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隐婚专宠:傅少,花式撩 > 正文 > 第4章 裤子 ,裤子
第4章 裤子 ,裤子



更新日期:2019-02-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醒目的红色大床上,一身笔挺军装的男人安静的躺在上面,水晶灯明亮的光线穿透床顶纱帐落下,勾勒出男人俊美如神的侧颜。

沐潇潇好奇的靠近,却在距离不过三步远时,一直昏睡的男人却陡然睁开了双眸。

长年的军旅生涯让这个男人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度,几乎是在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就看向了对面的女人。

如墨染的深幽瞳眸仿若漩涡瞬间能将人给吸了进去。

沐潇潇没想到人会突然醒来,一时愣在原地没有反应。

傅靳珏从床上坐起来,军装笔挺,就连最上面的风纪扣都紧绷着,浑身散发出禁欲的性感魅惑,更别说那张精雕细琢仿若鬼斧神工的俊美五官。

他从床上下来,朝沐潇潇走来。

一双眼极其锐利而具有侵略性,深谙的落在她的脸上。

眼神太过直接而锐利,沐潇潇被动的看过去。

四目相对,张嘴想要解释,“这位先生,我……你干什么?”沐潇潇陡然叫道,瞪大了双眼,看着突然解开风纪风纪扣并且有条不紊继续解开其它纽扣的男人。

傅靳珏修长有力的手指还在继续,一双眼看向她,理所当然:“脱衣服检查。”

她看起来很像这方面的医生吗?

只是站在医生办公室外就被绑架,现在关在这摆放着奇怪器械的房间内又被当作医生。

“先生,你误会了,我并……”

“我赶时间,你只有一个小时,结果到时可以直接电邮给我。”

不待她说完,男人强势的再度开口,仿佛没听到她说话一样,深眸一敛,极为有效率的脱去了外套和衬衣。

沐潇潇没想到不过眨眼的功夫这人就脱光了上身,看着对方浅古铜色的肌肤,壁垒分明的胸膛充满着力量美,倒三角的身形,远胜顶级男模。

面容绯色遍布,呼吸急促,似乎就连身体都炙热起来。

这人是行走的荷尔蒙吗?只是一眼就让她有这样大的反应!

目光下移,看到男人落在皮带扣上的大掌,昏沉的脑袋一下子像是被惊醒,一步冲过去,直接覆盖在他的手背上,面容娇艳欲滴,“先生,你误会了,我不是……啊!”话未完,沐潇潇的目光顺着男人的视线往下,看着自己纤细手掌所在位置,眉心一抽,惊叫着快速松开并且后退一步拉开彼此的距离,然后看着男人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化着。

对面的男人也有片刻的怔忪,垂眸扫了眼自己生龙活虎的某处,眸色深幽。

上前一步,傅靳珏神情高深莫测,“顾医生检查都习惯亲自上手?”说着扫了眼身她刚才触碰过自己某物的手。

沐潇潇不由跟着望去,看了眼自己的手,秀眉狠狠拧了下,“不是,检查当然是……不是你误……”那个会字还会没说完,沐潇潇的身体渐渐透着不对劲,脑袋亦是昏沉,一双眼落在不断逼近的男人身上怎么都移不开。

她下意识的后退,身体却渐渐有些力不从心,“先生,你误会了,我不是……顾医生。”总算是将这句解释的话说完整,然男人并没有因此而离开,反倒越发逼近。

傅靳珏上身光裸,皮带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军裤松垮的系在腰间,随着走动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

他每多走一步,沐潇潇都替他担心,双眼死死的盯着他的裤子:“裤子,裤子……”

看着又往下掉了一寸的裤子,沐潇潇急得出声提醒。

傅靳珏却看都不看一眼,靠过去,瞬间让彼此间近的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一双眼沉沉的落在她的脸上,带着审视:“顾医生?”

一声意味深长的“顾医生”让沐潇潇莫名。

都说了她不是顾医生,更别提什么记得不记得。

更和况他们今天第一次见好吗?

“这位先生,我说了我不是顾医生,我是……她的学生。”斟酌了下,沐潇潇顾虑自己目前身分,选择了个不怎么显眼的身份。

毕竟她要跟在顾医生身后学习一个星期,说是学生也不为过。

沐潇潇不曾看到,她诚实的回答后男人眼底快速掠过的暗光。

“那也可以。”声音沉沉,男人军裤下笔挺的双腿往前,深邃冷沉的眼眸带着惺忪撩人的姿态,手刷的一下脱下了军裤。

黑色平角短裤包裹着男人健硕的臀部,性感、有力。

衣衫尽褪,某处更是不堪受缚,变化明显, 男人俊美如神的脸上却慵懒随意,似蓄势待发,如一只随时可能暴起的暗夜黑豹。

沐潇潇望着眼前男人,只觉身体一阵燥热,更是不敢直视他性感有力的健硕身躯。

沐潇潇本能的后退,但不知道绊到了什么,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直接朝一边栽去。

手本能的往前一拽,也不知拉到什么,只觉掌心冰凉中带着火热,未等她看清,就是一阵裂帛撕裂声,很浅短 ,天花板一阵旋转,眼前一黑,人就那样倒在了那张大床上,而身上是男人坚硬滚烫的身体。

今天她穿的是一身红色露肩及膝连衣裙,刚才的一番动作,裙摆已经卷到大腿,肌肤相贴,灼热异常。

沐潇潇像是被烫到了一般,身体控制不住的瑟缩了下。

一双眼雾气蒙蒙的望着身上的男人,手用力握紧,却忘记将他推开。

四目相对,男人深如暗渊的眸仿佛带着魔力,令人不由自主的沉沦。

而眼前那双清澈至极,仿佛带着晨露一般的眼,傅靳珏亦有些移不开眼。

她很漂亮,漂亮到足以让人一眼难忘。

不同于现今年轻女孩,喜欢浓妆艳抹,略施薄粉,恰如其分。

一张唇更是不点而红,此刻因为紧张而轻咬,浅浅淡淡的痕迹好似能让人着魔,竟会想要取代那淘气的贝齿,将其纳于自己唇下。

傅靳珏眸色浅深,女人只是露出这样委屈无辜的模样竟就叫他——生机勃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