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侦探风云 > 正文 > 第四章 可怜的女人
第四章 可怜的女人



更新日期:2018-1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位老伯对一个新人说道:“小伙子,我跟你说捡破烂也是需要经验的,各个银行,警局,宾馆,医院,等等,只要是那些办理业务的地方,他们那里的垃圾箱里都有好东西。”

青田江有一块大理石叫作“浮山县”,有个渔夫在那里捡到了一个大贝壳,里面有一颗很大的珍珠。

在这个地区。有一家烟厂南北处有一个垃圾箱,有个男人走在半路上踢到了一个烟盒,里面却装了一叠的百元大钞。

这些捡破烂的人,每天都会蹬着三轮车大声吆喝着:“收废品,收废品。”

很多人都会觉得他们很穷,其实他们并不穷,他们的职业就是捡垃圾,收废品,一天也可以赚很多。

这个桥上的人,不管是男女老少全部拿着炉钩子往垃圾堆中走去。

这里所有的人生活都很艰难,还有被人抛弃的妇女,没有地的农家生了五个孩子的人家,没有子女的老人,一无所有的单身汉,没有工作的残疾人,他们都聚集在一起建立成了一个部落,除了捡破烂没有别的出路。

一些坏人也常常会躲在这里。这里有一个残疾人他失去了一只眼睛,他曾经就杀害过一户人家最后畏罪潜逃,他的名字叫宋良袁。

他最后被抓时还提到了一个人,郭老板,郭老板在独木桥下开了一家小吃部,这不光是小吃部还是一家小旅店。

警员怀疑他跟一些案子有关,但是暂时没有足够的证据,一些捡破烂的人也时常会小声议论起他。

说他认识社会人,他的妻子不见了,他那里有别的女人。

某一年,有一个漂亮的女人来到郭老板的小旅店。这天夜里,她早上是本分的女人,晚上就是舞女。

而这个女人就是,在桥上抱着婴孩的那个女人杜秀绮。

人一落地就有贫富之分,杜秀绮出生在怀渔山村,很多年前,这里是生产金矿的地方,可是现在却只有石头。她记不起母亲的样貌,但是给她印象深刻的是她母亲那张发紫的脸庞。

在她16岁那年,父母离开了人世,她被人骗到了冀南州。

她除了做小姐没有其它路可走,倘若有的话只能是死。

她曾经试图逃跑过结果失败了,她的左眼比右眼更加有神,因为她的右眼已经瞎了,是被老板给打瞎的,即便这样也不影响不到她的美丽。

她容忍着很多的无奈,她失去了很多的东西,就连老天也开始捉弄她。这天晚上。她看着窗外,心里充满了痛恨,她对自己说:“干脆做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吧!”

从那天开始,她再也不害怕任何的人,她渐渐感受到做一个坏女人的乐趣。

没有客人的时候,她的老板就会缠着她。有一天,她问老板:“你的妻子呢?”

他拍着自己啤酒肚嘿嘿笑了笑:“在这里。”

杜秀绮时不时,就会想起自己的父亲,她忘不了父亲去世前痛苦的表情。

她也会想,如果父亲知道她当了舞女,肯定还会去死。

金匣子是一个精美的木质盒子,它里面装满了罪恶的邪念。那些捡垃圾的人也时常会找杜秀绮讨价还价:“你的价格太贵了,看在咱们都是邻居的份上你再便宜点,你也知道干我们这行很不容易。”

她拒绝之后便转身离开,她开始寻找有地位的富商来提高自己的价位。她开始变得如此冷淡,靓丽,穿着连衣裙。无论她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有危险,她让男人们为她争风吃,为她打架。

也有一些好心的女人,会劝说她不要再干这行了,对身子也很有害处,趁着自己还很年轻找个男人安安分分过日子。

她爱上了一个青年司机。

这个青年司机潇洒自如的吹着口哨朝她走去。她看着男人的全身,第一眼便爱上了他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这种事情也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有了爱情就有了未来的希望,即使生活再怎么艰苦,可是有了爱情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杜秀绮告诉郭老板,晚上不能去他那里,她要去配那个小青年。

杜秀绮问这个青年男人,“你叫什么男人?”

男人嘿嘿笑着说:“我叫下次光临。”

青年男人将钱交给她。

杜秀绮羞涩的说:“我不收你的钱。”

过了几天,这个男人又来了,他俩疯闹了一会儿杜秀绮对他说:“你把我也带走吧!”

