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侦探风云 > 正文 > 第三章 彩票案
第三章 彩票案



更新日期:2018-1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大瓶子装着人体器官用药水泡着,另一件是摆放尸体的,最后一间是看更的房间。

看守太平间的是一位老伯,他的耳朵有点聋,眼睛也有点花,他喜欢喝白酒。唐三苗尸体被送来的那天晚上,空中下起了丝丝细雨,他却喝得酩酊大醉。躺下的时候,他隐约看到了一只手拍打着窗户,过了一会儿又拍了一下。他顿时感到心惊胆战。他听到了一种很奇怪的声音,就像是抓窗户的声音,他拿着手电走出去看了看,外面什么也没有,雨还没有停。

老伯回到了屋子里,就在他推门开的一刹那,突然发现门后面站着一个人,那个人身上穿着雨衣,头低着看不清他的脸。老伯吓得全身哆嗦着,手电筒滚落在地,他胡乱摸索着才找到手电筒,那个人不见了踪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老伯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赶紧上床用被子蒙住头,惊魂未定。

凌晨三点左右,雨才渐渐停了下来,月光笼罩着整个停尸房,尸体被白布蒙着 ,里面十分安静,只能听见窗户外雨水滴落的声音。老伯被吓得一夜没有睡着,猛然之间,他看到有一具尸体突然坐了起来,他很快便认出那是唐三苗,他的喉咙被人割断了,脑袋瓜子耷拉着,老伯可从来都没有见过诈尸之类的古怪事情,他揉了揉眼睛,他看到一个穿着雨衣的人背部对着自己,那个人拿出了唐三苗的肠子,把手伸进他的肚子里面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第二天,看更的老伯死了,死于心脏病,闹鬼的事情开始流传着。

流传搞得整个县城里面人心惶惶,每到晚上家家户户都房门紧锁,待在家中足不出户。这件事情对社会影响非常大,引起了省级的重视,上头限期一个月内破案。

上级部门发布了赏金,向警方提供有价值的线索,将拿出一万元给予举报人。

自从得知有一万元赏金可以拿,派出所里就有了很多的人,景锋恩整天忙碌得焦头烂额,有一次开会的人很多,他只能站着,等到他开始发言的时候,大家却发现他竟然站着睡着了。大概过了两个星期,有个人提供了一条重要的消息 ,他看到唐三苗案发前一天去买彩票了,过了几天以后,又有人说:“唐三苗,每天晚上都会到邻居张强宝家去看电视。”想到这里,景锋恩突然豁然开朗起来,张强宝有最大杀人动机,经过询问,他却没有作案的时间,大概有十几个人都可以证明张强宝那天晚上跟邻居打了一宿的牌,不过,他说唐三苗中了大概有三百多万元。

景锋恩回到派出所立马召开大会,他宣布立刻抓捕卖彩票的老板,还有当时验视的法医秦钟坤。

以下就是景锋恩的分析结果:

唐三苗买了一张六合彩,当天晚上八点半,他在张强宝家看中奖结果,没想到天降横财竟然中了大奖。张强宝劝他这事儿别传出去,会惹来麻烦,谁抢,我就把彩票给吞了。这句话是景锋恩自己猜测的。

大家都会以为肚子会是个很安全的位置。唐三苗买了食物回到家中,可以想象得到家里人会是多么的开心,可是谁也不想不到当天晚上他们全家被人杀害了。既然张强宝没有作案动机,那么就只有一个人嫌疑最大,那就是卖彩票的老板,就只有卖彩票的才会知道唐三苗中了大奖。

卖彩票的老板名叫张万三,天天想着天上掉馅饼,他的犯罪行为就是,他把唐三苗全家杀害之后,所有角落就连瓶瓶罐罐里面也没有找到那张彩票。

唐三保的尸体被抬进了太平间里,张强宝为了金钱被人利用,这天夜里他去太平间偷唐三苗的尸体,可是他也翻遍了所有部位也没有找到彩票。那么,彩票究竟哪去了呢?这只能问解剖过唐三苗的那个医生了。

当案情真相大白之后,大家才发现从头到尾都跟景锋恩所分析的一样。

这次景锋恩立了大功,上级部门提升景锋恩为“特级精英干警”称号。此后,景锋恩又破了多次重要案子,获得了很多次功。

1999年6月15日,甘阳市附近有一个小胡同,有几个人鬼鬼祟祟地正在小声说着什么。

有一名喝醉酒的巡逻警员想要去查看他们的身份证,因为最近发生了一件盗窃案。

巡逻朝他们几个人走了过去问:“你们几个是干什么的?”

