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侦探风云 > 正文 > 第十章 可怕的凶杀案
第十章 可怕的凶杀案



更新日期:2018-11-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乞丐说:“还有这种好事。”

乞丐问:“到了那里之后,把东西交给谁?”

“交给严老板。”姚成说道。

乞丐问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他打开包一看,竟然是两块石头,用纸张包裹着。

乞丐惊讶道:“就这个石头?”

姚成说:“是的。”

姚成的这个石头就是一种伪装过的材料,经过加工之后就会成为白面。

2007年春节前夕,一个名叫韩金东的警员在报告中写道:海港夜火车站有个贩卖团伙,他们利用残疾人,拐卖的儿童进行骗取他人钱财,他们老大名叫姚成。

上级人员像韩金东了解完情况之后,他却神秘失踪了,像从人间蒸发一样,这份报告引起了上级领导的重视。

海港夜附近有一条街,叫沃登街,这里有很多房屋出租,很多外地人来这都会在这里租房子。

沃登街有一家小饭馆叫天赐饭店,地方虽然小,但是每天中午都会爆满。

这个饭店以前老板娘就是玉凤。

几年前韩金东来这里调查过几次,当时他只买了一盘烧鸡什么话也没说,第二次来他又买了一只,他进厨房对玉凤说:“老板娘,我想你询问一个人。”

玉凤问道:“叫什么?”

“姚成。”

“还算认识。”

韩金东说:“我是警察,我怀疑你贩卖人口。虽然我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也不是在审问你,等我下次来的时候我会穿着警服,你要聪明的话,就把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我再问你一次,姚成藏在哪里?”

“在你后面。”

韩金东回过头去,身后什么也没有。

两年后,沃登街动迁,有人在一棵树下面挖出了一具尸体,经过法医检验,是一名男性警察。

玉凤在杀他时。她先将韩金东打晕用菜刀砍向他的脖子,地上木桶里原本有猪血,她将韩金东的血倒入了猪血里混在了一起,然后她把韩金东埋在了一棵树下面。

2008年,晚上十点左右,一个饿得面黄肌瘦的年轻人来到这家饭店。他刚坐下,玉凤就说:“开门了。”

青年人说:“我找姚成。”

玉凤摇摇头说:“我不认识。”

这个人就是关景天。

他向玉凤说出了暗号,表示是自己人,然后又向玉凤请求帮忙。

玉凤知道是自己让你后,很快就同意了他的请求。

当天晚上,林少,玉凤,姚成,关景天,他们四个人在饭店内商量对策。

姚成说:“这件事情,还是算了吧。”

玉凤说:“赚这么多钱有什么用,一样还是会被人欺负。”

林少说:“真是气不过。”

林少爷说:“明天我们就去南方,叫龙子他们带上枪,不信对付不了他们。”

玉凤说:“咱们的人太少了。”

关景天说:“不少,咱们的人都在火车站。”

很快,饭店内站满了人,他们都携带着武器。

关景天说:“一会儿我们要跟别人打架,给参与的人每人发二百元,怕死的赶紧滚。”

“打谁?”有人问道。

玉凤说:“唐正山的人。”

当这些人听到唐正山名字后落荒而逃,就只剩下一个遮盖着脸的人站在一旁。

林少爷问:“你为什么不走,你不怕他吗?”

这人问道:“刚才有40多个人吧?”

林说也说:“差不多有了。”

这人说:“给我三千我就干。”

玉凤好奇的问:“你一个人?你能打过他吗?”

这个人指了指自己冷哼道:“还想打我。”

玉凤握紧拳头猛的朝那个人打去。结果她的手痛得几乎要断了似的,而那个人大笑起来。

关景天说:“你不怕被打,但是不代表你很厉害。”

“是吗,那你看着。”这个人飞身一踹,竟然把墙踹倒了。

姚成惊呼了一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人回答:“我叫郎继文。”

第二天,外面下起了大雨,郎继文拿着铁棒站在门外,朝那些收保护费的人大骂着。

那些人手中握着武器朝他追去,他拖着铁棒朝街上飞奔而去。

郎继文把他们引到没无人的地方,所有人都被大雨淋着。

郎继文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将他们统统打趴下。

这天夜里,姚成请郎继文喝酒。玉凤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运动教练。”

关景天说:“你好像很需要钱?”

