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萌宝助攻:席少溺宠小鲜妻 > 正文 > 第12章:做人不能这么不要脸
第12章:做人不能这么不要脸



更新日期:2019-01-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云曦一愣,这话让云曦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低头,手用力的捏紧了衣角。

云曦的低头不语,让一直高高在上的慕筱筱更加得意。

如果身后有一条尾巴,慕筱筱估计会愉快的摇摆起来。

“丑小鸭就是丑小鸭,还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穿的人模狗样,骨子里就是低贱。”慕筱筱上下打量了一番上不了台面的云曦,然后语带嘲讽的说道。

面对如此恶毒的话语云曦抬头望向慕筱筱,有点惊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慕筱筱你闹够了没。”说罢,席季墨粗鲁的想要拉住慕筱筱离开,将她带到了门外。

云曦小步的跟了上去跟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虽然偷听是可耻的,不过,依旧不能阻止云曦偷听。

慕筱筱的心头一阵委屈,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云曦。

这个虚伪的女人待她摘下她的面具,这楚楚可怜的样子想要看装给谁看啊!慕筱筱心里恨恨的想着。

席季墨面带不悦地说:“再说最后一次,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你最好离我远点。”

慕筱筱没想到的是席季墨丝毫的面子都不留给她,直接打断了她的妄想。慕筱筱有些不敢相信,可是她还是卑微的乞求席季墨的爱情:“季墨,我不介意的,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都不介意的,只要我爱你就可以了。”

“慕筱筱,做人不能这么不要脸。”慕筱筱上前想要抱住席季墨,但是,席季墨只是退后一步,与她保持距离,眼神冷冷的看着慕筱筱哭花的妆容,让人觉的有些可笑,也有点悲哀。

慕筱筱看到席季墨严厉,冰冷且不耐烦的眼神,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转身泪奔离去。

席季墨看着慕筱筱离去,不为所动只是转身来到了云曦面前。

一旁做了良久吃瓜群众的云曦,有些愣神,完全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云曦抬头看向席季墨的脸时已经恢复如常了。

“你……”云曦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最后犹豫了一会也只吐出一个字

“没事了,走吧?”席季墨抬手揉了揉云曦柔顺的头发。

云曦一愣,心中有一些慌张,急忙解释说:“刚才,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听到啊!嘿嘿。”

显然这并不可信,席季墨轻哼一声说:“笨女人都听到了吧!今天的事你就当没听见,若是我知道你说了出去,那你……”

“不会的不会的,”云曦急忙摆手“我懂的,我能理解,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说着,云曦打算站起来,可长时间蹲在那里,使得她一时间中心不稳,向前倒去。处于本能反应,席季墨伸手扶了一下她,无意间触碰到了她的胸。

云曦显然并没有注意到,她有些不好意思,说:“那个谢谢啊,我先走了啊,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说完,逃似的跑掉了。

席季墨回过神来,想要抓住那云曦的手却,可是却被她跑掉了。

逃出席季墨房间的云曦越想越不对,自己为什么这么害怕席季墨,于是转身又去了席季墨的房间。

门并没有关牢,所以云曦顺利的推门而入,云曦听到屋内还有隐隐约的水声,还有叠放在一旁的衣服。

云曦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就把席季墨的衣服抱了起来。

刚想离开,云曦就见到刚沐浴出来只穿着浴袍的席季墨,脸色微红,紧张之下抱紧了席季墨的衣服“那个没什么事情我就出去了。”

说完这句话话,云曦抬腿便要离开。

“你拿着我的衣服要去哪。”要离开的云曦及时的席季墨喊住。

“抱着我的衣服给我过来。”席季墨淡淡的接着说道,丝毫不在意自己说出这句话的后果。

“你要干什么。”云曦的脸瞬间变红,心中暗骂流氓。

然后,气呼呼的云曦转身便要再次转身离开。

“女人,你这是要去哪?”席季墨出声道,脚步向前面移动了几分。

云曦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回头上下打量了席季墨一番,红着脸说道“你这衣服该换新的了,脏的我拿出去洗!”

原本还在笑的席季墨目光突然变的压抑,“女人,你再说一句,我让你过来没有听到吗?”

席季墨慢慢走近云曦,俯身,将一只手手撑在云曦的身侧,另一只手则抬起云曦的下巴,逼迫云曦与他对视。

气氛尴尬,两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僵持不下。

这个视角,云曦可以从席季墨浴袍的空隙中看到他的肌肉,块状的胸肌和腹肌,让人第一眼就觉得结实,有力量,很想用手去摸一下。

这席季墨的领口也开的太大了,她只看了一眼就移不开眼。

“你在看什么?”察觉到云曦的视线,席季墨问到。

云曦马上移开视线,脸上一阵发热,心里不由得嗔怪自己的流氓行径。

“没,没什么。”

席季墨邪魅一笑,“你要是想看,我不介意让你看个够,”说着便把捏住云曦下巴的那只手放在自己的浴袍带子上,佯装要解开它。

被席季墨的动作吓住,云曦连忙捂眼,“喂,谁说要看了。”

席季墨将云曦捂住眼的手打开,又用另一只手捏住云曦的下巴,迫使她与自己对视。

云曦的眼睛很美,亮眸里恍若星辰,而席季墨深沉如海的眼睛,似有深渊,只是一瞬,云曦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陷入席季墨的黑眸里,竟无法自拔。

看着呆呆的云曦,席季墨勾起嘴角,下一刻,便附上了那如花瓣的两片嘴唇。

嘴唇上传来的清凉感,让云曦的大脑来不及反应,呆呆的任男人在自己的嘴唇上撕咬着,烟草味和清凉的薄荷气息充斥着云曦的鼻腔。

云曦的脑里一片空白,男人将捏着云曦下巴的那只手放下来,钳制住云曦的手,而撑在墙上的那只手,同样也将云曦的另一只手抵在墙上。

云曦无法动弹,只能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席季墨,那一刻忘记了呼吸,席季墨从一开始的轻吻慢慢的变成了撕咬,仿佛要将面前的女人拆骨入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