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三章:凉了,后知后觉
第三章:凉了,后知后觉



更新日期:2019-01-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再睡一会吧,昨晚有点累”炎翼谦是觉得还很困,怀里的人儿抱着正舒服

“哦”程小谷一动不动,尴尬的不得了,昨晚很累?暗示什么。

听到背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程小谷慢慢提起放在她腰间的手,再慢慢放回去。

悄悄起身穿起衣服,回头再看看熟睡的男子,浓眉,狭长的眼,抿成直线的嘴,这身材也是够棒的。

程小谷叹了口气,可惜了这张脸了,她们俩注定不可能的,背起包包,手提着鞋子,轻手轻脚的从房间出来。

回到出租屋,程小谷立马冲了个澡,看着让人脸红心跳的痕迹,程小谷脑海又闪起那个男人的面貌。

洗了澡出来后,此时手机响了,一看到是许何晴的,程小谷有点心虚,怕打扰她小晴,她自己先回来了。

程小谷按了接听键,那边就是许何晴超高分贝的炮轰声。

“小谷,你怎么搞的?昨晚让别人等那么久?你昨晚是临时逃走了?”

“小谷,你真没种啊,幸好那兄弟不介意,不然我打死你”

程小谷不知什么情况,什么叫她让别人等那么久?“小晴。怎么了?我现在在家”

“程小谷,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昨晚不是说好帮你约了个帅哥吗?你怎么放人家鸽子了,人家等到半夜你没回来就走了,早上醒来我一问才知道你丫的自己逃走了,怎么?”许何晴是有点生气程小谷的胆小。

她逃走?昨天那个不是?

程小谷捂着惊讶的小嘴,完了完了。果然喝醉误事啊误事啊。

“小谷?还在?好啦好啦,这次就过了,今天刚好休息你好好休息吧,改天出来给人家赔不是就好了。”许何晴以为程小谷难受不说话,安慰几句后就挂了电话。

程小谷拿着手机久久没反应过来,那他是谁?

程小谷摇晃的头,好乱,先不管了,反正出来了谁也不认识谁,就当作放纵一下吧,懒得理,对方也不赖,她也没亏。

正当炎翼谦睡足准备起身时,一看到屋内空无一人,又失落又气愤,跑了?

一声不吭的跑了?炎翼谦烦躁的坐在床头上,摸摸被子已经没有余温。

炎翼谦无奈的轻笑,小白兔跑了,还能再遇到大灰狼吗?

——

此时,程小谷一脸绝望又坐在酒吧现场,看着现场各色各样的人在舞池扭动身躯,挥舞着双手,摇晃着头颅。

再看看跟前坐着穿着奇装异服、浓妆艳丽的男男女女,程小谷心里一阵疙瘩。

前几天周一去上班,被许何晴敲了几下头下后,非要拉程小谷再出来赔罪且继续约小鲜肉。

周五晚,本来程小谷打死都不来的,许何晴软硬兼施,连拖带打把程小谷带来现场。

程小谷哪天真的庆幸睡错人了,要是是眼前这些人,她选择狗带。

程小谷默默选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来,看着许何晴一脸兴奋跟别人摇色子,程小谷准备找机会偷溜。

这时来了个人,跟这群人比起来,这个人显得比较正常,一身休闲服,长相也算是清秀。

许何晴看到他,立马站起来,招呼他到程小谷身边。

原来,就这是那晚许何晴约的那个小鲜肉,程小谷难为情,硬着头皮,礼貌打了声招呼。顺便道了歉。

男生看了程小谷一眼后,便在她身边坐下,随和的让程小谷别介意。

期间还跟程小谷聊起来了,程小谷刚好也无聊,三两句也就话多了。

但不知为何,她老觉得有人在注视她,但周围的灯光都聚焦到舞台那,她想看清也没办法。

到后面实在不安,她找了个借口说去方便,来到休息区休息。

站着窗边望着窗外,日子还是照样过,即使因为失恋及失去一个闺蜜让她难受一阵子,但她也没颓废到哪去。

生活啊,本该如此不是吗?程小谷满足的伸了个懒腰。

程小谷脑海里闪出那晚的男子,刚想笑自己傻腰间被一双手环上。

背后传来一阵戏谑声:“小姐姐一个人无聊吗?”

程小谷身子僵了一下,后反应过来想挣脱。发现自己的力气太小了。

程小谷透过窗户的镜子,看到一个像痞子的人,脸上还有一条长疤,后面还有几个男跟着。

心里开始慌乱,她真不该一个人来这里。

程小谷扯开环在腰间的手,一脸厌恶准备走人,又被那名男子拉扯住。

“爷玩过那么多,还没玩过制服You惑的”,穿着正装的程小谷身材凹凸有致,让那名男子垂涎三尺。

“放手,不放手我就叫人了”程小谷眼里充满愤怒,这种碰触让她开始反胃。

“呦,这犟脾气爷更喜欢了”男子使了眼色,让其他人一起上,将程小谷压制住。

“混蛋,放开我,许。。。”程小谷想喊人时,嘴巴被捂住,该死的。

看着那名男子色眯眯的走过来抚摸的程小谷的小脸,一阵恶心感袭来,她真的要这样毁了吗?

程小谷心里的恐惧让她眼眶湿润,这时脑海里又闪现出那晚的男子。

程小谷绝望闭上眼睛,别傻了,天大地大,哪还有缘。

“美女,别哭,爷现在就来疼你”,男子看着程小谷无法挣扎,乐开了花,这么清纯的妞去哪找。

四周的人也笑得猥琐,都在等着看好戏。

程小谷突然睁开眼,乘旁边的人不便,张嘴就咬下那人的手掌。

那人疼到收回了手,还没等程小谷喊人,脸上有疤的男子直接一巴掌打到程小谷脸上,程小谷嘴角都流血了。最近是怎么了,挨了两巴掌了。

“不知好歹,抓住”脸上有疤的男子一气之下,开始解开皮带。

突然,抓住程小谷的男子被一双修长的腿踢飞到墙边,倒地后呻吟着。

程小谷震惊捂着嘴巴,她在做梦?

炎翼谦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往程小谷走的方向来,结果被他看到这一幕,身上顿时充满杀气。

炎翼谦将还在发愣的程小谷拉到身后,一会不见就给她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