郎继文说:“是的,我从牢房偷跑出来的,警方正在追捕我呢。”

林少爷问:“为什么事情?你该不会是杀人了吧?”

郎继文说:“没有。”

玉凤说道:“我也不瞒你,我们也干这种事情。”

姚成说:“不如你也加入我们吧。”

郎继文想了没一会儿,很快就答应了。

在霞北路有一栋楼,有一个人经过这里赞美道:“这里实在太漂亮了。”

附近的一个人说:“这个楼闹鬼。”

几年前,这里常常会有蛇从里面出来,每到深夜就会有婴儿的啼哭声。

这栋楼就算是白天,楼道里面也是黑漆漆的,给人一种很不详的感觉。有4个外地人选择居住在里面,附近的邻居只看到有两个人来来回回进出,几个月过去了从来没有见过另外两人的进出。

半年很快过去了,那两个人搬走了又新来了两个租户。

他们搬进来的这天,四周非常的安静而且漆黑一片,一个男人被一场噩梦所惊醒,当他睁开眼睛时,看到椅子上坐了一个人。把他吓了一跳。

他赶紧去开灯,结果那个人不见了。另一个人被他惊醒了,他揉了揉朦胧的双眼问道:“大半夜的,你怎么还不睡觉?”

男人说道:“我看到有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吓了我一跳。”

“哪有什么人影,你是看错了吧。”

这个男人以为自己看错了于是关了灯。他心里因为有些害怕所以睡不着,他脑海中总是会出现那个人影。漆黑的夜里,他装着胆子起身看了看,他又看到有个人影坐在那里,因为没有开灯的缘故所以看不到他的长相,不过从轮廓可以辨别出他是个男人。

他吓得几乎全身颤抖起来,直觉告诉他那是个鬼。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找房东退掉了房子。

当他们走后,很快又搬来了一个新租户,这位住户是个买菜的,他在深夜也遇到了可怕的事情。每到深夜时,水龙头就会有流水的声音,有人在客厅中走动的声音跟开房门的声音。就连特做梦,都会梦到有一只手在抚摸着他的头。他很害怕所以退了房。

房东因被多次诡异的事情所退房,他只好报了警向警方说了这些事情。

警方不信这种事情,房东请求警方帮忙调查,警方只好答应。他们拿着荧光棒夜里来到了那个房间了,结果警方发现地上有一摊血迹,很显然,这里发生过凶杀案。

房间中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警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立马把床翻倒,结果在床下面发现了一具男尸。

很快警方验证了这具尸体是一个通缉犯的,因跟人发生争执被人杀害。

几年后,大家渐渐忘记了这件事情,有一对夫妻带着两个孩子住到了这个房子里。

一个男孩14岁,另一个男孩5岁。这对夫妻每天天不亮就去集市卖蔬菜水果,几年下来也存了一些积蓄。14的那个孩子性格很孤僻不太爱说话,不喜欢接触人。

有一天,邻居发现他们夫妻二人很多天没有出门,感到很奇怪。

住在对面楼的一个男人,他喜欢每天用望眼镜看着窗外,结果被他发现了可怕的一幕,他看到孩子的父亲被吊死在另一个房间中,一个男孩抓着他死劲往墙上闯。

警方赶来时将房门踹开,尸体散发出刺鼻的臭味,夫妻二人同时被人杀害,孩子妈妈是被人用大刀砍死的,四周渐满了血迹。男人上吊 的,身上已经爬满了很多虫子。

警方很快查明,是男人将妻子杀死然后上吊自杀,杀人原因还不清楚。使警方疑惑的是,这个房子并不是凶案现场。

从这天开始,这个孩子就不再说话了,别人都以为他是个哑巴。

因为这栋楼放生过惨不忍睹的凶杀案,所以再也不敢有人住在这里。直到2009年,那个喜欢用望远镜偷窥的人发现,有四个人又搬进了那个房子里。

而这四个人便是:姚成,林少爷,关景天,郎继文。

郎继文问道:“这里安全吗?”

