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十九章:为什么你精力那么好
第十九章:为什么你精力那么好



更新日期:2019-03-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骨科医生帮禹柏回位后包扎,当禹柏出来后,程小谷忍着笑,他这样好像拿把机关枪走出来哦。

禹柏肯定看到程小谷的表情啦,但他不想跟她计较,只是闷闷不吭声。

“好啦,今天又麻烦你”程小谷实在有点不好意思,而且每次都是那么的偶然。

“哼”禹柏哼了下后,虽然表面上有点不想理睬程小谷,但实则心里还有点兴奋,这几日寻思怎么找她才合适,没想到今日还能再遇到。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程小谷这时才想起他们俩还不知道姓名。

“禹柏”,禹柏倒是爽快,也不卖关子,直接报上姓名。

“程小谷”,跟禹柏相处一直都比较轻松自然,程小谷也报上了自己的姓名,这位朋友她是交定了吧,三番两次都帮助她。

“这名字有点特别”,禹柏心里默念好几遍便记在心里了。

“呵呵,那我们算是朋友了吧”程小谷笑嘻嘻的对着禹柏说。

“勉强是吧”禹柏倒是耍起了程小谷,他忽然发现,调侃她也是种乐趣。

“哦”,程小谷哦了一下加上一个白眼,逗得禹柏笑出了声。

“逗比”,禹柏说完忍不住笑便先走了,程小谷的表情可爱到他了。

“话说你干嘛要染这么个颜色的头发,好耀眼”,程小谷觉得这颜色真的耀眼到过头了,每次都是先认头发,再认脸的。

“这样才能显示我是个不良人啊”,禹柏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太正经也不好,而且染黄色是自己一时兴起,几年来都是这个发色。

“幼稚!”程小谷只能这样回复禹柏,真正不良人不是靠一顶黄色头发就能说明一切的。

“呵,不好看吗?”禹柏进了电梯,还对着反镜看了下,他觉得还行吧。

“一般”,其实禹柏染这个颜色还是蛮适合他的,但是就是觉得太耀眼了。

“嗯,接下来要去哪?”禹柏找了个话题,他不知程小谷接下来还有没有其他安排,没有的话那当然是最好的。

“有约,要先走了哦”程小谷跟炎翼谦是约好的了,刚才还特地跟他说下午她请假,但是没跟炎翼谦说她差点被撞,只是说陪朋友过来看下医生。

炎翼谦没有怀疑过程小谷说的话,也没问是男是女,在他对程小谷的信任里,自然就归类到了是陪女性朋友去的。

“那好吧,下次见”,禹柏心里有点失望,但没表现出来,到了一楼跟程小谷道别后,直径下了负一楼地下室,刚好手下也过来了。

程小谷一出门走了一段路就看到炎翼谦的车刚好开了过来,她直接上车便迎上了炎翼谦热烈的吻。

程小谷很享受两人的亲密行为,这代表,炎翼谦也是想她的。

难得程小谷早点下班,也难得炎翼谦今日比较清闲,两人约好去逛菜市场准备回家煮饭。

程小谷刚开始以往像炎翼谦这种贵公子来到菜市场是有点不习惯的,反而像他像没事般,牵着她的手逛他们爱吃的菜,偶尔还跟商家砍价还价,一分钱都不让。

这让程小谷跌破眼镜,身家几百亿的总裁,会为了几毛钱,几块钱在哪里跟着吆喝。

但这样的炎翼谦让程小谷觉得没有架子,也没有多大的距离感。

想到这,程小谷想起的梁浣的话,心里免不了一阵失落,她一直警告自己不许瞎想,只要炎翼谦目前爱她,在她身边就好。

而且又是那么难得的再次相遇,她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炎翼谦坐在客厅里对着笔记本电脑处理公事,而程小谷则在厨房里忙进忙出,但炎翼谦抬头看着这番景象时,宛如他自己的梦境一般。

雀跃的人儿不知疲倦般的做着最为平凡的事,这是他奢望普通的生活。

炎翼谦合下笔记本,走近厨房想帮忙,一看程小谷穿着制服短裙,围着围裙,炎翼谦瞬间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这样子的程小谷有点家庭主妇的诱。huo

这时程小谷发现炎翼谦走了过来,轻轻一笑:“忙完了吗?”

这种笑很自然,让炎翼谦觉得很舒服,走过去直接从后背抱住程小谷,娇小的程小谷瞬间被炎翼谦包围起来。

“好啦,去外面等我吧,这里那么多油烟,等会你身上都是这种味道”,程小谷被炎翼谦突然的怀抱整的有点莫名其妙,只觉得他又在耍孩子性格了。

“你身上真好闻”炎翼谦哪里闻得到什么油烟味,他靠在程小谷的肩膀上,朝她脖子狠狠的吸了一口,一股淡淡的体香传到了他的脑部神经,逐渐刺激他身上每根神经。

“嗯?好痒”程小谷是个很怕痒的人,对于炎翼谦这般亲昵的动作她实在束手无策,手里还在洗着菜叶。

炎翼谦开始亲吻着程小谷皙白的劲,单手开始往下抚。摸,直接进入程小谷的隐秘地带。

“啊?别啊”程小谷吓得惊叫起来,关着水龙头擦着手准备叫停炎翼谦的动作。

炎翼谦将程小谷扳正过来,低头就是深深一吻,接着手快,将正在煮的炉火关了,直接抱起程小谷进房。

还没褪下衣物,炎翼谦直接占。有了程小谷,程小谷心里实在是佩服起了炎翼谦,永远有着不知疲倦的身体,不知哪来的精力。

即使这个时候,他还想着这些,真的是个zhong马的。

等炎翼谦满足躺下后,已经是宵夜时间了,两个人疲惫的躺着喘着气,程小谷枕在炎翼谦臂弯处休息着,顿时两人的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叫声。

程小谷听完直接往炎翼谦的肚子揍了一拳,“你就不能忍忍,让我把饭做了”

“忍不了,这么美味的你摆着不吃,就是很吃亏了”,对程小谷的那一拳,对于炎翼谦来说就是挠痒痒。

“奸商!”程小谷就觉得炎翼谦就是只老狐狸,非常狡猾的老狐狸。

这时,炎翼谦俯身在程小谷的耳边轻轻说:“下次在厨房试试好不好,应该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