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拒绝了她。

“这可不行。”

几个月后,这个男人又来找杜秀绮,杜秀绮焦急对他说:“你必须要带我走,这个月我没有来例假,我去医院检查怀孕了。”

男人无情的说:“怀孕又怎么样,你跟那么多男人睡过,谁知道你究竟坏了谁的种。”

杜秀绮有些伤心,“就是怀了你的种。”

“我可不管。”

杜秀绮纠缠着,“我肚子快要大了,你一定要负责任。”

“你是不是没事干了呀,说出这么荒谬的话。”

杜秀绮哀求着。“

“你这个坏女人。”

杜秀绮说:“我,我是真心爱你的。”

男人绝情的说:“滚,离我远一些。”

她没有想到,我爱你三个字仅仅只换来了离我远一些这几个字,他是如此的没有良心。

她安静的躺在床上,安静的等待着跑去别人房间的那个青年。夜里,月光笼罩在整个房间,等待已久的敲门声也没有想起来,杜秀绮听到窗外汽车发动的声音,她赶紧披上外衣跑了出去,立马坐在驾驶座位上。

“想跑,没有那么容易。”她冷哼了一声。

“你先回去穿好衣服,我再带你走。”青年男人说道。

“你当我是傻子吗?我穿好衣服你早就跑了。”

“那好吧。”青年男人愤恨地说。他用力踩着油门发动车子,车快速朝公路开去。

第二天早上,她没有穿衣服在市区走动着,立马引起了众人的喧闹声。

她流泪满面的捂着脸哭泣,穿过一个又一个大街小巷,然后回到了郭老板的旅店。她的身上留上了淤青的印记,肚子里怀着没有出生的孩子,这些都是那个青年男人所留下的记号。

她是如此的深爱着他,甚至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她用被子蒙住头睡了三天三夜,当她清醒之后,她失去了微笑,她也失去了美丽,一个女人没有了美丽,说明她是从炎热的夏季直接进入了干枯的冬季。她开始变得堕落起来,只要给钱不管那个人世谁,她都干,她的价格慢慢从几百降到几十元。

半年过去了,她生了一个早产儿。

她生完孩子之后,腰也变粗了,身子也变了形。她的客人也越来越少,郭老板开始厌恶她了。有一天,郭老板对她说,“你个饭桶,你是猪呀这么能吃。”

第二天,郭老板狠心的将她跟孩子赶了出去。

杜秀绮在独木桥下搭建了一间破房子,她跟那些人一样都是捡破烂为生。她对邻居说,我要把宝宝养大人,我要让他出人头地。

某年某月某日,天空中下起了倾盆大雨。郭老板店里来了几位客人,他们要了很多菜,开始吃喝起来,过了一会儿杜秀绮朝他们走了过去。

杜秀绮坐在一张沾着油渍的椅子坐了下来,她毫不客气从盘子里拿起一只鸡腿吃了起来。

“真是馋死我了,好久没有吃肉了,最近生意不好没赚到什么钱。”

一个满口金光灿烂大黄牙的男人。将她拥在怀里嬉皮笑脸说:“这回让你吃个够。”

而这个男人就是何刚,旁边的人依次坐着的是,李建,景锋恩,赵晨东,另一边沙发上坐着的是山虎。

何刚说我们一起来玩个游戏吧。让一个女人坐在其中一个男人怀里,身的那个东西硬了就输,然后罚他三杯酒。

游戏开始。

杜秀绮嘴巴吃得油腻腻的,以前细长的大腿现在也变粗了很多。

她第一个就是坐在景锋恩的怀里,她拿着酒杯扭着身子对他说:“有反应了,来喝酒。”

她坐在李建怀里,用身子来回摩擦,在他耳边轻轻吐气。她对李健说:“你也喝吧!”

她坐在赵晨东的怀里,掀开他的衣服,握住他的手放在她的身上,很享受的样子。她坏坏的笑着,“老家伙,你也喝一杯吧!”

最后轮到了何刚,只有他没有任何的反应。杜秀绮轻轻敲打着他的头说:“今天晚上我跟你一起睡,他们几个太坏了。”

何刚呵呵大笑起来。

杜秀绮看到另一边还有个喝醉的男人,朝他走了过去,“这个也不例外。”

走了没几步 ,她停下了脚步。

山虎半睁着眼挥了挥手,他眼眶中溢出了泪水。

杜秀绮胡乱拍打着自己的脑袋,愣愣地看着他,很费力的蹦出一个字——老!

山虎就是杜秀绮的爸爸。

三十多年前的一个晚上,山虎在一那个叫浮山县的门口对杜秀绮说,我很快就回来。

一转眼三十年过去了,他看到了一个小姐的艰苦生活,这个小姐就是他的女儿杜秀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