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侦探风云 > 正文 > 第九章 姚成被骗
第九章 姚成被骗



更新日期:2018-11-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又把烟灰缸里的烟灰倒在小孩的身上,小孩大哭了起来。

夏鲁拿着刀威胁说:“不许哭,这样才像一个乞丐。”

小孩害怕地向后退了几步。

夏鲁用刀碰了一下小孩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憋着哭声说:“桃桃。”

夏鲁听后哈哈大笑起来,“以后我就叫你桃子。”

“桃子,你是哪里人?”

小孩摇摇头。

夏鲁想到,他年纪这么小应该不明白他话的意思,就换了一种方式去问。

“你家在哪儿?”

小孩说:“平陵路油田小区。”他记的很清楚,看来很聪明。

阿三拿起棍子做出要打他的动作,“你再敢说平陵路,我就打你。”

夏鲁说:“你妈妈不要你了?”

小孩呜呜哭了起来。

夏鲁满不在乎地说:“这有什么的,我妈妈把我卖过不知多少次了。”

夏鲁把一个猪蹄拿给小孩,“吃吧。”

每天早上,夏鲁都会带着小孩满大街乞讨,桃桃已经从干净的小朋友沦为脏兮兮的小脏孩。夏鲁在小孩身上制造几处假的伤口。因为他经常哭泣,所以眼睛也失去了明亮发的光彩。

有一天,外面下着小雨,这样的天气也弄不到什么钱,阿三躺在床上睡着了。

桃桃从床下面翻出一个木盒子,里面装的是几块磁铁,他看到一个木雕小人。

夏鲁说:“这个给你玩吧。”

“我不要,这有什么好玩的。”

夏鲁说:“外面有很多好玩的东西,都是你不知道的。”

桃桃噘着嘴流着泪说:“我想妈妈了。”

夏鲁想了一会儿说:“这个简单,我送你回家去。”

他俩手牵着手漫步在雨中。他俩经过一个市场,夏鲁从兜里掏出几元钱买了两个包子,他拿了一个包子给桃桃:“吃吧,先填饱肚子。”他俩边走边吃,夏鲁把小孩带到了附近的派出所。

夏鲁对桃桃说:“你进去吧,他们会送你回家找妈***。”

夏鲁躲在不远处偷偷看着,桃桃站在派出所门口哇哇大哭起来,一个警察叔叔从里面走了出来,询问完之后带他进到派出所里。

夏鲁这才放心地走了,他嘴里哼唱着小曲。

有一次洛美在偷小孩时结果被人家发现了,她被人打得半死,小孩家人担心她死了所有没有把她送到警察局,反而丢在了医院门口。

几天后,这条街上出现了一个极其丑陋的小姐。她几乎不敢笑,因为她有几颗牙被人打掉了。因为她的丑陋,无论她在怎么抛媚眼,拉拢客人几乎也没有什么客人几乎连房租都没钱交。

在龙都车站,只要人多的地方,都会有一些人躺在台阶上,身上盖着一件破棉袄。

在寒冷的冬季,一个下夜班的舞女在回家的路上,她看到有几十个穿着破烂衣服的人,有的不是睡觉就是发呆,不知道他们有几年没有洗澡了,身上发出恶臭。

他们拿着一个破旧的帽子用来乞讨。

一对母女经过这里,女孩问妈妈:“妈妈,他们穿这么少不冷吗?”

妈妈说:“他们是要饭的,没有钱买衣服。”

“妈妈,什么是要饭的?”

“就是跟人要钱的。”妈妈说道。

女孩问:“他们为什么要要饭呀?”

“因为他们穷,没有亲人跟家。”

小孩又问:“那他们的亲人呢?”

