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隐婚专宠:傅少,花式撩 > 正文 > 第2章 背叛
第2章 背叛



更新日期:2019-02-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她就说三个月来对她都不怎么上心的梅姐怎么会突然替她接了部女二的戏而且还安排这么有名的医生让她学习。

原来一切不过都是一场戏,一场想让她认清事实的戏。

“沐潇潇,你刚才也看到了听到了吧。”楼希媛撩撩下自己自己颈边长发, 露出线条优美的脖颈,以及上面斑驳的痕迹。

“所以呢?”沐潇潇瞳孔狠狠一震,却面色平静,她理了理颊边碎发,绯色的唇笑得有些慵懒:“楼小姐这是有多在意我的存在,不惜伤了自己未婚夫的命根,拉着这么多人陪你演这场戏就为了让我认清事实。就不怕以后当活寡妇?”

楼溪媛面色一僵,有着被人拆穿的懊恼,“我只是要提醒你,辰翰现在是我的,你最好认清楚这一点。”楼溪媛沉声警告。从这个女人三个月前回来后,楼希媛就没有一日睡得安稳。

毕竟当初两人爱得太过热烈,以至于就算发生了那件事也无法让她安枕无忧。

“楼小姐喜欢尽管拿去,谁还没遇到渣男的时候。他,我五年前就不要了。”沐潇潇捏紧了手中的说明书:“不过,我倒是好奇,楼小姐顶着我的名声成为他的未婚妻就不会觉得膈应?”

五年前与这个男人订婚的是自己,她离开了五年,最后倒是变成了她成为安辰翰的未婚妻了。

这也正是楼溪媛这么多年最为在乎的。外界不知情,可当初两人订婚的时候两家人都是知道的。只是碍于种种原因,两家又牵扯颇深,所以后来沐潇潇出事才想到了李代桃僵,用她来代替。毕竟当初对外说的也只是楼安两家联姻,至于是楼家的哪一位也碍于当时年纪都小没有直接道明。

她比沐潇潇喜欢辰翰更早,也比她更爱辰翰,甚至她才是楼家的大小姐,而她不过是楼家的继女,凭什么自己就成了替代品。

“不要我?你沐潇潇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不知何时安辰翰也出现在门口,高大的身影逐渐朝她靠近,阴狠的扫了她一眼,抬手想要钳制她的下颚却被她大力挥开,嫌恶的像是他有多脏一样。

“怎么?嫌我脏?”安辰翰一把将楼溪媛揽到怀里,当场来了个法式热吻,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男人大掌更是毫不顾忌的探入女人衣内,沐潇潇甚至能听到恶心的吞咽声。

当众上演火热戏码,他是觉得伤她还不够深?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再度传来男人冷酷的嗓音,“不论我们做多少次也比你要干净。”

拽着说明书的手指尖都掐进了掌心,沐潇潇闭了闭眼,轻声开口:“安辰翰,五年了,我们两清了。当初我失去了所有,而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我们放过彼此,各自安好不好吗?”

安辰翰一愣,瞳孔狠狠一缩,像是突然被人扼住了呼吸,他猛地一把拽住她:“两清?你告诉我怎么两清?”

“你背叛了我们的爱情,”修长苍白的手指抚上她的肚子,“这里曾怀着别人的孽种,却在生下后一走五年,你让我成了个大笑话。怎么如今回来就想两清?”

“我说过那孩子是你的,是你的!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沐潇潇低吼。

她至今无法忘记,当自己躺在血泊当中,当孩子一点点从她身体里流走时他就那么冷漠的站在那里。

“我的?”安辰翰一把将她撂到墙上,不顾楼溪媛在场,迅速逼近,面色狰狞的嘲弄:“我根本不曾碰过你,哪里来的孩子?无性繁殖!”

是不曾碰过还是碰了不愿意承认。

因为她刚成年,而他当时情况特殊,正在晋升期,不能传出任何不利于他的新闻。而她,十八岁怀孕不能被任何人知道,所以她就算被所有人误会也不曾解释,躲了起来,替他隐瞒。

只是最后,那场车祸,夺走了孩子和她的挚友,而他却不曾施舍她一个心疼的目光,更甚至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都不再出现。

让她刚从手术台上下来,就被强行送出了国。

只因所有人都认定她生了个父不详的孩子,丢尽两家颜面!

后来她才明白,原来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她不过是他走向胜利路上的一颗无足轻重的棋子。

再后来,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至于她沐潇潇……或许是她转身太快,骄傲如他才会这般的不甘心。

“辰翰,潇潇才回国几个月,你别伤了她。”一旁的楼溪媛适时上前,不着痕迹的横在两人中间,她目光冷戾的看向沐潇潇,言语却温柔可人:“潇潇,你也别怪辰翰,你一走五年杳无音讯,辰翰才会这么生气的。毕竟我们曾今那般要好,就算没了爱情也有友情和亲情。”

友情,亲情……

呵……

亲情,如果有亲情她又岂会被她撬了墙角,还污蔑偷人。

友情,如果有友情,就算当初爱情不在,他又怎么会放任自己被千夫所指,近乎绝望的想要自杀!

没有,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

安辰翰早就被愤怒烧红了眼,一把挥开挡在身前的楼溪媛,他定定的看着沐潇潇:“想两清?沐潇潇,你这辈子想都别想。折磨也好,恶心也罢,我就耗着你,我不主动解除婚约我看程雪鸳敢让你嫁人!”

眼前的阴影消失,男人的身影越走越远,露出走廊灯光,亮的刺目,沐潇潇受不了的闭了闭眼,她茫然的转身,也不知道哪里痛,可浑身的筋骨像是被人打碎,疼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

和雅医院VIP通道通往特殊检查室走廊内,傅锦阑走在前头,眼角时刻注意身后饶是一言不发也令人不敢造次的男人:“小叔,您就行行好,让我回去好交差,谁叫你不肯说出三个月前那个让身为Asexuality的你硬起来的女人是谁。没办法,奶奶只能帮你预约顾医生检查看看。是不是还有痊愈的可能。”毕竟是五年来第一次开荤啊!

“跟你说这个顾医生可是这个方面的权威,经她治疗的男性没有上万也有成千,而且痊愈率百分之百。既然三个月前你能重振雄风,如果配合顾医生治疗的话,指不定就……”

沐潇潇浑浑噩噩的朝外走去,脸上架着来时戴着的墨镜,遮挡住赤红的双目,她挺直着脊背,脚下步伐却是越走越快,到最后几近小跑,深色墨镜下似窥探不清,以至于慌乱之下撞上什么人,沐潇潇也无心察看,一声喑哑的“抱歉”,留下的只有墨发拂面的熟悉馨香。

“哎,你这……”

“哎,顾,顾医生……”

傅锦阑想要苛责的言语还未说出,一小护士红着眼眶追了出来,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痕,很快也消失在转角处。

顾医生!

傅锦阑脚步骤停,瞪大着双眼,看向被撞后望着“顾医生”消失方向而若有所思的小叔,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怎么他会有种小叔逮到猎物的悚然感?

“小,小叔,那个好像就是顾医生!”

“顾医生?”灯光下,男人清隽雅贵的脸上是瞧不出情绪的漠然。

傅锦阑颔首,刚才那小护士不是叫了吗?

男人好看的薄唇轻抿,须臾转身漫不经心的丢下一句,“那好,不检查了。”

啥?

傅锦阑用力的眨眨眼,看着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哄来的人转身离开,顿时哭丧着脸。

小叔,你别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