跪行礼,可心里总有些不舒服,不是很适应。

好在这个皇后不拿乔,立马让人起来了,她以为这种大人物跟自己没关系的,没想到人家偏偏走了过来。

说的第一句话,却是那么的耳熟,“你是琛儿将要迎娶的王妃吧?”

我去,这太子殿下跟皇后绝对是亲生的,连问第一句话都出奇一致。

既然点到自己了,温暖总不能像跟太子一样,跟她玩笑吧!

学着宫廷剧里那样行礼,“温暖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哟,是个嘴甜的。”皇后因着自己儿子开心,所以对她也有几分好感,“抬起头让本宫瞧瞧。”

“是。”温暖缓缓抬起头,直视着这母仪天下的皇后,却被她的美貌给震惊到了。

而皇后见到她的容颜时,也震惊不已,太像了,太像一个人了。

但她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纵使心里惊涛骇浪着,可心绪已经收拾好了。

发现她正望着自己发呆,不由的笑了,“怎么,本宫脸上有东西?”

“不是。”温暖回神,结巴道:“臣女是被皇后娘娘天人般的美颜给惊呆了。”

“噗……”一旁的曼盛廷又一次笑了,这惊呆了两个字,可是小九九经常说的,这里的人没听过,她母后估计也不懂。

“你笑什么?”皇后娇嗔的笑骂了一句。

“母后懂惊呆为何意吗?”

“何意?”

温暖怕他们误会了,忙开口解释,“就是折服和敬佩到极致的意思。”

“哎哟,就你嘴甜,本宫都老了,哪还有什么美颜。”

话虽这么说,皇后心里却美滋滋的,她的美世人共睹,可自从入了宫墙,这些话也就没人敢跟她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