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侦探风云 > 正文 > 第七章 关景天逃跑
第七章 关景天逃跑



更新日期:2018-11-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他不发工作,你们为什么还要给他干呢?”刘佳阳很是不解。

“就是因为他不发工资,所以才要继续干下去。”李老头说。

两年之后,李老头跟刘佳阳成了盗墓团伙。这个老头的一生只能用一个“穷”字来概括他。他小的时候,他的母亲给他做了一件棉衣,他的棉衣是他母亲用植物种子填充的。

他所呆的地方潮湿炎热,一夜之间他的衣服惊讶长出了芽,还长成了一棵树苗,他惊呆了。

有一天,他指向头顶问刘佳阳:“你知道知道是上面吗?”

“是大地。”

“大地上面呢?”

“不知道。”

“是一条江。”

他们盗墓期间,把工地老板给绑架了。原因很简单,就因为他不发工钱。他俩把老板藏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然后给他家属打电话。

他们要的钱并不是,只是他们应得的工钱。即便是这样,他的家人还是报了警。

他俩让老板的妻子把钱扔到郊区一个公共厕所里,警方将周围严密监控。这天晚上,厕所里面一直没有人出入,但是就在这天夜里钱却不见了。警方判断,他们是从下水道里将钱拿走了。

几个小时候,刘佳阳把钱包丢到老板面前:“你瞅瞅,这就是你妻子送来的钱。”

包里面竟然是报纸。

老板骂道:“这个臭娘们。”

李老头说:“你妻子已经报警了。”

刘佳阳跟李老头对视了一眼,拿着刀朝老板逼近。

老板很是害怕:“你该不会是想杀了我吧?”

刘佳阳说:“不,我把你给放了。”

他用刀子割断了绳子。

老板被放后,他对警员说,他没有被人绑架是有人在跟他开玩笑。

他俩又逃到了别处。

在北港小区这一带。也就是绑架案结束的第二天,有人女人看见有两个人藏到了家里的草垛里去了,他们俩在草垛里睡了一夜。

从此以后,他俩只能去最荒凉的地方,他们朝着有古墓的方位前进。

他俩打算改行去盗墓,没有任何原因。

他俩找了一片树林,晚上在这里过夜。不知上面原因刘佳阳开始脱发了,已经变成了秃子,他戴了一顶草帽子几乎可以掩盖他的真实年龄,他的孤僻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有的时候他甚至一天都不理李老头,只是埋头挖坑。他俩没有任何经验只是胡乱去挖,他俩会使用探测仪,探测墓穴大概的方位,探测出来就会一直挖下去。

他俩第一次成功盗墓是在一片山林,他俩挖的土是红色的,墓穴不是很大。刘佳阳用手电筒照了照,看到藤绳缠着一座棺材。

这是唐朝的墓穴,他俩发现棺材里有一些器皿跟收拾,还有一具骸骨,轻轻一碰就化成了灰烬。可以判断这具骸骨是个女人。棺材里面还有发着蓝光的玉器。

李老头说:“我们这次可发财了。”

“是啊。”

过了第二天早晨,刘佳阳戴上了帽子,他吃了几口饭,他忘记了嚼,感觉在嘴里像沙粒一样从嘴里掉出来、他跟李老头望了一眼爬出来的洞口,笑了笑便往山下走去。

几年之后,有人发现刘佳阳在棺木上写了七个大字:刘佳阳到此一游!

这地的下方还有另外一个世界。

燃起火光,从坐便里钻出去就可以看到另外一个世界。

他俩从这里下去,这里没有苍蝇只有老鼠。

这个地区有几百条大街小巷跟下水道。一个偷井盖的男孩无意中听到下水道里有人说话。他打开井盖爬进去躲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看到一个满身臭气的老头从里面钻了出来。

这个人就是李老头,他和刘佳阳盗墓这些日子也没有给自己带来多少财富。山虎死后,关景天扩建了一个很大的工厂规模。

这个工厂建设是非常精妙的,他们在地下室中又挖了一个地下室,两个地下室是相关联的,下水道的口也是出入口。

某天深夜,有五个人来到了这个县城的小胡同,里面很狭窄,当他们走到尽头时看到了一面墙,原来这是个死胡同。

一个声音突然传来,“继续朝前走。”

他们寻找着声音的来源,他们朝前走了几步,一个人从下水道里爬出来朝他们挥挥手,他们一起跳了下去。

大概过了四分钟,这四个人跟另外四个人碰面了。

这八个人是:关景天,刘佳阳,闫马,景锋恩,李建,何刚,赵晨东。

景锋恩问:“这是哪里?”

