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二十一章:遇到想守护一生的人
第二十一章:遇到想守护一生的人



更新日期:2019-03-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不是,你不是好几年都是那个颜色吗?”看惯了他平时一头黄发,突然黑色头发,还换了个发型,他还没缓过来。

“想换就换咯,怎样,是不是帅呆了”,禹柏抬起一只手挑了下自己的刘海,自恋了下。

这时两人才注意他手上的绑带。

“手干嘛了?又去打架了?还需要你动手?”炎翼谦坐在禹柏对面,审视他手。

“哦,这个啊,救个朋友不小心碰到了,小伤,过几天就好了”,这点伤对于禹柏来说没什么,以前打打杀杀留下的伤才是大伤。

“朋友?女的?”南墨这个八卦大王又来了,对于突然两个兄弟都热衷于女人觉得很奇怪。

“怎么?有意见?”禹柏没有直接承认,也没有直接否认。

“哇塞,你们俩为什么那么想不开,天底下那么好玩的事那么多,非要玩感情”,这是南墨非常想不通的事,感情这东西碰不得。

“呵呵,那是没人看上你”炎翼谦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南墨差点没跳起来。

“什么没人看上我,少爷我大把人要,是我看不上人家”,南墨是不想自己被感情捆绑住,一旦捆绑起来,就失去自由了,现在他爱跟哪个妞耍就跟哪个妞。

“禹柏,你朋友呢?怎么不带过来让哥们瞧瞧”,南墨好像这句话说不腻一样,这男人八卦起来,也是没完没了。

“不知道,以后再说”,这才认识几天,禹柏也不知道是否能跟程小谷有什么发展,只是觉得这几天没见,他心里会一直浮现她那张俏皮又不失美丽的脸。

“南墨,你可以闭嘴了”炎翼谦实在嫌南墨嘴巴话多,拿起桌上西瓜,直接往他嘴里塞。

“就是,早该闭嘴了”,禹柏也跟着拿一片,也是直接往南墨嘴里塞,南墨识趣的闭上嘴巴,拿起西瓜啃了起来。

“怎样?上次回去后有什么新发展?”,从禹柏的眼神里,炎翼谦就知道他在问他和程小谷的事,上次在 他这里出事后,今天是两人的第一次碰面。

“还不错”,炎翼谦嘴角的幸福弧度落入禹柏眼里,禹柏也明白了几分。

“那凌家那边呢?”禹柏知道的是,炎翼谦跟凌家小姐是有婚约在身的,两家也一直认为,凌家小姐就是未来的炎家少奶奶。

“再说吧”,这事炎翼谦也头疼,没遇到程小谷前,他就不赞同这婚事,但也没做出拒绝。

现在不一样了,他想给程小谷一个好的归属了,就必须要处理好这件事,他也在想一个办法,让两家人都能接受,又能让爷爷接纳程小谷的办法。

“需要帮忙尽管说”,对于炎翼谦,禹柏一直在他强大的后盾,在两人都艰难时,都是互助的,感情才那么好。

“行,来干一杯”,炎翼谦拿起酒杯,敬了禹柏一杯,两人一口干了。

“话说,你之前说的项目为什么突然撤了,不打算继续这个项目了吗?”,之前禹柏还找炎翼谦商量开发休闲场所的项目,前几天禹柏跟他说不计划了。

“嗯,撤掉了,不想搞了”,不是禹柏不想搞了,是因为那里有块墓地,而程小谷的家人就在那,也使得他鬼使神差突然决定撤掉这个项目,还不准别人继续。

禹柏也很意外自己的决定,一向有钱就赚的他,既然也有选择不赚钱的时候。着实让人匪夷所思。

“怎么?遇到问题了?”,炎翼谦能想到的就是是不是禹柏遇到困难了。

“没,就是没劲搞了,三分热度”,禹柏说得轻猫淡写,也不想让他们发现他是因为一个女人而放弃的,那多没面子啊。

“嗯”,对于禹柏不想多说的事,炎翼谦也不会再问下去,他知道,禹柏能解决的,一般都不会开口,不能解决的,才会开口让他帮忙,那就是没什么特别重大的问题。

而南墨那家伙,早已按耐不住寂寞,下一楼去撩妹了。

“炎翼谦,我好像遇到一个想守护的女孩子了”,喝了几杯后,禹柏突然向后靠在沙发,头看着一楼,双眼有点迷茫。

“那是好事”,遇到程小谷后,炎翼谦有些想法也变了,他现在也有要守护的人。

“可是,有些东西让我觉得很虚无”,是啊,禹柏老觉得一切都是很虚无,随时都会破灭一样。

“那么,把头发染回本色也是因为她?”炎翼谦平时不爱问这些,但看禹柏今天这种表情,感觉跟以往的他对待女人的态度不一样,是真的在发愁了。

“是吧,她问我什么要染黄色头发,觉得太耀眼”,禹柏抓了下自己的刘海,又把它吹了上去。

“呵呵,来,再喝几杯,我就得回去,不能太晚”,炎翼谦现在是好好男人,自从上次没事先通知程小谷不回家,她委屈到哭后,炎翼谦就不会让程小谷再经历这种等待了。

偶尔加班会事先告诉她,包括今天出来也是报备了,炎翼谦也乐意接受他这种转变,有种羁绊是好的。至少心里不会很空虚。

“瞧,现在都成妻管严了”。禹柏坐起身,拿起酒杯碰了炎翼谦的酒杯,他突然有点羡慕这样的生活啊,也好想能跟程小谷能这样相处。

“你也快了”,炎翼谦走前还不忘笑下下禹柏,然后拿起外套就往外走了。

等到回到程小谷的住所,果然程小谷还没睡在等他,炎翼谦一进门,整个人就靠在程小谷身上。

“哎呀,好重哦”,程小谷闻到了炎翼谦一身酒气,但是没闻到女人的香水味,这让她放了下心。帮着炎翼谦脱掉了外套。

“想我了吗?”炎翼谦就这样靠着程小谷的肩膀,然后推着程小谷往里走。

程小谷看不到路,只能让炎翼谦推着她倒着走。

走着走着,进到屋里,走着走着,炎翼谦整个人往后压,他跟程小谷双双跌落到程小谷的小床上。

由于动作的幅度过大,两人在床上荡漾了几下后才停了下来,炎翼谦直接下去就锁住程小谷的嘴。

他就是一天没见她,就好想好想她,想遍她身上的每寸。肌肤,想遍她在他怀里的满满的娇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