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四章:要不你以身相许吧
第四章:要不你以身相许吧



更新日期:2019-01-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为首脸疤男反应过来,看着是炎翼谦一个人,他这边十几号人,是占优势的,就开始嘚瑟起来。

“哪来的野狗,给爷滚,别坏爷的好事”脸疤男掏出放在身上的匕首在炎翼谦面前晃啊晃。

其他几个小混混也开始聚集在一起示威。

炎翼谦一个快动作,刚好旁边有个休息室,炎翼谦提着程小谷打开门直接扔进去,再锁门。

严肃叮嘱着程小谷:“安静在里面呆着”

炎翼谦以一敌十,腿长也是优势,一个回旋踢便又踢了一人,脸疤男看中时间,小刀刺了过来,炎翼谦为了挡,手背划了一刀。

练疤男一脸得逞:“给个求个绕,还可以放你,这时代,英雄救美都没好下场”

“呵,”炎翼谦将手背在嘴里舔了一下,一直守在门外,不让别人有机会碰到休息室。

一番搏斗,惊动了场地的经理,来了几个保安也制止不了。

“我看是谁,原来是炎少”禹柏一脸看好戏,这娱乐场所也有他的股份,只是过来看下谁胆子这么大,一看是炎翼谦,他就纳闷了。

“在你场子出事,你这老板不行”炎翼谦看到禹柏过来,知道接下来他会收拾了。

禹柏,炎翼谦的好友,一个混黑道,且地位很高的人 。

“我就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炎少不顾形象在这里跟人打一架。”禹柏靠在墙边,吸了一口烟。

炎翼谦给了一拳之后,冷眼看着禹柏。“女人。满意了吧”

他太了解禹柏,这个答案显然禹柏很满意。摁掉烟头,看着脸疤男。

“你天天在这惹事我还没收拾你你自己找上门来了”,这人早就被禹柏盯上了,只是这种小喽啰本来不用他动手。

“哼,一起上”脸疤男不知好歹。

禹柏一声令下,从转角处出现了很多黑衣人,顿时将脸疤男一行人围住。

脸疤男开始心慌,他是惹到谁了?

禹柏走到炎翼谦身旁 ,“女人呢?我怎么没看到”

炎翼谦瞪了禹柏一眼,脱下外套。“现在还不是公开的时候,是兄弟就帮我处理,我先带她离开”

“啧。。啧。。啧。。,冰山开始融化了”禹柏又点了根烟叼在嘴里,示意炎翼谦放心。

打开门,只见程小谷紧张得坐着靠在墙边抱着大腿,不敢出声。估计是吓坏了。

炎翼谦将外套蒙住程小谷的头,刚好长度也够遮起她的上半身。

将还呆若木鸡的程小谷扶起,敲了一下她的头,程小谷才回过神来。

“啊,那个,我。。”

“嘘,出去再说,先别出声”炎翼谦对于程小谷的占有欲显而易见,

打开门,炎翼谦将程小谷摁在怀里,给禹柏一个眼神后便离开了酒吧。

剩下的就交给禹柏处理,他不会让他失望的。

程小谷坐在炎翼谦的车里才慢慢缓过神来,刚刚是他救了她?

“谢谢”程小谷还是先道谢。没有他,估计现在也是很狼狈。

“以后少来这种地方,别给我添麻烦”,要不是他今晚刚好过来,她会成什么样。一想到这,炎翼谦一顿烦躁,扯着领口。

就因为他这个动作,程小谷才注意到他手背的伤口。

“天,你受伤了”,伤口应该挺深,血水还在慢慢渗出。

“所以?你要怎么补偿?”炎翼谦看着手背的伤,伤口有那么点惊人。

“别闹,我们去医院包扎下”,都是因为她才受伤

“以身相许如何?”炎翼谦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程小谷脸红到说不出话来,干脆不管,反正手又是她的,别说她没良心。

炎翼谦看了下时间,这个点带着一个女人回炎家是不方便,炎翼谦直接到了他自己的私人公寓。

车开到了地下室,准备下车,程小谷犹豫了下,这是要去他家?

“我这伤总有人包扎吧?”炎翼谦举起左手来,让程小谷看着那道伤口。

也是,只是去包扎,等会就回来。程小谷心里默认三遍来警告自己不许犯罪。

进了公寓,以灰色为主要色调,让程小谷觉得很符合眼前这个男人的品味。

有时想独处就过来这住,所以房间里应有尽有。

“那个,有医药箱吗?我帮你包扎一下”程小谷站在客厅,看着炎翼谦脱去衬衣露出结实的上半身,心里有点慌。

“在那边”炎翼谦指着电视柜下面一层。

炎翼谦坐在沙发俯视跪在地上帮她包扎伤口的程小谷,其实这女人长得不赖,长长睫毛一眨一眨,一双有神的眼睛此刻真专心的盯着他的伤口,眉头紧锁着,咬着小嘴。

炎翼谦盯着程小谷的小嘴发呆,突然手背里传来一阵疼感。“嘶。。。”

“啊,对不起,我只是消消毒,我小心点”程小谷一脸歉意。

“嗯”,炎翼谦咳了一下,吞了下口水,刚才他差点吻上去了。

“这伤口这几天是不能碰水的,你再忍忍”程小谷边消毒边吹着伤口。

手背传来一阵清凉舒适感,“那你说怎么办?”

“你这几天休息吧,不要让伤口二次创伤,感染到了就不好”程小谷开始为炎翼谦包扎,还不知道炎翼谦在打什么主意。

炎翼谦才不想听这种回答,他要的是:那我这几天在这照顾你吧,这种答案。

炎翼谦打着注意,低头看着程小谷,不小心瞄到她开得很大的领口,雪白的隆起让炎翼谦又吞了几次口水。

某处开始有了反应,看着程小谷的眼神多了股危险的气味。

该死,他自制力很好,在她面前怎么就没法控制。

等程小谷包扎好,笑着抬头看着炎翼谦时,炎翼谦低头直接吻住程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