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医见倾心:许少别来无恙 > 正文 > 第30章 给我好不好
第30章 给我好不好



更新日期:2020-12-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半个月后的一天,两人一起下班走出医院,准备去许慕绫家。

没想到刚走出门口,常欢的父母就来了,手上还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常欢母亲告诉她,他们老两口准备去旅游,经过郁城特意来看看她。

许慕绫开口请常欢父母去家里吃饭,于是四人打了车,一起去许慕绫家。

常欢父母很感激许慕绫,除了因为当年许慕绫保住了常欢母亲的腿,更是因为许慕绫用了一些办法,让常欢父母和好如初,皆大欢喜的。

常欢父亲高兴,在来的路上买了一瓶白酒,硬要拉着许慕绫喝。常欢母亲制止,说许慕绫受伤没好不能喝酒。

许慕绫看出常父的失望,给自己倒了一杯,说只是韧带拉伤,而且也恢复大半个月了,喝酒不影响。

常欢父亲仿佛遇到了知己,和许慕绫开始推心置腹。

常欢母亲走进厨房,和常欢一起做菜,她看着常欢问到:“许医生真的是因为救你,把胳膊伤了?”

常欢点点头。

常欢母亲一脸八卦:“看来小许对你挺好啊……”

常欢斜眼看着自己母亲:“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常欢母亲很喜欢许慕绫,也知道自己女儿的心思,她挑挑眉:“我想说什么,我不让你和小许在一起,你会答应吗?”

“妈!”常欢撒娇喊了一声:“我和慕绫哥哥还不是那种关系。”

常欢母亲笑笑,她是过来人当然懂,只是自己女儿害羞罢了。

常欢很快做好一桌菜,四个人坐在一起,这时常欢才发现,自己父亲和许慕绫已经喝了好几杯了。

常欢父亲劝酒很厉害,许慕绫说好的一杯,一加再加。

“爸,”常欢把许慕绫的杯子拿开:“慕绫哥哥不能再喝了。”

常欢父亲不高兴了:“我说你这臭丫头,还没嫁给他呢,就这么护着他。”

常欢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坐在一旁不知道说什么。许慕绫拿过酒杯,对着常欢说到:“没关系,我还能喝一点,伯父高兴就好。”

常欢父亲这下更开心了,又给许慕绫满上。

“小许啊,”常欢父亲喝了酒话有点多:“当年要不是你,我和我老婆子怎么会有今天。”

当年,常欢父亲一心想发大财,没有脚踏实地做过事。他总觉得命运对他不公,做什么都不成。那一次他把常欢母亲做手术的钱拿走,后来被常欢追回以后,许慕绫替常欢想了一个办法。

因为常欢父亲那时候见过许慕绫了,所以只好请尚青月出面,告诉常欢父亲,他老婆不治身亡了。

然后他们找了一具尸体,说是常欢母亲的,常欢父亲那时候才发现,失去自己的老婆有多痛苦,以至于他都忘记了要掀开白布看一下。

他在尸体面前放声大哭,一直忏悔,还保证以后要好好过日子,只希望自己老婆能回来。

后来,在他哭的不能自已的时候,常欢扶着她母亲走了进去。

常欢父亲看到自己老婆活过来了,先是吓了一跳,接着抱住她就不肯放手,那一刻他才明白,常欢母亲对他来讲多么重要。

也是从这件事以后,常欢父亲再也不想着一夜暴富,脚踏实地和常欢母亲经营着早餐摊,后来生意好了还开起了铺面。

直到后面,常欢母亲说她想过田园生活,于是他们关掉了店铺,去乡下养鸡养鸭,好不自在。

“小许,”常欢父亲有点激动,眼里还闪着泪光:“要说是你让我获得新生也不过分,这一杯我敬你!”

说完,常欢父亲一饮而尽。

长辈都喝了,许慕绫当然不敢不喝,他也抬起杯子,一饮而尽。

觥筹交错间,时间也不在了,常欢母亲说他们要赶去酒店和导游汇合,明天一起去坐飞机。

常欢要送他们去酒店,被拒绝了。常欢母亲指着许慕绫:“你好好照顾小许吧,你爸交给我就行。”

常欢父亲意识还比较清楚,就是喝了酒很啰嗦,一直拉着许慕绫不肯松手。

常欢觉得再不让他走了,他可能还会拉着许慕绫拜把子也不奇怪。

常欢把他们送上了出租车,转身回了许慕绫家。

他把厨房收拾好以后,泡了一杯蜂蜜水给许慕绫。

许慕绫有点醉了,躺在床上。常欢发现他自己把固定带取了下来,手还能正常活动了。

更奇怪的是,常欢递蜂蜜水给他喝的时候,他还能用那只手来接杯子。

常欢突然觉得自己上了男人的套,他的手臂可能早就好了,为了让她照顾他,来家里给他做饭,他就一直在装。

常欢想着他今晚喝多了,就暂时放他一马。

她伸出手替许慕绫解开衣服,想让他睡的舒服一点。可是常欢的手刚一碰到男人灼热的皮肤,她的脸就红的不成样子……

好不容易替他脱了衬衫,常欢伸手想解开男人的皮带,可是常欢的手刚覆上许慕绫的皮带,男人突然坐了起来。

他的手一用力,把常欢拉到了怀里,双手捧住常欢的脸就吻了下来。

男人的吻很温柔,很诱人,常欢很快就把持不住。

一吻结束,许慕绫稍微把脸挪开一点,额头抵着常欢的额头。

“我好想你……”许慕绫突然哑声开口,声音充满了诱惑。

“嗯?”常欢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

接着男人又说到:“给我好不好?”

常欢虽然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也知道许慕绫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不排斥许慕绫,也不排斥和他发生关系。

本来,能把自己最珍贵的第一次给他,就是常欢一直以来的心愿。

“好……”常欢轻声回应,带着女儿的娇媚。

许慕绫轻轻一笑,又吻了上来。他的唇不断往下,一直停在了常欢的锁骨上。

许慕绫还想继续,被常欢制止,她怕许慕绫看到她胸前的伤疤,觉得丑陋。

“不要,求你不要吻那里……”常欢的语气带着一丝哀求。

许慕绫抓过她的手,放在自己唇上吻了一下,然后轻轻放下。

接着,他一点点撩开常欢的衣服,直到露出那道伤疤。

常欢本能的想用手去挡,许慕绫拉住她的手,然后把唇落在了那道伤疤上……

常欢的一滴泪滴到了男人脸上,她像一只受惊的幼兽,怯怯开口:“你不觉得它丑陋吗?”

许慕绫淡淡一笑,摇摇头。

接着又一次吻在了刀疤上……

常欢被他撩的犹如一池春水,躺在男人怀里不能动弹。

许慕绫扯下了两人最后一丝遮蔽,常欢紧张的掐住男人的手臂:“慕绫哥哥,我有点怕。”

许慕绫伸手遮住常欢的眼睛,轻声说到:“叫我慕绫,以后都叫我慕绫……”

“慕……慕绫……”

许慕绫勾唇一笑:“好女孩,不要怕,跟着我就行……”

常欢大大的眼睛里都是泪水,她还是坚定点点头,把自己交给了许慕绫……

一室旖旎……

许慕绫带领着常欢经历一个又一个的新境界,最后,男人在女人体内释放,接着许慕绫趴在常欢身上,轻声唤道:“青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