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五章:听过大灰狼的故事吗?
第五章:听过大灰狼的故事吗?



更新日期:2019-01-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程小谷愣着一直保持跪着抬头的姿势,直到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让程小谷脸上红一块青一块。

程小谷起身准备走人,被炎翼谦一拉整个人跌到了沙发上。

炎翼谦从上而下俯身对着程小谷。“听过大灰狼的故事吗?”

“你想干嘛?”程小谷现在问这话会不会太晚。

“刚才在车上你答应以身相许的”炎翼谦刚才是这么问过,程小谷的没回答他就当作默认。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程小谷只记得自己没去理他啊。

“有啊,你默认了啊”炎翼谦笑着低头吻住程小谷的眉心。

“我就当你默认了”炎翼谦的嗓音开始沙哑。

“别”程小谷感觉场面有点不受控制,她是自己进了个狼窝?

上次是喝点小酒想发泄下,但这次不是啊。

炎翼谦拿起程小谷放在胸前的手架在上面,右手固定着,包扎的左手挑起程小谷的嘴巴。

“吻我”炎翼谦魅力的嗓音传到程小谷耳朵里,程小谷身子已经开始软下去了。

“别,你手还有伤”程小谷注意着他手里的伤。

“呵,没伤就可以吗?”炎翼谦从字面上理解的就是这个意思。

“别闹了,太晚了,我要回去了”程小谷转过脸说着。

“呵呵,回哪去?回到刚才夜场那个小鲜肉?”炎翼谦突然眼光凌厉起来,他可是看了他们整个聊天过程的。

“啊?”程小谷还没反应过来。

炎翼谦直接起身,右手一拉,程小谷从沙发站起来,炎翼谦半蹲下,直接将程小谷抗起来。

肚子被炎翼谦的肩膀盯着极不舒服,再加上头倒挂着一晃一晃,晃得头晕。

“喂,放我下来!听到没有”程小谷拍着炎翼谦的肩膀,好像没有什么效果。

炎翼谦一扔,将程小谷扔到床上,程小谷一阵眩晕还没来得及反应,炎翼谦已经俯身上来。

“你就乖乖当一只小白兔吧”,边开始亲吻程小谷,鼻尖、嘴巴、下巴、脖子、胸口、一路往下。

程小谷身上一阵阵战栗,她有点抗拒不了这个男人的吸引。

当胸口突然一凉,炎翼谦解开程小谷胸前的纽扣,程小谷恢复了点理智阻止着炎翼谦。

仅有的理智当被炎翼谦的唇抵着程小谷的唇狂吻时就灰飞烟灭了。

在炎翼谦的带领下,程小谷一步步陷入,无法自拔。

直到半夜,程小谷疲惫趴在床上睡了过去,炎翼谦则起身准备去沐浴,走到客厅时,刚好程小谷的手机响起。

备注的是小晴,炎翼谦当然也不想自己接了电话给程小谷带来困扰,便不再理会进来浴室沐浴。

出来的时候手机还在想,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吧?炎翼谦拿起手机,按了接通键。

许何晴终于等到程小谷接电话,她差点就想报警了,激动的说:“程小谷,你在哪?没事吧?”

炎翼谦瞬间皱着眉头,程小谷?

许何晴看没反应,又继续问着:“小谷?小谷还在吗?”

炎翼谦从震惊中恢复理智,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屋内沉睡的人儿,她是程小谷。

电话那头的许何晴一直没有放弃的叫嚷着。

炎翼谦听得出对方的着急,只能先回复:“她睡着了”

突然的男声让许何晴楞了几秒,后反应过来惊呼着:“哇塞?程小谷开窍了?”

“程小谷今晚被我带回来了,她没事,放心吧”,炎翼谦试探的叫着程小谷的名字,确保自己没听错。

“不对,你是谁?对小谷做了什么?”,程小谷才分手,不可能是梁浣。

确定不是自己听错,炎翼谦心里的惊喜开始蔓延。“她的男人。”

“啊?程小谷呢?你让她听电话”许何晴还是不放心。

“都说了,她没事,别打扰我们了”炎翼谦说完就挂了电话,用力捏着手机来抑制住自己想要狂跳的心。

天啊,他遇到程小谷了。

曾经,他幻想着几百种方式与程小谷相遇,也尝试自己去找她,由于家族的限制,以及怕对她的打扰,他一直克制自己。

没想到,他们既然在这种方式相遇。还成了他的女人,怪不得他对她一直有种熟悉感。

程小谷,那个在他生命关头照亮他人生的程小谷,炎翼谦为了再次确认,打开程小谷的包包找她的身份证,可打开钱包时,程小谷与梁浣站在一起的合照刺到炎翼谦的眼。

她有男朋友了?炎翼谦拿起那张合照,走到垃圾桶直接扔掉,有又怎么样,他炎翼谦的女人只属于他的。

手里拿着程小谷的身份证,姓名:程小谷,这三个字没少一划。

炎翼谦点燃一根烟站在窗前,猛吸了几口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那晚为什么程小谷会出现在房间?而且那晚的情况看来,程小谷是第一次。这点让他现在非常庆幸。但是为什么她会从事这个行业让炎翼谦又猛吸了几口烟。

一根烟又没了,炎翼谦又点了一根思索着,再者她还有男朋友,是生活所逼的吗?还是自己想出来玩?

一根接着一根,炎翼谦还是没把问题想通,对于程小谷第一次是给了他,他是高兴的,但是对于她怎么会出现在A801房间,再加上她有男朋友这事还出来混?让炎翼谦心情有点烦躁。

不管怎么样,从今往后的生活,他不会让她再乱来。

还有一个问题,她有男朋友会不会就不接受他了?

想到这,炎翼谦又点了一根猛抽起来。

好不容易遇上了,绝对不能让她逃走。炎翼谦走回房间,看着沉睡的程小谷,心里涌出一股暖流。

“感谢再次遇见,你好,程小谷”炎翼抚摸着程小谷的秀发,轻轻一吻,随即躺在她身侧,舍不得睡觉的一直看着她的睡颜。

而睡着的程小谷不知道她正被眼前的男人开始设计。

隔天一早,程小谷坐在床上捂着自己的额头:“又堕落了”

炎翼谦在屋外听到动静,赶紧将手里的杯子打碎在地上。“该死的”

程小谷听到声响随便拿起一件衣服套着走出来,只见地上都是玻璃碎片,炎翼谦手里包扎的伤口又渗出血来。

“你别动,我来”程小谷绕开地上的玻璃到处找扫把。

炎翼谦得逞一笑,计划第一步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