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萌宝助攻:席少溺宠小鲜妻 > 正文 > 第2章: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第2章: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更新日期:2018-12-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怎么样?总、裁愿意见你吗?”

前台小姐全程看在眼里,目露嘲讽,还特地加重了总裁两个字。

这样的把戏,她见过太多了。

随意打个电话就谎称是打给席总裁,简直就是戏精。

云曦没理会前台小姐,反正她说了也没人会信。

略一思考,她直接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今天没见到席季墨,她就不离开了。

她还就不相信席季墨能一整天都不下楼。

前台小姐翻了个白眼,又是这招死皮赖脸,等会儿下班再叫保安把她轰出去好了。

“叮咚……”

电梯门缓缓打开,一个男子环视了一圈,径直走到云曦的面前。

“请问是云曦小姐吗?”

看着眼前这个带着眼镜,斯文俊秀的男子,云曦连忙站了起来,“对,我是云曦,席总裁要见我吗?”

林昇微微一笑,伸手指引,“是的,您请跟我来。”

“好的。”云曦拉紧了包包赶紧跟了上去,两人进了电梯。

身后,前台小姐不敢置信地捂着嘴巴。

这个人居然真的认识总裁,还是总裁特助下来接她。想起她刚才的态度,顿时悔得肠子都青了。

电梯在顶楼停下,林昇带着云曦到了总裁办公室。

“叩叩叩……总裁,云曦小姐来了。”

“进来。”

云曦咽了咽口水,打开门自己走了进去,入眼便是席季墨端正坐在办公桌前批阅文件的模样。

他今天穿着白色的衬衫,领口微开,袖子则卷起到手肘处,露出结实的小臂,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在他轮廓分明的侧脸上,帅得一塌糊涂。

云曦不禁看痴了,这个男人比当红的明星都出色,绝对的女性杀手,男性公敌。

席季墨利落签上大名,将文件放在一旁,抬眼朝云曦看去。见她只身一人,忍不住拧眉。

“孩子呢?”

这个女人简直不见棺材不掉泪,让她两天之内把孩子送来,结果直到现在都没见到孩子。

云曦顿时抓狂,这个男人什么都好,但是张口闭口都是孩子,实在是太幻灭了。

她走到办公桌前面,无奈地说道:“席大总裁,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孩子,你就别折磨我了。”

席季墨定定看了她半响,薄唇轻启,“五百万。”

“什么五百万?”云曦一头雾水,茫然地看着他。

难道她跟精英的差距就这么大,大到连语言都不通了?

席季墨直接从钱包里抽出了一张银行卡,扔到了桌子上,淡淡说道:“把孩子交出来,我就给你五百万!”

云曦气结,额头青筋暴起,她一掌拍在桌子上,怒吼道:“我都跟你说了,我不认识你,上哪里去生一个孩子给你!”

她真的是受够了,那天他莫名其妙冲去她的家里要孩子,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结果没几天又害得她没事业了,今天居然还想用钱来羞辱她,太过分了。

她云曦就算是穷人,也是有骨气的好不好。

“不可能!”

席季墨想也不想直接否定了。

就在云曦还想再说的时候,他突然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沓文件,扔到她面前。

“你自己看。”

云曦深吸了口气压下怒火,随意拿过文件。

她倒想看看席季墨还想干什么?

文件一打开,她的脸色顿时大变。

这……

她面色凝重地又快速翻了几页,一时间安静的办公室里只有翻页的刷刷声。

半响,她盖上文件,抬手抚额。

头好晕啊。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席季墨有她十次孕检的报告。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她可能会觉得可能是同名同姓,可是除此之外,还有她的大肚照!

而且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P的,总不会是她还有个孪生姐妹吧?

可是她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上哪里去给她生一个姐妹出来。

所以这到底什么回事啊?真是见鬼了!

席季墨往后一靠,整暇以待地看着云曦时青时白的脸色。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四年前两人一夜风流之后,她便消失了,直到最近才又出现,可是说话却颠三倒四,声称并没有孩子。

但据最后一次产检报告看来,孩子已经临近生产,所以不存在流产。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要将孩子藏匿起来。

云曦颓然垂下肩膀,倔强地辩解道:“我也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我确实不认识你,也没跟谁发生关系,而且我还是处、女,怎么就喜当妈了?”

席季墨霍然站起身,一把揽着云曦的纤腰带进怀里。

“那我就亲自检查一下。”

陌生又好闻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云曦涨红了脸,干巴巴道:“怎……怎么检查?”

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席季墨俯身凑到云曦的耳边,轻咬了一口白玉般的耳垂,暧昧地说道:“你说呢?”

如触电一般,云曦一把推开了他,眼睛四下乱瞄就是不敢看他,“不……不用了,我们还是去医院吧,那比较准确!”

说罢,她转身跌跌撞撞往外跑去,生怕席季墨一个想不开就把她给就地正法了。

席季墨微微勾唇,随手拿起外套,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两人到了医院里,经过一番检查,终于拿到了报告。

云曦急吼吼地接过报告,顿时趾高气扬了,将报告递到席季墨的面前,戳得直响。

“看到没有?处、女、膜、完、整!”

席季墨脸色一变,抬手抢过,定睛仔细观看了一会儿又将报告丢回去。

他学着云曦的语气,一字一顿说道,语气满是嘲讽,“但是有修补的痕迹,看来你很舍不得这层膜。”

“什么?怎么可能!”

云曦大惊失色,又将报告仔细看了一遍,脸色逐渐苍白。

不,不可能,肯定是这家医院的诊断有问题。

对,没错,肯定是这样的。

于是不信邪的云曦又拉着席季墨去了另外一家医院,可是得到的却是一样的结论。

她拿着两份报告,彻底晕菜了。

怎么会这样?

她没有交过男朋友又洁身自好,怎么就去修补处、女膜了?

难道她真的和席季墨发生过什么,而且还怀孕了?

可是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