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盛宠秘爱,总裁大人请克制 > 正文 > 第15章 谁欺负你了
第15章 谁欺负你了



更新日期:2019-08-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想叫他滚——唐梦筱回报同样的笑容,在心里暗自说着。

“不用了,我还有约,就不和薄总一起吃饭了。”

唐梦筱离开了薄氏,立马松了口气。

“终于出来了……”她鼓着两颊,不知道接下来是回家好,还是去逛一圈商场好。

想了几秒,唐梦筱便决定去周围吃一顿,然后买几件衣服犒劳辛苦应付薄瑾川的自己。

薄氏大厦身处市中心,周围都是大型的商圈,来往的人都因它的繁华慕名而来。

唐梦筱挑了一家日料店吃寿司,随后去自己最喜欢的店看看秋冬季的衣服。

“刚刚进去的是不是最近特别出名的男明星戚枫啊”

“戴着口罩看不清脸,不过看身高和发型,我觉得挺像的……那旁边那个男人是谁啊?挺帅的。”

“还能是谁,肯定是他的金主啊!那人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就是记不得了。”

“可能他爸是上过财经杂志什么的吧,不然就是他自己……”

唐梦筱一边挑衣服一边听着那两个空闲的导购员聊八卦,觉得挺有意思的。

那位男明星的金主也不知道是谁,或许她认识呢。

唐梦筱好奇,抬眸往对家男装店里望了一眼,发现薄柯竟然在那里。

“……”

行了,她知道怎么回事了。

真相就摆在她面前,男明星的金主肯定是薄柯无疑了。

呵,先是受小叔要挟,后是偶遇老公陪情人逛街,唐梦筱觉得自己今天水逆了。

她把衣服放下,不太想继续挑选,她已经没有之前的心情了。

唐梦筱离开了服装店,恰好他们两人也出来了。

薄柯不知道低头跟戚枫说了什么,他就站在那儿乖乖待着,薄柯自己走了。

唐梦筱没直接和两人面对面撞上,觉得幸好,转身离开。

忽然有个人猛地撞了一下她的肩膀,并与她擦肩而过。

唐梦筱愣在原地,挑了挑眉,不满已经是放在了脸上。

“薄少夫人,第二次见面了。”

刚刚故意撞上来的那人,就是戚枫。

他那充满挑衅的语气,让唐梦筱很不舒服。

一个不被所有人认可的情人,大大方方地出现在她面前也就算了,还挑衅她!

“是觉得我脾气很好,看起来好欺负是吧?”

唐梦筱扯了扯嘴角,苦笑着,觉得自己战斗力太弱了!

薄柯怎么玩,她一声不吭,绝对不会有一句反对。

当初说好互不干涉,她不会越半步雷池。

即使面对面撞上了,唐梦筱相信,他们也不会有什么纠纷。

结果薄柯的情人……三番两次挑衅她!

第一次把她刺激到了,直接上酒吧睡了薄瑾川。

第二次……唐梦筱深呼吸,赶紧消消气!

别让自己气着了,到头来吃亏的是自己。

唐梦筱就这么憋着一股劲儿回家,恨不得找地方赶紧发泄一通。

回到家,唐梦筱看到郑秀文在家,跟她打了声招呼,“婆婆,下午好啊。”

郑秀文板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谁得罪她了。

唐梦筱可不想这个时候撞枪口上,赶紧离开。

“站住!这么急干什么,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郑秀文的语气实在谈不上好,不过唐梦筱还是过去了。

“婆婆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你看看!”郑秀文把她的手机放在唐梦筱面前,手机屏幕的界面停在了一则娱乐新闻上。

【新晋小生戚枫与男人亲密逛街,疑似被有妇之夫包养?】

还未等唐梦筱看完,郑秀文就把手机摔在墙上,“啪”的一声,手机碎了。

郑秀文指着唐梦筱,语气很冲,“把你娶进来真是一点用都没有,连老公都看不住!要不是唐家和薄家有重要合作,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嫁到我们家来!”

明明是她儿子喜欢男人,明明是她被迫结同婚,为什么到最后被指责的是她?

“我不懂,我究竟错在哪里,要被您这么怪罪?”

“你还顶嘴?”

唐梦筱有些无奈,她只是询问,并没有顶嘴。

郑秀文此时就跟炮仗一样,一点就燃。

“唐家现在傍着薄家,求着薄家,结果你在这里跟我顶嘴?唐梦筱你真是反了!”

平日里端庄优雅的薄夫人,在儿子的问题面前,像个泼妇无理取闹。

唐梦筱索性一句话都不说了,多说多错。

郑秀文看不惯唐梦筱,让她滚蛋。

“要是当初没答应薄唐两家联姻,薄柯娶的是孟荔,说不定我现在都能听到孙子的动静了!”

她端坐着喃喃自语,唐梦筱听到了这番话,也没委屈,直接回了房。

回到房间,唐梦筱才觉得心酸。

她被当做商品嫁到了薄家,现在受了委屈却不能发泄。

没有人为她撑腰——这也是她不曾真正在明面上说出自己的委屈,任由郑秀文指责的原因。

唐梦筱一步又一步地退让,只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好好生活罢了。

结果,所有人都不让她好过。

她伤感至极,决定哭一场。

待到双眼发红,喉咙也哑了,有人打电话给她。

是谁她没看,直接接通了。

“你好,我现在没有时间,可以待会儿再说吗?”

她都这样了,得喝口水润润喉再说吧。

“你哭了?”

唐梦筱皱着眉看了眼来电显示,一个陌生号码。

“薄瑾川,你找我什么事?”

她已经吃过陌生号码的亏,没想到这次又接到了薄瑾川的电话。

唐梦筱现在心情低落,根本不想理会薄瑾川,她也没有精力理会。

“谁欺负你了?”

“不用你管!”唐梦筱吸了吸鼻子,委屈巴巴的,惹人怜。

薄瑾川的手指灵活地转着钢笔,听着唐梦筱啜泣的声音,微皱着眉头。

他把她欺负惨了的时候,可没见她这么哭过。

“告诉我,到底是谁欺负你了?”

“除了你还有谁会欺负我!”唐梦筱告假状,也不害臊。

薄瑾川也顺势和她开起了玩笑。

“我欺负你了?怎么欺负的?把你做得下不了床的那种欺负吗?”

“……”

“薄瑾川你别说话了,我听着就觉得自己被骚扰了。”

“怎么个骚扰法,嗯?”

“我……”唐梦筱一时回答不上来,只能耍赖,“总之,你就是骚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