妈妈不再说话。

还有一种是很残酷的乞讨方式,就是利用残疾人或者畸形儿让他们去乞讨,甚至还有切割四肢来骗取他人钱财的。

在一辆火车上,两个属昧平生的人正在聊天。

一个人说:“我的老家出现过一个怪小孩,他全身上下都是白的,就连头发也是白的,从出生就是这样,所以他的父母将他丢弃了。”

另一个人说:“在我也家在出现过一个怪人,他全身都是水肿,脚肿的是我们的五倍大,更恐怖的是他的头长在了后面。

在我们老家有一家医院,有人在垃圾箱里发现了两个可怕的婴儿,一个是一只眼睛,另一个没有嘴。

这这还很可能是母亲,怀孕前吃药造成的。

过了很多年之后,有人在火车站发现了两个要饭的,一个是老头另一个是小孩。这个小孩肚子里长了一个很大的瘤,就跟孕妇一样。

他的名字叫林少,别人都叫他林少爷。就是被丢弃在垃圾箱里的孩子。

林少做过一个很危险的手术,他能活到现在也算是老天对他的仁慈。

1994年,一个女人拿着行李去聊城。在火车站的附近她将行李放在了一旁,行李里面装的是衣服,被子,水壶,面粉,一只鸭子,还有一个几个月的小孩从里面爬了出来。

这个夏天,清洁工正在清扫马路,这个小孩正坐在台阶上,他望着空中的蓝天白云。她的妈妈在旁边喝着白开水。过了一会儿,孩子闭着眼睛身子开始发抖。他的牙齿是黄色的,他手里拿着石子在地上胡乱画着。

他的神情有些怪异,张开嘴发出怒吼声。路过的行人把那只鸭子拿到了孩子的跟前,孩子一把抢过狠狠咬住了它的脖子,路人惊叫起来。孩子如同魔鬼一般去吸着血,鸭子扑哧几下翅膀一命呜呼!

有人大声喊道:“他是吸血鬼.”

小孩的母亲赶忙说道:“不是,孩子得了怪病,大家行行好给点钱吧,为了给孩子治病家里的房子跟里都卖了。”

正在这时,一个见多识广的男人说:“应该是狂犬病。”不过很快就被否决了。

因为得了狂犬病不仅害怕阳光跟水甚至还咬人,就跟吸血鬼一样。

妈妈像周围的人诉说起,孩子得怪病的起因。

孩子的父亲因得重病去世,从小是奶奶把他拉扯大,她家院子里放着一具大棺材。

有一次孩子正在睡觉,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碰他,他伸出手挥打着,谁料他碰到了一只手。他睁开眼睛,结果看到奶奶正坐在他的跟前,奶奶慢慢伸出去想要去抚摸他,孩子吓得想要大声尖叫却叫不出声来。

第二天,孩子去问奶奶,奶奶却什么也不知道。从这天开始,每到夜里奶奶总会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大半夜不睡觉磨菜刀,叮叮当当剁着菜板,其实菜板上什么也没有。

还有一次,孩子看到了最可怕的一幕。

某天夜里孩子去厕所,奶奶站在院子外面背着身子,她垂着头披头散发。孩子叫了她一声,奶奶缓缓回过头去,结果孩子吓得大声吼叫起来。

院子里的狼狗汪汪汪大声叫着,奶奶狠狠掐住了狼狗的脖子,不停吸着狗的血。

吸完之后,她蹦蹦跳跳掀开棺材盖,躺在了里面。

这些可怕的事情,都是她梦游时发生的。当奶奶去世之后,孩子变得抑郁起来,不爱说话。这种怪事结果又发生在孩子的身上,孩子偶尔就会全身冰冷,张开嘴露出牙齿,吵着非要喝血,一见到血就十分兴奋。

有一次带他去医院做检查,他的病情开始发作,见谁咬谁。

几年前,母亲带着孩子开始求医,最后钱已花尽,她带着孩子在大街上乞讨。

1996年,台岗火车站出现了一个不男不女的乞丐,长得像女人说话是男声,还有胡子,只要有人给她钱,她就会脱衣服给人看。

观众给这个可怕的孩子起了一个外号,叫吸血鬼伯爵。他的母亲用几根木头搭建了一个能挡住风雨的住所。别人看到这孩子这么小以为他只有四岁,其实他已经十二岁了。

自从他们母子出现在这里,街上过往了行人都会观察这个孩子发病的情况。只要他的病情复发,就会从大老远跑来人围观,这也使他们母子每日都有收入。

这条街自从他们母子出现以后,别人给林少爷的钱是越来越少。他也经常被一个老头打,捡他的那个老头就因为他是残障人想靠他赚钱,然而这一切都被这个可怕的小孩给搅和了。

这个老头的名字叫姚成。

他长得气势汹汹很像一个坏人,他的眼睛被乱蓬蓬的头发所掩盖,他的眼睛露出凶光,他曾经也吃过不少的苦,他年轻时在杂技团表演过。

2003年他开始已乞讨为生。

这天,外面下起了雨,姚成来到吸血鬼小孩所住的地方。她的妈妈正在做饭,姚成气势汹汹地将锅踢翻,她气愤地说:“这里地盘都归我管。”

