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十三章:总是不经意发生
第十三章:总是不经意发生



更新日期:2019-02-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啊。。唔。。唔。。”,还没叫完就被炎翼谦堵住嘴巴。

炎翼谦欺身压住程小谷,一记长长又带点惩罚的吻,双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

他真的是着了她的魔,一触碰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像上了瘾,让他欲罢不能。

“程小谷,不允许有下次,你要记得,你是我炎翼谦一人的。”炎翼谦俯在程小谷耳边霸道的说着。

“好”程小谷心里在默认了炎翼谦的出现,也承认了他们的关系,或许从一开始,就是羁绊的开始。

之后,炎翼谦跟程小谷温。存到晨曦才拥抱着睡着,再者炎翼谦要出差几天,程小谷也开始思念泛滥成病了。

连上班有时都看着手机发呆都被许何晴取笑,一周过去了,炎翼谦还是没回来,刚好要赶上爷爷的忌日,每年爷爷和妈妈忌日,程小谷都会请假回老家。

在炎翼谦告知他还要一周才回时,程小谷想了想,还是先不用跟他说回家吧,免得他担心。他出差回来估计她那时也回来了。

收拾东西搭车回到了程小谷老家。程小谷站在一栋两层的小楼房,虽然面积不是很大,住一家人还是可以。

程小谷时常会让住在附近的阿婆过来打扫打扫,院子里也没有杂草丛生,还是没多大变化。

程小谷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收拾下准备在这里住几天。

时间真快,爷爷也走了几年,在妈妈重病后,父亲也跟着失踪,爷爷又年迈,年幼的程小谷突然要撑起一个家。

后面程小谷的母亲还是走了,再过不久,爷爷也走了,程小谷为了照顾爷爷,舍弃了读大学机会,在爷爷过世后,程小谷也索性出来瑞城找工作。

也在那个时候认识了梁浣,也在那个时候认识了许何晴,说来还要感谢许何晴,一路上帮助她让她能在公司稳住。没能继续深造学业一直以来是她的遗憾,但她也没有放弃学习。

程小谷没有怨谁,生活就是这样,感谢命运的磨炼,程小谷闭上眼睛,明天还要去买点东西,做点爷爷爱吃的抹茶糕,祭拜的时候可以带过去。

隔天

禹柏最近又看上了一块地皮,找了个合适的地点搞旅游开发,建个休闲娱乐场所。

来到这种乡下,禹柏还是没得选的,禹柏虽也是身为贵公子,却喜欢自己开车,尤其是开这种山路,他可以尽情的飙车。

现在唯一的麻烦就是这附近有个小墓园,也是他最头疼的,多多少少有些人总会避讳。所以他这次过来看看有什么办法。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目的地,禹柏停好车辆伸个懒腰走了出来,这边风景空气确实不错,望下去还有一条河流。确实适合建休闲场所。

就是这墓园确实有点影响心情,这墓园面积也不小,要转移也是个不小的项目,突然,一个白色身影影吸引了禹柏的注意。

人?还是鬼?禹柏向来不信这些,但此时这里出现个人,还一身白裙,长发散落在后背,确实让人分不清是人还是鬼。

有点意思,禹柏靠在车前,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看着她开始清扫和摆放东西,再看看那墓前的鲜花,那看来还是个人。

禹柏取笑自己有点无聊,盯着一个人就算了,还推测这些无聊的东西,算什么。

摁掉烟头禹柏准备转移视线再看看其他的地势,但是他还是会时不时往这边看,好像周边的风景都不及眼前这个人儿,虽然只看到侧面,还有她撩头发的姿势。

程小谷起了个大早到墓园也要一段时间,也清扫了下爷爷和妈***墓地后,坐着墓前像往常一样说着她最近的生活。

也只有每次这个时候,程小谷才真正觉得孤单,那种要分享给他们听的事也只有她一个劲的说,没有回应。

程小谷说着,说着,突然把头埋在膝盖里,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哭,深呼吸几下程小谷笑着抬头。

“呵,还真的又哭又笑的”禹柏看着是好玩,走着走着就走到这来了。

“啊!”程小谷着实吓了一跳。

转头过去,两根弯弯的眉立马皱了起来,这不就是那天碰到老爷爷不肯道歉的人吗?就他那顶黄色头发,程小谷印象最深。

禹柏看到程小谷也觉得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禹柏在脑海里搜索着。

“哼”程小谷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泥土。

“我们是不是见过?”,换作不认识的,这句话很容易就被当作是搭讪,禹柏还是觉得眼熟。

“怎么?碰倒老爷爷良心还没回来吗?”程小谷半开玩笑半挖苦的说。

“是你!想起来了”禹柏没想到那天遇到的不知死活的女人今天还能在这见过。

“呵,还真逗”程小谷朝着禹柏吐了下舌头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走之前还不忘给爷爷和母亲道别。

“爷爷,妈,我回去咯,下次再过来看你们”,程小谷说完,提着东西走到禹柏面前。

“你怎么来这里?”,这里是乡下,而且还能在这种地方遇到,也是种缘分。

“嗯,过来看看”禹柏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别开了眼。

“嗯,那我先回去咯”程小谷也不知道他过来干嘛,她也要下山了。

“嗯”禹柏退后一步,让给程小谷。

程小谷来时是骑了辆自行车,当她推着自行车,走没几步突然发现后车轮传来漏气的声音,程小谷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

果然,扎到东西了。

“唉!”程小谷实在是无奈,这里到家里也不远啊。

“你怎么回去?”禹柏看着一脸无奈的程小谷,忍不住问了这句。

“唉,看着办了”程小谷想想也只能勉强下去,也不知道这个轮能撑多久。

“我刚好也要下去,送你吧”禹柏突然舍不得就这么让她走了。

“嗯?怎么送?”她怎么好意思麻烦人家。

“走吧,我的车在上面”,禹柏拿起车钥匙,示意程小谷跟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