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二十四章:外面的女人玩玩就好
第二十四章:外面的女人玩玩就好



更新日期:2019-04-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好,有你真好,以前老觉得没人能依靠,现在有个这么强大的后盾,我发现,有人依靠的感觉,真的很美妙,很舒坦,很踏实”,程小谷环抱着炎翼谦的脖子,在他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呵呵,我这几天比较忙,明晚要回家看下爷爷,不用等我知道吗?乖乖在家”,这阵子也很少回去,觉得是必须回去一趟,免得爷爷有意见了。

“好”,程小谷知道炎翼谦每一段时间是要回去一趟,她也没必要因为这个闹情绪,躺在炎翼谦温暖的怀里,竟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炎翼谦一脸宠溺的抱起程小谷进屋,这一夜两个受命运折磨的相拥而睡,紧紧只是因为惺惺相惜。

——

果然,炎翼谦一回家,炎老爷子眼里没有久违不见的开心,反而是一脸严肃的看着他,眼里也多了份指责。

“爷爷,几日不见,身体可还好些。”炎翼谦忽略他眼里的指责,走过去很恭敬了跟炎老爷子打了声招呼。

“还想到我这个老头子吗?”炎老爷子闷哼了一声,儿子儿媳走得早,留下炎翼谦,也是他炎恒利唯一的孙子,也是炎氏集团的后人,他只能更加严厉的对待他。

“孙子不敢,爷爷最近可有按时吃药?”炎翼谦虽然看着炎恒利,但是这话却是问着管家刘叔说的。

“少爷,老爷最近都有按时吃药,且身体健康指数一切正常”刘叔跟着炎恒利也有几十年了,对于炎恒利的喜好,他都很了解。也算是个贴心的人。

“好,辛苦刘叔了,爷爷,晚饭做好了,我扶你过去吃吧”炎翼谦走到炎恒利旁边,扶着他的手,拿起拐杖递给刘叔,扶着炎恒利向餐厅走去。

对于炎恒利,炎翼谦一直知道他能有今天,都是爷爷的用心,要不是10年前那场阴谋夺取了他双亲的命,炎恒利现在也是可有轻松的享受晚年生活。

而对于那场谋杀,警方给出的结果就是普通抢劫绑架案,但凶手至今逍遥法外,他也是当时的受害人,跟抢劫绑架案真的相差甚远。

几年过去了,他也揪不出幕后指使人,但他也没放弃这个案件,警方那边也有一个负责此案的刑警,也发现很多疑点。所幸比较正义,一直私底下配合他调查,一有情况就立马向他汇报。

炎恒利也一直知道炎翼谦暗中在侦查此事,他自己也纠结,一是怕查出更大的纠纷威胁到炎翼谦的人生安全,但他又想灭了那个凶手,让他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

除了偶尔炎恒利询问炎翼谦工作上的事搭两句话,整个用餐下来都是很沉静

突然炎恒利喝了口汤,缓缓的说:“不管你在外面玩还是为了什么,婚前可以玩玩,我没意见,但是也只能玩玩,凌家小姐过几日会回国,你也该准备了”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炎翼谦总感觉爷爷话中有话,如果他指的玩玩是程小谷的话,他自然觉得不新奇了,爷爷肯定是派了人暗中跟踪过了。

“嗯,我自有安排”,炎翼谦暂时不想跟爷爷多交谈感情的事,尤其是跟凌家结亲这件事,他更要好好琢磨一个好法子。

“相信你会做到让我满意的,是吧”炎恒利话里半带点威胁,他知道,炎翼谦不敢太反抗他。

“嗯,爷爷吃饱了吗?该上楼吃药了,刘叔,你扶爷爷上去”,炎翼谦看着炎恒利没有要继续动筷子的意愿,他也不想再继续聊什么了,只能让刘叔带他上去。

炎恒利多少也了解炎翼谦,也没有不满,跟着上楼。

夜里,少了程小谷在他怀里蹭来蹭去,炎翼谦还有点不习惯,果然还是失眠了,对于凌家小姐凌雯斐要回国的事,他也早知情,看这情况,爷爷想必会有动作了。

两家集团联婚本是好事,但是他现在有程小谷,又怎么会忍心让她委屈呢。

但爷爷话里的警告和威胁,他也不是没担心过,就怕他的反抗惹怒了爷爷,让他对程小谷下手。

炎翼谦叹了口气,这事需要从长计议。

——

这天,程小谷下了班就跟许何晴出来逛逛,走到一家男装店,程小谷犹豫了下,最后再许何晴的鼓励下,帮炎翼谦买了条灰色领导,总感觉,他适合灰色。

“哇,小谷你现在看起来真的很幸福呢,每天都光彩夺丽的”,许何晴有点羡慕的道,看到小谷这么幸福,她也想找个爱的人稳定下来了。

“哪有,小晴别取笑我了”,程小谷有点窘迫,这还是第一次送炎翼谦礼物,炎翼谦送她的就比较多,比如出差回来偶尔带点小玩意啊,总能给她点小惊喜。

“行啦,就别说些虚的啦,最近怎么那么有空陪我啦”,以往程小谷一下班就溜回家了,最近反倒是经常跟她一起出来吃晚餐瞎逛。

“嗯,最近他比较忙,有时晚上都没回来”,是啊,炎翼谦最近好像真的很忙,但多忙都会打电话提前跟程小谷说,小谷也算是比较能理解,那么大的集团,忙点无所谓。

“这样啊,他是做什么的?”,许何晴到现在也不知道程小谷的对象是啥职业的,程小谷也是一直很保密。

“嗯,怎么说呢?小晴,下次我带他同你一起吃饭?你知道的,我想跟你分享,不是炫耀”程小谷握着许何晴的说。

许何晴对她而言,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朋友,她打算让许何晴认识下炎翼谦,肯定会吓傻她的。

“傻,我怎么会那样想你,那选个时间,不要让我等太久呀”,许何晴弹了下程小谷的额头。

“yse,sir!”程小谷敬了个礼,逗得许何晴哈哈大笑

两人开始在街边嬉笑打闹,就算引起路人的注意,她们也觉得无所谓,开心就好。

就在嬉笑间,程小谷一个留意整个人停顿了下来,她看到了远处炎翼谦,从车上下来,跟着一个长相艳丽的女人一起进了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