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二十五章:程小谷失踪
第二十五章:程小谷失踪



更新日期:2019-05-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程小谷的笑容僵持在脸上,这个点,炎翼谦不应该是忙着处理公事吗?

“怎么了?小谷?看到啥了?”,程小谷突然的安静引起了许何晴的注意,也凑过来往程小谷的视线望去,但她没看到什么啊。

“没,小晴,也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程小谷掩饰心里的慌张,拉着许何晴就往公交车站跑。

回到家的程小谷捂着自己的心,她确定那个人就是炎翼谦,是不是只是单纯的去那里谈生意呢?

程小谷纠结一番后,准备打个电话给炎翼谦。

“喂”,电话那头传来了炎翼谦低沉的声音。

“是我”,程小谷心里也跟着紧张,她这样算不算是在试探呢?她好讨厌这样。

“怎么了?回来了吗?”,炎翼谦揉着太阳穴。

本来在处理公事的炎翼谦,被爷爷一通电话,逼着他去接凌家小姐凌雯斐,还要把她送回酒店,说家里人在那里为她简单的接风。

“嗯,你在忙吗?今晚回来吗?”,程小谷其实不想试探,却还是忍不住把话问出来了。

“嗯,还在忙,今晚应该不回,等会要去爷爷家,记得锁门,早点休息,别熬夜”。今晚爷爷以身体健康威胁他,那他也要回去看下,无论爷爷怎么闹,都是他的亲人。

“好,那不打扰你了,晚安”,程小谷失落的挂了电话,整个人久久坐在沙发上不语。

她应该相信炎翼谦的不是吗?但是他为什么一个字都没提。

程小谷胸口好像被什么堵住一样,让她有点闷,想站起来到窗口透下气突然手机响起,程小谷开心拿起又是一阵失望,是刘晓亲打给她的。

“喂?”,对于刘晓亲,程小谷不该有太多感情的,但是她还是选择了接。

“喂,小谷,在家吗?”,传来了刘晓亲的哭腔,她带点鼻音的问着小谷。

“嗯?怎么?”程小谷也听得出刘晓亲语气的不对劲。

“嗯, 小谷,我在你楼下,介意让我住一晚吗?”,刘晓亲站着抬头看着程小谷房间,她是看准程小谷一个人回来,所以她打算搏一搏。

“这。。”程小谷有点介意,毕竟现在是她跟炎翼谦一起住的房间了。

“小谷,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我现在真的无路可走了,我只能靠你了”,刘晓亲说完便眼泪婆娑。

“好吧,那我自己在想办法吧”电话那头一直没回复,刘晓亲只能接着说。

“那,过来吧”最终,程小谷还是心软了,刘晓亲那么高傲一个人突然放下尊严来找她,肯定是遇到什么事了。

刘晓亲继续挤出两滴眼泪出来,表现出一副泪眼汪汪的感觉,直接上楼。

程小谷一开门就看到样子比较狼狈的刘晓亲,心也渐渐软了下来,本来想给脸色看的她也觉得算了。

“谢谢”,刘晓亲坐在沙发上,接过来了程小谷给她倒的水。

“嗯,喝完冲个澡吧”,看着妆都哭花的刘晓亲,程小谷也不想这个时候取笑她。

“我跟梁浣吵架了,而且最近又辞职,没有过多的存款让我住酒店了,所以,我只能暂时在你这里住一晚了。”刘晓亲说完眼泪又掉出来,要多怜惜有多怜惜。

“嗯,你们处理好就好”,对于两人的事,程小谷也不想多掺和。

“嗯,今晚打扰到你了吗?”刘晓亲想知道的是不是就程小谷一个人,眼神装作胆怯的问着。

“嗯,放心吧,你今晚只能在沙发休息,抱歉了,房间可能有点不方便”,程小谷不想刘晓亲上她和炎翼谦一起睡的床,这是最后的底线了。

“好,谢谢”刘晓亲心理暗自高兴,那她就可以继续她的计划了。

夜深人静,就在大家渐入深睡时,原本在沙发上躺睡的刘晓亲坐了起来,打开行李箱准备着工具。

脸部表情开始狰狞,程小谷,我会让你永远翻不了身的,呵呵。

刘晓亲开始蹑手蹑脚的接近程小谷的房间,拧开发现没上锁,看来这这家伙好像很信任她,还真是善良。

一进屋,房间多了几件男性用品,还有几件西装外套,这些使得刘晓亲更加嫉妒,她程小谷凭什么能脚踏两条船呢,她凭什么能拥有梁浣。

不,梁浣是她的,对,就是她的。此时的刘晓亲接近变态了。

本来睡着的程小谷明显觉得有点不对劲,迷迷糊糊睁开眼,便看到披头散发,一脸憎恨的刘晓亲。

“啊,你。。”程小谷话还没说完,便被被刘晓亲用布捂着嘴巴,不一会儿,就晕了过去。

刘晓亲冷笑着,看着昏迷在床上的程小谷,“小谷,要怪就怪你这张脸,和你这颗所谓善良的心。你就不该跟我抢梁浣”

——

许何晴看着时间都到9点半了,已经过了上班时间了,程小谷还没来,是赶上堵车还是睡过头了?

许何晴打着电话也一直没人接,她找了部门经理也说程小谷没有请假。

许何晴就更加纳闷了,程小谷不会无缘无故迟到或者不来的。许何晴要求自己冷静下来再等一下。

到了中午下班时间,还是没有,许何晴直接到程小谷的租房,敲了很久的门还是没有!

“靠,搞什么”,许何晴狠狠踢了下房门,程小谷又不知道怎么联系程小谷。

下了楼准备报警时,她看到了梁浣也刚好过来。

“你来这里干嘛!”许何晴一向对梁浣没什么好感。

“我来找小谷,一直联系不上她,刚才去公司找才说她今天没来上班,我就过来看看有没有事,怎么了?小谷呢?”,梁浣心里着急的很。

“哼,你最好少来假惺惺这套”,许何晴才不会觉得梁浣有多好心,不是已经分手了吗?找小谷干嘛。

“我也担心小谷”梁浣认真的对着许何晴说着。

“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去哪了”,许何晴觉得当即之下也不能发脾气,但多个人帮忙总是好的。

“什么?那小谷会去哪?”梁浣此时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也开始担心。

“我知道还用在这发愁吗?”许何晴突然朝着梁浣大喊,她也很烦躁啊。

“哦,对!我想办法联系下方秘书”梁浣突然想到这个,对,他可以先找下方秘书确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