姚成说:“旁边那家刚死过人,丈夫把妻子给杀了然后上吊自杀了。”

关景天说:“满身都是虫子。”

林少爷说:“这个楼里面的住户都搬走了。”

姚成说:“这个楼现在就只有我们四个人住,对门还有个男孩,双休日才会回来。”

郎继文问:“玉凤怎么样了?”

姚成说:“没事,好多了。”

郎继文问:“万一李光去找她麻烦呢?”

关景天说:“放心,雷浩的兄弟在那儿看守呢。”

姚成说:“让他们回老家去吧。”

郎继文问:“雷浩是谁?”

姚成说:“你的问题太多了。”

关景天说:“如果告诉了你,你可能很快就会没命。”

关景天说:“有件事情我很想问问你。”

郎继文说:“什么事情?”

关景天说:“你为什么不杀了徐老五?”

郎继文说:“不为什么。”

关景天说:“你该不是会是警察吧?”

郎继文说:“警察有我这样的吗?他差点把我被杀了。”

关景天说:“当然有,我认识一个叫景锋恩的警察。”

2003年九月,一个女人从林少爷身边经过,林少站在楼道门口他们俩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

一直以来,他的目光从不会停留在别人身上那么久,因为他的样貌很特殊,所以每个路过他身边的女孩都会好奇地看着他。他常常会因为这样而逃开。

这个女孩是林少的邻居,她的父母已经离开人世。

林少爷因自己丑陋的长相回到了房间里,只有十六岁的他被一个女孩看了他一眼,他显得格外的害羞,他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晚上,林少悠闲的躺在床上,在漆黑的夜里他回想起那个漂亮的女孩。

一个星期之后,他刻意制造一次偶遇的机会。他低着头慢悠悠地在楼道中走着,当那个女孩 从楼梯上下来时他心跳加速几乎要蹦出来。

女孩刚洗完澡,身上散发出清香令他很陶醉。他看到女孩穿着高跟鞋今年很流行的。然而他感觉自己配不上她,无法带给她幸福,毕竟他是以乞讨为生的。

很快转眼间又有一个星期来临,他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跟踪那个女孩的身上。这个女孩是个卖馒头花卷的。

林少爷来到附近,他很想进到店里可是又犹豫了很久。最终,他终于鼓足勇气进到了店里,他对女孩说:“我买馒头。”说完他的脸立马红了起来。

女孩很快就认出了他问:“买几个?”

他头也不敢抬,拿起馒头就走。

女孩叫住了他。“你等一等。”

他想不明白怎么了,于是他停下了脚步。

女孩笑了笑。“没找钱你就走,你急什么?”

这件事,令他久久不能忘怀。

这天夜里,郎继文带了一队武警包围了姚成所住的那个小区。趁着大家都睡着的时候偷偷溜了出去,打电话给指挥部,由于关景天等人早已怀疑了郎继文的身份。

当武警站在楼道中,郎继文大声喊着开门,藏在门外的警察闯入房间将姚成跟林少所抓获。关景天隔着门朝外面开了一枪,警方立即趴下,关景天赶紧用桌子顶住房门,好为他拖延时间。郎继文使劲撞开房门,结果关景天跑了。

很久以前,有个人对另一个人说:“我有个奇怪的指南针,它哪都不指就指一个地方。”

另一个人问道:“它指哪里?”

那个人回道:“武陵岛。”

太阳很早就升了起来,海面的水很是平静。

周启明被枪打中后脸色苍白,已经昏迷了很久。郎继文跟景锋恩在帮他拖裤子,子弹打入了他的大腿,这座岛上也没有什么药可以疗伤,伤口越来越严重,过不了几天可能会死掉。

他们一天没吃东西了,他们忙着搭建房屋。

到了晚上岛上非常的冷,晚上寒风呼啸,岛了白天又热的要命,晒的都能晕倒。

一些年过半百的老人,常常会回忆起往事,有一位老人讲起了当年他是怎样将报纸吃下去的。

郎继文说:“我现在饿的可以吃下一头大象,如果有人请我吃饭的话,我会将一星期的饭吃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