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隐婚专宠:傅少,花式撩 > 正文 > 第11章 你拿她跟宁思卿比!
第11章 你拿她跟宁思卿比!



更新日期:2019-04-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从得知他来后的怔忪,到此刻的平静淡然,沐潇潇只用几秒的功夫。

最初的心痛,到现在虽偶有失神,但五年过去,这个男人早已经不能如当年那般对她影响深刻了。

血的付出,从来都是发人深省的。

“王总。”

沐潇潇将酒杯再度递了过去,看着王总明显有些喝高的脸,浅笑嫣然。

面对主动的美人,王飞哪里还有心思去隔应安辰翰,笑眯眯的接过,压低的嗓音恶心粘腻的唤着“宝贝。”

安辰翰坐在那,端着酒杯,阴沉的盯着一脸谄媚服侍王飞的她,突然冷诮开口,“这位是谁?”

到底是大老板,王飞敢怠慢,其他人不敢。

“这位是星海的艺人,叫沐潇潇,这次出演的是……”旁边的副导立刻尽职的做着介绍。

“之前演过吗?”不待旁边的副导继续,安辰翰端起酒杯轻轻摇晃,目光笔直的落在她身上。

“是新……”

“问你呢?”锐眸一扫,后者立刻闭了嘴。

沐潇潇坐在那,绯唇微抿,并不回答。

“这部剧百悦投资不小,我是看中这部剧的前景,选角方面自然也是相信导演和各位的眼光,但难保不会有投机取巧的人。”

沐潇潇放在膝盖上的手猝然用力,指甲掐进掌心,心底寸寸冰凉。

“一部好剧往往就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有些话不用言明,大家都明白他言外之意。

这是说她就是那个投机取巧之人,她是那粒坏了一锅粥的老鼠屎。

“安总,虽然我们家潇潇踏入这个行业才三个月,也不是科班出身,目前更没什么作品,但她会努力的。”

一旁,从安辰翰出现后就格外紧张的梅姐见他有意争对沐潇潇,心底悬着的石头放下,阴险的笑了笑,看似为她说话,实则句句贬低。一个入行才三个月,不是科班没有作品的新人,何以在这样大投资的剧组担任女二?

梅姐就差没直接说,快点将她踢走了。

“安总,哪个大明星不是从新人过来的,不是科班如何?大满贯影后宁思卿不也是非科班,最后她的成就有几个女艺人能超过?没作品算什么,让她拍这戏,不就有作品了。”

“你们说是吧?”那王飞说完,无视安辰翰难看的脸色,还不忘拉着其他人应承自己。

梅姐想割了他的心都有。

如果安辰翰能够直接将人踢出剧组那是最好的。

程总那边也算不到她的头上。

可这猪队友……

梅姐气得心肝肺都在疼。这王飞迟早得死在女人肚皮上。

在这里的都是人精,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明显感觉得到安辰翰有意争对沐潇潇。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谁也没想为她得罪安辰翰。

王飞这样一问,也都只是笑笑。

“你拿她跟宁思卿比?”男人嘲弄的嗤笑一声,“宁思卿哥伦比亚大学双学士学位毕业,母亲是国家一级话剧演员,父亲是大学教授,耶鲁大学特聘教授。王总,你倒是跟我说说她有哪一点比得上宁思卿的?”

宁思卿二十四岁世界名校毕业,却意外拒绝国内外多家世界百强企业邀请,毅然进入演艺圈,并且用三年不到的时间达成大满贯影后,更别提她的身家背景。她人生赢家的称号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

再看她,十八岁未婚生子,被驱逐出国五年,家里为她报了一个叫不出名的大学,生母虽改嫁四大豪门之一的楼家,可生父却是罪犯……

确实没法比!

沐潇潇端正了坐姿,目光不偏不倚的对上安辰翰森冷的眸,她浅浅一笑,那笑说不出的寒凉,“我自是无法跟宁影后相比,她可是人生赢家,我一没文凭,二没家世,是王总高看了。”

她本是榕城第一名媛,出自书香门第,她父亲曾是榕城最富权力之人,家人皆是行业翘楚,而她十七岁斯坦福毕业,十八岁特招进第一军校、因其过人能力进入军部核心。

她本才是这榕城第一千金,可所有的一切都毁在了十八岁。

他现在来说她没法跟他人相比。

沐潇潇觉得可笑,而她也真的笑了。

“安总是人生赢家,事业有成、又有如花美眷,自然瞧不上我这种靠皮囊吃饭的女人。”

她虽句句贬低自己,却如一把刀割在安辰翰的心上。

任何人都有资格嘲笑她,唯独他安辰翰没有。

可这一切看在安辰翰眼底就是她自甘堕落。

尤其是刚才问她半天不予理会,可才为难王飞就这么迫不及待的不惜自贬身价也要为他说话。

“想要被人看上靠的从来都不是别人,如果不自爱,谁又会去爱!”

她不自爱!

沐潇潇这次是真气笑了。

看着面前还冒着热气的汤碗,真想扣在他脑门上。

沐潇潇几度深呼吸,克制心底的怒火。

今天过来她不是为了搞砸事情,因为他而搞砸就更不值得。

侧身,不再与他多做辩解,而是低声道:“王总,我去个洗手间。”

王飞见她从进来后就格外乖顺,如今又得罪安辰翰,想要保住这个角色,这小妞就不能把他也得罪了,不然百悦盛世一同想要封杀的人,她睡多少个男人也出不了头。

“去吧。”

这女人一看就是识时务的,王飞就连让人盯着都省了。

出了包间,沐潇潇直接去了洗手间,撑在洗手池边,精致面容略显苍白,用清水扑了扑面门,刚要出去,头顶瞬间阴影罩来,身体更是被用力一推,直接撞在了身后的洗漱台边缘。

后腰一阵锥心的疼,更让她难以承受的是男人欺压而来的身体。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的要找好买主?你知不知道他已经有老婆了?”

沐潇潇双手往后撑在洗漱台上,后仰拉开与他的距离,对他的伤害似乎已经变得麻木。

方才在包间的怒火这一刻面对气急败坏的他反倒心平气和了下来。

凝视着他的目光带着怜悯,幽幽反唇讥诮:“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还是说安总还对这副皮囊感兴趣?也想参与竞争?可据我所知,安总你也有未婚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