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六章:开始萌芽
第六章:开始萌芽



更新日期:2019-01-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伤口裂开了,我们去下医院吧”,程小谷有点内疚,毕竟也是因为她才这样的。

“小伤”,炎翼谦一大早起来的受皮肉之痛,不是白受的。

程小谷拿过来药箱,慢慢将炎翼谦手上的绑带解开,一看,伤口没有结疤,反而开始化脓。

“不行,我们要去趟医院,化脓很容易感染,搞不好还会发烧”程小谷进屋换了昨天的衣服,只能将就了。

炎翼谦享受着程小谷为他紧张,也不推迟,准备拿起车钥匙开车过去。

“你不能开车”程小谷出来制止了炎翼谦的行为。

“你会开?”炎翼谦吊着钥匙在程小谷面前晃悠。

“不会”程小谷不会开车,她没学过

“我们打车吧”程小谷说完套上鞋子就走了

炎翼谦无所谓,打车就打车,也跟着程小谷进了电梯。

刚才的注意力都在他伤口上,现在在电梯空间剩下两个人,程小谷开始紧张,天啊,她昨晚又干了什么蠢事。

透过电梯墙壁的反光,程小谷审视炎翼谦,到现在双方的姓名都不知道,也能这么相处的吗?

说实在,这个男人长了一副让人为之倾倒的容颜,浓厚的眉,狭长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子,适中的嘴唇,一米八多的身高。

还有那富有磁性的嗓音,程小谷想到这,脸顿时红了起来。

“你难道是在想我吗?”炎翼谦也透过墙壁反光看着程小谷发着呆,就知道这家伙肯定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啊?谁想你!”程小谷送了炎翼谦一对白眼。

炎翼谦转身,低着头:“不是吗?睡了又不承认了?”

“额。。你。。。”程小谷退了几步,他在说什么!

刚好此时电梯门开了,程小谷推开了炎翼谦后快步走出电梯门。“少废话,赶紧走”

看着程小谷窘迫的样子,炎翼谦心情就很愉悦。

两人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坐在后座,程小谷假装望着窗口,避免跟炎翼谦视线对视。

炎翼谦伸出没有受伤的手,慢慢移过去直接抓住程小谷的手握起来,程小谷吓一跳后手抬起来,炎翼谦乘机五指扣上,成了十指紧扣,不给程小谷一点挣脱的机会。

程小谷使劲几次也作罢,咬着下唇的嘴巴偷偷抿着笑,假装赌气望着窗口。

炎翼谦嘴角也挂着笑,也望着另一边窗外。

到了医院,炎翼谦也不想使用特权,他假装先上厕所,给方明打了个电话。

“方秘书,现在办一件事”

“啊,炎总裁,这么早”方明还在睡梦中就被炎翼谦电话吵醒,还没反应过来。

“办不好明天直接去人事办理离职”炎翼谦威胁着方明。

“啊,总裁,你饶了我吧,你说什么事我现在就去办”,开玩笑,这个位置是他经过多少努力才坐上的。

“嗯,我现在在市医院,等会我用你的名字挂号”炎翼谦不想用自己的名字是不想等会惹出个新闻,或者被他家老头子知道。

毕竟炎氏药业集团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制药集团,作为总裁的他,医院一下子就知道了。

“啊,总裁哪里不舒服?我现在就过去”,方明立马掀开被子起身。

“不用,医院该怎么做你现在、立刻马上办好就好,对了,顺便让医生把我的情况说夸张点,记得,别透露我的名字。”炎翼谦看着也不能呆太久,直接说我就挂了。

“啊?”方明不知总裁又在搞什么,虽然不清楚状况,也不敢耽误事,立马联系院方。

“李主任,这伤口是昨天被匕首伤的,您看下”程小谷陪同着炎翼谦进了诊室,解开炎翼谦的绑带让李主任看了下。

李主任早就收到了通知,故意皱着眉头:“这,我先看看”

李主任一会皱着眉头,一会叹了口气,让程小谷放下的心又提上来。

炎翼谦假装很冷静,安抚着程小谷:“就小伤,都说不用来了”

“不是小伤呢,这伤口需要缝合,幸好没伤到血管和手筋”,李主任起身,套起手套让护士准备消毒水及其他工具。

“小姐,请你先出去,这边要帮方先生处理下伤口,我先检查下”。李主任让程小谷先出去

“哦,好,麻烦李主任了”程小谷说完点头道谢后转身出诊室,还不忘带上门,在门外守着。

“方先生,伤口是需要缝合的,但是需要我怎么配合”,这才是李主任支开程小谷的目的,炎氏药业集团的重要客人,他不敢怠慢。

“嗯,就在原来的情况说多点注意事项吧,比如不能干活,不能碰水,尽量少活动,需要有人帮忙照顾日常生活差不多这样”炎翼谦也没特别要求李主任要怎么做,他要的就是程小谷良心不安啊。

“好,那我先帮方先生处理下伤口吧”李主任一看就是明白人,不就是做了件成人之美的事而已嘛。

“好的,麻烦李主任了”炎翼谦看着化脓的伤口,其实他没想过用这个办法,只是早上一看,这伤口化脓得这么厉害,干脆就将计就计

诊室的门一开,程小谷上前问着医生:“怎么样,李主任?”

“方先生的伤口化脓得很严重,尽量避免让他干活及碰水,免得触碰到伤口就不好了,我这边给你开些消炎止痛的药,等会去拿药,记得按时换药。”李主任吩咐着,

“好”程小谷也这么觉得。

“还有,方夫人最好在方先生身边守着,看今天会不会发烧,伤口就怕感染发炎,你们没有及时来就很难说了”李主任还记得刚才方先生的话。

“咦?方夫人,其实,李。。。。”程小谷听到这个称呼哭笑不得,什么方夫人?

“好了,走了,麻烦李主任了”炎翼谦知道程小谷想说什么,拉着她跟李主任道谢后就走。

“我要解释啊,我们哪是那种关系”程小谷被炎翼谦拉着倒着走,走几步才稳住转过身,顺着自己的衣领

“当我的夫人还真便宜你了”炎翼谦看着这不识货的蠢猪,别人想爬上他的床都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