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隐婚专宠:傅少,花式撩 > 正文 > 第12章 你怎么就那么恶心
第12章 你怎么就那么恶心



更新日期:2019-05-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沐潇潇,你就那么缺不得男人?”安辰翰单手猛然掐着她的脖子,阴翳的眼神赤红,嗓音尖锐狠戾,“我警告你,你想都不要想,你敢找其他男人,我会杀了你,我会杀了你的!”

他像一只陷入癫狂的野兽,落在她脖颈间的大掌微微用力,像是下一秒就能拧断她的脖子。

沐潇潇笑,那笑说不出的绝美,“如果安总愿意再给我投资部电影,或许我会考虑考虑。”

她故作下贱的姿态让安辰翰厌恶的用力一甩。本想要触碰他面颊的手落下,人也被掀开撞上不知什么东西,同样的地方疼得她当即躬了下腰,强忍没叫出,笑容更甚。

她站直了身体,拨开颊边碎发,忍着疼,喑哑着嗓音,说得无辜,“安总,如果舍不得就不要挡了别人财路。你不要,还多得是……嗯。”

“闭嘴,闭嘴,你给我闭嘴!”安辰翰他像是陷入病态当中,嫌她恶心却又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将她再度拽过来,只要想到还有其他人碰她,就跟拿把刀一点点剔着他身上的肉一样。

她该是他的,她本就该是他的!

吻骤然落下,来的疯狂突然,沐潇潇身形一僵,本能的避开。

脑海里自然闪现那日在医院里他与楼奚媛唇齿交缠的画面,更觉恶心。

“安辰翰,你,放开……”身上的男人完全丧失了理智,只想抹去刚才王飞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她避开他也不强来,只是抓着她的手放在水龙头下用力搓洗,搓得都泛红,有几次破皮她喊疼,才又转变地方。

开始拉扯她裙子领口。

“还有哪里?他还碰了你哪里?”他像是病入膏肓的病人,毫无目的章法,好像只想将她从头洗到尾,彻彻底底的洗干净。

那样或许就干净一点,那样或许他也不至于那么难受。

男人的了力气很大, 丝毫不顾虑是否会将她弄疼,沐潇潇喊了叫了,他充耳未闻,胡乱之下竟扯下身后拉链,微一用力,肩头滑落,束缚住了双臂,也露出了优美白皙的脖颈以及粉色胸衣下的柔嫩肌肤。

安辰翰死死的盯着她的脖子,手几乎是残暴的拽开她的长发,露出锁骨靠后的地方,那里有一枚浅淡的齿痕。

痕迹很轻很轻,可在灯光下依旧刺得安辰翰的脸一点点冰冷了下来。眼底写着明显的厌恶与嘲弄。

像是被蝎子叮咬了一般,安辰翰再度将她掀开,这次沐潇潇直接被掀翻在地,双手撑在地面,摩擦破皮,丝丝血迹益处,却来不及呼疼,就听他痴痴的笑,笑得双眼猩红,如蛛网一般瞬间爆裂开来,充斥着整个眼球。

他抬手抹了把脸,伟岸的身影似受了刺激不受控制的踉跄后退,深浓的悲伤布满扭曲的俊颜,那痕迹压垮了他今晚最后一丝希翼。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脏?”

“还要说没有其他人吗?那里,那里又是谁留下的?”

“沐潇潇,你还要欺骗我到什么时候?你怎么那么会撒谎?你怎么就那么恶心了?”

男人一句又一句的低语,一声又一声的质问……沐潇潇全然像是听不到,她坐在地上,无视掌心伤痕,微仰起头,阻止眼底水雾成珠,却任由那悲凉一点点席卷全身,蔓延至每一个角落。

“我说实话你不信,我说假话你也不信,”对上他下一秒似乎就会裂开的瞳眸浅浅一笑,“你跟我说,你想让我跟你怎么说?”

顿了顿,她像是心如死灰,泠泠低语,“安辰翰,从五年前你将我丢在手术台上的时候,你就已经没有质问我的资格了。无论我跟谁在一起,不论我做什么都将与你再无关系。你有自己的阳光大道,我有我的独木桥,彼此相见陌路难道不好吗?”

他们之间经得起折磨的东西已经不多了,一定要相看两厌自此成为仇敌他才甘愿?

“自此陌路,自此陌路……哈哈……”他如疯子般呢喃大笑,却如困兽一般暴力的打落洗手台上所有物品,更是一拳狠狠砸在玻璃镜面之上。

血珠顺着碎裂成蛛网的镜面缓缓滴落,他瞪着她,像是瞪着几世求而不得的仇人,“休想,休想!沐潇潇,我说了就算彼此折磨我也不会放过你。你欠我的,你先还给我再同我说陌路!”

男人歇斯底里的怒吼伴随着“砰”的一声,震天动地的关门,洗手间内恢复死寂。

沐潇潇怔怔的望了许久。

良久,她闭了闭眼,再睁开眼底死寂一片,机械的起身,过去拧开水龙头,将血迹未干的掌心放在下面冲洗,似不知道疼,用力搓干净四周血迹,方才擦拭干净。

整个过程平静淡然,仿佛之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

沐潇潇再回到包间时里面已经没了安辰翰的身影。

好似之前不过就只是一场噩梦。

但此刻的她并不知晓,这场噩梦并未因为其中一个的离开而结束。

倒是王飞,久见她不回来最初还有些后悔没让人盯着。以为到嘴边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此刻看到她出现,阴沉的面色立刻被笑容取代,隐隐还透几分迫不及待。

沐潇潇过去,包间里已经没几个人了。梅姐也不见了。

沐潇潇不做多想,在原来的位置坐下,她仍旧说着笑着,仿佛之前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梅姐是在聚餐快结束的时候回来的。

“王总,我家潇潇以后就要多亏你照顾了。”扶起脚步有些不稳的沐潇潇,梅姐一脸z国好经纪人的模样,与刚才一同过来的人架起她转身离开。

王飞也没阻拦,只是望着快要睡着了的沐潇潇,笑得颇为意味深长,“沐小姐好像有些醉了,快送她回去吧。”

“……”其他还未离开的众人满目错愕。

本还以为这沐潇潇今儿肯定逃不出魔掌了,这就放人走了?

不像是这王飞的作风啊?

不过看着就算是喝醉了也尤带风情的精致女人,有些女人男人只想要摘取;可有些女人男人却享受摘取的过程。

王飞对沐潇潇或许就是后者。

王飞这个年纪能混到盛世经理这个位置,除了家人的帮衬,自己多少也有些本事,哪里不知道今晚有多少眼睛盯着自己,就算要玩女人自然也要玩得不留痕迹。

这样的场合直接将女人带走,那是二B才干的事。

王飞无视众人好奇的目光,双手背于身后,哼着小调信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