母亲说:“这个我没有听说过。”

姚成说:“你们给我滚远离这个地方,随你们去哪儿。”

母亲拒绝道:“不,我哪儿也不想去。”母亲从地上拿起一个铁棍,然后用力将它掰断了,“我可以把你打残,就算赤手空拳也可以。”

姚成不服气的说:“行,那你等着。”

第二天,姚成带了几个人其中还有林少,他扛着一把大刀站在门口,吸血小孩的妈妈见形式不妙,她立马跪了下来,她苦苦哀求着:“求求你们,不要打我的孩子,你们要打就打我吧。”

姚成无动于衷地站在一旁,林少的刀也没用上,他看到一位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不顾自己的生命,使他很感动。其中两个人毫不留情朝那女人打去,没多久,母亲就倒在了地上。

“住手。”姚成上前看了看。

“她不会是死了吧?”打她的人急忙问道。

姚成将手放在她鼻前说,“她没死,还有气。”

这时,那个吸血鬼孩子出现在他母亲的跟前,他露出尖锐的牙齿,那几几个人吓得倒退几步。林少拿着刀朝他逼近,小孩握紧拳头给了他一拳,打得林少呲牙咧嘴,小孩疯狂朝打晕他妈***人咬去,姚成上前拽住他,怎么拽也拽不动,用力去踢他,小孩才松开嘴。

姚成命令道:“我们走。”

过了大概一个月之后,母亲攒了一些钱带孩子去医院,但是无论怎么检查,孩子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任何异常。最后发现他的脑部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在治疗当中因为病情恶化,最终导致孩子死亡。

过了半年之后,这位母亲出现在过车站的附近,自从孩子去世之后,她也开始以乞讨为生。她坐在地上,面前放着一个破碗。

这时走来两个人,停在她的跟前撒了几个硬币:“钱不多,就剩这些了。”

她抬起头来,原来是姚成跟林少。

姚成问道:“你孩子呢?”

“不久前去世了。”

“你叫什么名字?”

“玉凤。”

“这么冷的天,请你吃饭去不?”姚成问道。

玉凤想了想,然后拿起行李,他们三人进了一家小饭馆。

这天晚上他们聊了很多,互相也熟悉了,也就从这天开始,他们三个人成为了乞丐恶霸团伙。

2005年7月16日,早上。

沿江清华街附近发生一起车祸,一个残疾人过马路被一辆摩托车撞死了,从他口袋中掉出了几袋白面。

2007年9月13日,这天晚上,海港夜广场,一个要饭的跪在地上,他不停的磕头,有人给他钱他也不说话。

有个喝醉酒的老人经过他的跟前,很阔气的随手扔给他一张一百元钞票。当老人走远时,乞丐兴奋地叫出声来,别人都以为他是个哑巴,现在都看到他开口说话了。

就在这时,一个卖花的小女孩跑了过来说:“爷爷,买束花吧。”

老人眯着眼睛问道:“多少钱呀?”

小女孩说:“不贵,十元钱一束,你看这花多漂亮。”

老人拿着一百元给她说:“这花,我全买了。”

“一共是九朵,九十元钱。”小女孩说:“我没有零钱,这十元你就不要吧。”

老人说:“这可不行,你得找找。”

小女孩想了一会儿说:“那你等会儿,我去换些零钱。”

老人看着女孩朝一个胡同跑去,多了半个小时也没有回来。

他气愤的将花丢在垃圾桶里。

而这个老人就是姚成。

一星期之后,姚成又出现在海港夜广场,他对那个假冒的哑巴说:“你帮我把这个东西送到漓江城,回来我给你一百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