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萌宝助攻:席少溺宠小鲜妻 > 正文 > 第16章:把它扔掉
第16章:把它扔掉



更新日期:2019-01-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想到逍遥自在,云曦的嘴角上扬,眼睛望着别处呆呆的笑着,席季墨看着她,一脸说不出来的表情,而医生也注意到了,差点没控制住笑出声来。

席季墨摇摇头,医生靠近他,在他耳边轻轻的说,“我觉得你这xiǎo mì还挺有意思的,”

席季墨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医生感觉背后发凉。“你想打她的注意?”

虽然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可医生觉得这似有千斤重,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别,我哪敢?”

这姓席的也真是个狠角,上大学的时候可没少祸害他。

“算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对了,你注意她这段时间里会有什么不一样,或者有什么东西会令她感觉很奇怪,这有可能是帮她找回记忆的重要东西。”医生收拾完东西,嘱托完便走了。走到门口时,还不忘说最后一句,“对了,三天后我再来。”

席季墨点点头,随后上前在发神的云曦脑门上轻轻的弹了一下。

“嘶,好疼。”云曦捂着被席季墨弹的地方,“席季墨,你弹我干嘛。”

席季墨从上向下俯视她,“看你想的如痴如醉怕再不让你清醒,估计你可能会走火入魔了。”

云曦嘟起嘴,揉了揉额头,“那是嘛,你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肯定是看我不顺眼,故意想弹我。”

云曦的声音很小,小的像蚊子嗡嗡声,可奈何席季墨的听力太好,还是听清楚一些。

席季墨蹲下身,双手撑着云曦的两边。“你说什么。”

平静如海的眸子里不见一点涟漪,不过在云曦看来,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没,没说什么。”结结巴巴的说的,同时也提心吊胆,生怕姓席的一不高兴,就将自己碎尸万段。

“我,只是想谢谢你,让我清醒。”云曦脸上挂着假笑,让席季墨都看不下去了。

“但愿如此。”席季墨起身,往客厅走去。

云曦松了一口气,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林涣涣自从昨天是从商场回来以后就心神不宁的,她忙完开车接瀚瀚从商场回来时候,发现隐约看到了自己的妹妹云曦?而且她居然在和瀚瀚说话了,虽然,当年的真相只有自己知道,还是惊的一身冷汗。

昨天下午,她在外面逛街,结果碰巧遇到林云曦,不过看她那个样子,也不会对自己造成威胁,不过让她害怕的是,林云曦竟然遇到了瀚瀚,而且还和林易擎打了招呼。

想到这里,林涣涣的眼神阴毒的吓人,双手用力,捏着手里的手帕也被她尖锐的指甲给弄皱。

昨天也不知道林易擎给林云曦说了些什么,不过看林云曦的样子,是没认出林易擎来。

一向疼爱林云曦的林易擎怎么能够忍受林云曦不记得自己,一定会想办法让林云曦恢复记忆。

只不过林易擎昨天的表现会不会引起林云曦的怀疑,这又是她担心的一件事。不过像林云曦那种头脑简单的人,应该是不会察觉的。

只不过,她的存在也是自己的一大威胁,当初是好不容易才让她失忆,现在一定不能让她和瀚瀚相认,不然,那些力气可就白费了。

“小姐,咖啡。”佣人端来咖啡,想送到林涣涣手上。

“放哪儿吧,我现在还不想喝。”林涣涣双手放在膝盖上,十指相扣,思量着对策。

“瀚瀚还没回来吗?”

“小姐,少爷说等吃过午饭后,才会将瀚瀚送回来。”

林涣涣心生烦躁,将手里的帕子丢向佣人,“把它扔掉。”

林涣涣的脾气向来不好,佣人们早已习以为常,向林涣涣点了点头,拿起地上的帕子向外面走去。

云曦发现,姓席的,应该跟她有仇,吃饭的时候,发出声音,席季墨竟然叫她不要吃了。

本来她就饿了,吃相不好看又怎么了,害的她后来只能小口小口的吃着,不能尽兴。

“煎熬啊。”云曦摊在床上,生无可念的看着天花板。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一下子起身。“不行,我要和姓席的抗争到底。”

席季墨坐在椅子上,拿着报纸,悠闲的喝着咖啡,想起上午医生说的话。云曦有没有什么令她觉得奇怪或者熟悉的事,如果能找到她的家人,或许可以让她慢慢找回一些记忆。

但如果能够查清楚四年前,云曦到底遭遇了什么,或许她失忆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她到底受了什么刺激?

看云曦那样,也不像是轻易就被刺激的人,那又是什么其他的原因?

想起公司还有事情处理,席季墨放下杯子,准备出门。

云曦觉得,待在房间里太闷了,准备出门去玩,不过走到客厅里发现席季墨竟然不在。

“席季墨,席季墨?”

叫了半天也没人理会,看来这席季墨是到公司去了,也不管这么多了,自己收拾收拾,出去玩。

不过这段时间一直都没事做,除了在席季墨家里,就是自个出来玩,虽然她也挺喜欢玩的,不过这段时间一直在玩,也感觉空空的,自席季墨把她停职后她就没上过班,这样下去,她感觉自己都快成废人了。

不过,出去,她一个人也不知道去哪儿?索性就待在家里吧,等席季墨回来,她一定要让席季墨给自己点事做。

林易擎带着瀚瀚回来时,林涣涣正要出门,化好妆收拾完准备去公司时,没想到他们却回来了。

“你们回来了?”

林易擎瞟到林涣涣的装扮,“你要去公司?”

“对呀,有点事情要去处理。”林涣涣理了理她的头发。

林易擎有点不悦,眉头微微蹙起,“不陪瀚瀚吗?我等会儿要出去,这样的话,瀚瀚就一个人在家。”

“让他一个人先待着,我用不了多久就回来。”林涣涣说完,拿起手包便出了门。

瀚瀚扯了扯林易擎的衣角,仰视着林易擎,林易擎与他对视,看到了瀚瀚眼里的委屈,揉了揉他的头发,“瀚瀚,舅舅不出去了,就在这里陪你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