关景天说:“下水道。”

“上面呢?”

“也是下水道。”

“外面是上面声音?”

关景天说:“隔壁的邻居。”

李老天:“是一只很大的老鼠。”

刘佳阳笑了笑:“我也是一只老鼠。”

关景天问:“郭爷呢?”

“已经把他埋了。”

何刚说:“是郭爷让我们来的。”

“我看到树上的红布了。”

闫马问:“你们是怎么从牢房里面跑出来的?”

“从烟筒里爬出来的。”

“谁想的注意?”

景锋恩说:“是我。”

关景天说:“我们正好缺人,你们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干吧。”

关景天说:“我来介绍一下。他叫闫马,是挖地道的,结果上面也没有挖到。”

“嘿嘿,是我运气不好。”

关景天说:“另外两位是李大叔跟刘佳阳,是盗墓的。”

刘佳阳说:“我们现在改行做生意了。”

关景天问:“你杀过人吗?”

“没有。”

关景天又问景锋恩:“你呢?”

“我也没有。”

关景天说:“把那个人给抬进来。”

李老头跟刘佳阳把一个男人抬了进来。然后放在地上,那个男人是昏迷的,头被黑布蒙着看不到他的长相。

关景天拿起一把刀递给景锋恩:“你朝他肚子桶上一刀。”

景锋恩拿起刀,朝那个人走了过去,为了不被人怀疑,他仔细打量着地上的人一动不动。然后举起刀给他了一刀,正跟他想的一样,这是一个死人。

关景天说:“划开他的肚子。”

景锋恩轻轻将肚皮划开,五脏六腑从里面滑落出来,空气中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关景天说:“看看他肚子里面有什么东西?”

“有白色粉末。”

关景天:“这个尸体是从太平间里面偷来的,用来运货比较安全,那包东西就给你们用吧!”

一星期后。

景锋恩来到县里警局,一个警员从他身边经过,景锋恩问:“你们局长在吗?”

警员斜眼看着他:“在办公室。”

景锋恩上楼去推开房门,他正在沙发上睡觉,呼噜声很大。

局长听到开门声睁开眼睛,“你是谁,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景锋恩没有理会他,走到了他的跟前坐了下来。

局长生气的说:“你到底是谁?那个位置是你坐的吗?”

景锋恩拿起电话拨打着,威胁的说:“你要还想保住局长的位子,就给我闭嘴。”

景锋恩向“916”汇报了自己目前的情状,他请求上头下达命令将他们缉拿归案。

景锋恩把电话交给局长。

局长吓了一身冷汗,在自己管辖范围有犯罪加工厂,他却一点都不知道。他接过电话,罗玉龙向他介绍了景锋恩的身份,这次行动十分机密,所以没有向内部通报,这个案件是警界中最为重要的案子,上头极为重视,你要积极配合景锋恩,将他们一网打尽。

局长点点头然后挂上了电话。

景锋恩问:“你们警界有多少人?”

局长想了一会儿:“大概有487人,机关人数为203人,派出所有大概194人。”

局长问道:“他们有多少人?”

“一共有七人。”

局长吃了一惊 :“才这么点人,我们有几百人还不够吗?”

景锋恩向局长详细说明这个犯罪工厂的情状,过了半个小时之后,他俩想出了一个天衣无缝的点子,警方准备行动时,这七个人就已经发觉警方的到来,他们决定分头跑。

警方出击,包围了整个工厂,那七个人朝下水道方面跑去,当赵晨东当掀开下水道的盖就被警方逮捕了,还有五个人刚出面就被逮捕了。

剩下的还有两个人是关景锋跟何刚,还没有被抓到。

他俩还藏在下水道里。

警方包围现场时,关景天已经察觉到了危险性,所以他朝着另一头方向跑去。关景天在黑暗中摸索着朝前走去,下水道里有几条死胡同。

很快他就辨别出了方位,月光照亮了黑暗,几个黑影在向前移动着。

五个警员跟一条警犬进入了胡同的井口里面,走了没多远,他们也跟关景天一样,结果迷路人,一个警员说往这走,一个说往那边走,最后他们朝着警犬叫的方向走去,他们向知道通道中有没有人便随意开了几枪,然后回到路面上。

关景天坐在地上,子弹穿过不远处的板子上,如果那几个警员在继续朝前走去,那么关景天就会被抓到了。

关景天全神贯注,用心聆听,他确定警方走后才快速朝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