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萌宝助攻:席少溺宠小鲜妻 > 正文 > 第3章:我要选离你最远的
第3章:我要选离你最远的



更新日期:2018-12-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席季墨也狐疑地看着云曦,从她的反应来看,好像并不是撒谎。

她是真的觉得不认识他,也不曾怀孕生子。

难道是……

“走,再去检查。”

席季墨一把拉过云曦,带着她往前走去。

但碍于他身高腿长,云曦得小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还检查?这两家医院报告都一样,总不会都错了吧?”

“谁说还检查妇科了?”席季墨垂眸冷冷一瞥,说出的话却让人气结,“你应该检查的是脑科!”

云曦:“……”

好想打死这个男人,嘴巴太毒了。

最终她还是拗不过席季墨,乖乖到脑科检查了一通。反正花钱的又不是她,她不用心疼。

脑科室里,席季墨将CT报告递给医生,“怎么样?她的脑子正常吗?”

云曦:“……”

她已经无力吐槽了。

医生轻咳了一声,接过报告仔细观看。

良久,他才抬起头,脸色严肃,“从这个CT报告来看,云小姐的脑部应该是受过重击,也可能就是因此才导致了失去部分记忆。”

云曦瞪大了眼睛,急忙辩解道:“失忆?可是我却清楚记得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怎么就失忆了?”

这四年里,她都是在学校里度过的,记得很清楚,根本就没有记忆断层。

“这……”医生也被问住了。

毕竟大脑是全身最神秘的地方,时至今日,都没人敢说完全了解,更不用说记忆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了。

席季墨抿唇,黑眸若有所思地看着云曦。

“那有没有可能她是曾经失忆了,然后又被塞入了不属于她的记忆?”

医生冥思苦想了一会儿,沉吟道:“这个……我也说不准,只能说有可能。”

云曦在一旁听得晕乎乎的,什么叫失忆了,却又被塞入了不属于她的记忆。

这席季墨是电视剧看太多了吧,这么扯的理由都能想出来,真是服了。

出了医院,云曦才发现天色已经黑了,一天时间居然就这么过去了。

叹了口气,她转身就离开,却被席季墨挡住了去路。

“你要去哪里?”

“回家呀,还能去哪里?你看,我确实不知道什么孩子的事情,你就别为难我了,好吗?”

云曦有气无力地说道,奔波劳累了一天,实在是被折腾得够呛,她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再想想以后应该怎么办。

毕竟她现在失业了,总得赶紧再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吧。

席季墨分毫不让,冷声说道:“不行!从今天起,你就搬过来和我住,直到你想起孩子的事情!”

“什么?和……和你住?我不要,再见!”

云曦转身就逃,但刚跑了一步就被眼疾手快的席季墨拦住了。

他弯腰一把扛起了她,朝停在路边的跑车走去。

“喂,放我下来!”云曦吓得直踢腿,却挣脱不开,眼珠子咕噜噜一转,顿时计上心头,“救命啊,有人绑架我,快来抓人贩子……”

尖利的女声响彻耳边,席季墨忍不住皱眉,抬手拍了下云曦的翘臀。

啪——

“闭嘴。”

虽然不怎么用力,但是云曦却立马涨红了脸。

她……她的臀部,居然被席季墨给摸了。

很好,世界终于清静了。

满意了的席季墨舒展开眉心,带着她回到了自己住处。

位于市区中心的,景泰别墅。

“下车。”

云曦好不容易刚从臀部被袭击的阴影走出来,立马又陷入了更大的阴影。

只见宽阔的地下停车库,正停着一溜的豪车,敢情席季墨今天开的这辆法拉利跑车还不算是最好的。

但是打击并不只是如此,不过是三层的别墅居然还配备了电梯!这也太懒了吧,她可是天天徒步爬六楼。

房间装修是标准的欧式风格,巨大的水晶吊灯,华丽的壁纸,羊毛地毯,真皮沙发,处处尽显雍容华贵,让云曦这个穷人看傻了眼。

再联想到这里贵到上天的房价,她顿时沉默了。因为她感受到了来自土豪的深深恶意,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席季墨走到沙发坐下,打开电视调到财经频道,“今天保姆请假了,厨房里有菜,你去做。”

“你要我去做?”云曦抬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敢置信地问道。

她又不是他家的佣人,凭什么得被他奴役。

席季墨冷冷瞥了一眼,“难不成你觉得我会?”

“……”

云曦无语凝噎,放下包包往厨房走去,认命地准备晚餐。

没办法,她也得吃不是吗?

算是便宜他了。

她的手脚很麻利,没一会儿便准备好了三菜一汤,香飘四溢,令人食指大动。

她满意地点了点头,喊了一句,“席季墨,吃饭了。”

闻言,席季墨起身洗手,拉开椅子坐下,“盛饭。”

云曦翻了个白眼,起身给他盛了碗饭,还特地压实了。

不是要吃吗?撑死你算了。

席季墨察觉到她的小动作,冷眼一瞪,吓得云曦一阵哆嗦。

差点忘了这个男人不好惹了,她现在的身家性命还在他的手上呢。

于是她立马赔着笑脸,殷勤地为他布菜:“来,席总,您工作太辛苦了,多吃点补补。”

席季墨垂眸看了眼这碗堆积如山的饭菜,直接推到云曦的面前,正色道:“你的脑子不好,该补的人是你。”

云曦:“……”

她欲哭无泪地埋头扒饭,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席季墨优雅地用餐,见云曦皱着小脸,苦哈哈的样子,嘴唇微翘。

饭毕,他带着云曦上了二楼,“房间很多,你随意挑。”

云曦伸着脖子看了一圈,突然很严肃地问道:“你住在哪间?”

席季墨浓眉一挑,风流肆意,“怎么?你想跟我睡一间?”

闻言,云曦立马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她疯了才会跟他睡一间吧。

“不是,我要选离你最远的!”

席季墨脸色一黑,转身进了卧室。他怕再呆下去,会想掐死这个女人。

云曦一看,果然依言选择了离他最远的卧室。

虽然是客房,但是装修豪华,各种设施齐全,比她那20平米的小窝好了不知道多少。

在柔软的床上赖了一会儿,她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席季墨突然把她绑过来,她根本没有准备换洗的衣服呀。

于是她只好不情不愿地去找席季墨了,“那个……我有事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