“卸载工。”

“我们都是这附近工地上的工人。”

“都把身份证拿出来。”

“谁没事出来带那个东西呀!”

“你们包里装的是什么?”

“面包。”

巡逻打开包里面装着两副扑克,烟,面包,还有一把匕首。

这时有人喊道:“我带的身份证。”

巡逻警员非要把他们带回警局。

“警官,我们还有一个人。”

“另个人在哪儿?”

“在你的头上面!”

他刚一抬头,小山包就从树上跳到他的身上,使劲抓着他的脸,此时,山虎又捅了巡逻一刀。

山虎大喊:“快跑!”

他们跑着跑着跑进了死胡同。巡逻掏出枪骂着追了过去,他的伤口流出鲜血。

电棍刺啦想着,那几个人被电倒在地,他们被带回了警局。

山虎等人被关进了监狱。警察很快查出了他们的身份。

山虎不肯老实交代自己犯罪的事实,结果向警员要了一根烟故意烫伤了自己的眼睛。

警员气愤的对同事说:“我真没遇到过像他这样无赖,当时他跟我要烟,烟刚被点燃,他就朝自己眼睛烫去。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他从窗户跳了下去,他可真是命大,竟然没有把他给摔死,现在躺在医院昏迷不醒。”

“那个小山包呢?”同事问道。

“送动物园去了。”

1999年9月6日,这所监狱竟然发生了劫狱事件。各个组警员全部赶到并加以火力武器等候,劫狱者未能跳出,趁着夜深人静悄然离去。

上级召开紧急会议,大家一致认为,这次劫狱案件是跟山虎他们有关。他们显然还不知道山虎跳楼自杀的事情。

当天晚上,上头把这次案件称之为“916头号案件。”副部长罗玉龙在会议上声明,这次案件,背后肯定有一个十分庞大的集团。我们必须要把他们全部抓获,否则将对社会带来更多危险。

罗玉龙吩咐,立即从电脑档案中找几位精英干警建立成卧底小组,早上七点之前把他们带来。

第二天清晨七点,下属邰元浩把所找到的精英干警,带到了罗玉龙的门外。

邰元浩敲了敲房门。

“谁?”

“邰元浩警官,你所安排的人我已带到。”

一共是三个人。

罗玉龙上下打量着他们,“这三位是?”

邰元浩介绍道:“这位是刑警景锋恩,这位是武警周启明,这位是特警郎继文。”

景锋恩我们已经很熟悉了就不用介绍了,我来介绍一下周启明跟郎继文。

周启明出生于1964年,罗安人,精通各类枪刀,1993年升任为特警教官。

郎继文,出生于1974年,泰铭人,曾获得过散打冠军,格斗冠军,1991年去参加拳击大赛,被上头领导得知消息,立马被领导叫了回去,所以没有获得名次。

他们三个人现在要走同一条路线,燃起火光,照亮那漆黑的位置。他们将会发现一些无法想象的事情跟一些很古怪的人。

监狱中关押着很多的犯人。

山虎在医疗室里,景锋恩,李建,赵晨东被关押在16号牢房中,在劫狱之前他们是用什么方法联系的呢?

中午,何刚到食堂打饭的时候,天降霉运,他被一个硬物从空中降落砸中了自己的脑瓜子,他朝地面望去是一个馒头。

他没有张口去咬,而是掰成了两半,里面夹着一张一元钱的纸币。

纸币上用黑色中性笔写着一行字。

午夜时分,牢房里出现了漆黑的身影,是耗子偷听了他们的谈话。

赵晨东问道:“从哪儿走?”

景锋恩说:“你看到那个烟筒了吗?”

“看见了。”

“快点爬上去。”

“我爬不上去,太粗了。”

李建说:“那有不是大树,还嫌粗。”

景锋恩云里雾里的说:“你说得对,那不是大一棵大树,而是窝。”

李建听得一头雾水。“靠,你说得明白一点。”

景锋恩说:“我已经把监狱里,能逃出去的位置都分析了一下,唯独只有这个烟筒是能逃出去的。”

景锋恩祈求着:“老天,千万别下雨。”

赵晨东问道:“对了,郭爷怎么办?他不能跳墙也不能爬上这个烟筒。”

“我自有办法,非要带他一起走吗?”

“是的,必须的。”

“什么?”

“朋友,把他带出去的话会有很多的钱。”

景锋恩说:“朋友归朋友,金钱归金钱。”

李建对景锋恩说:“你一个人是办不成的,你得有我们两个帮你才可以。”

景锋恩说:“那好吧,他要是赶不及呢?”

李建说:“那是他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

景锋恩问道:“那个何刚他能行吗,他不懂这个。”

李建说:“你就说他什么坏事没有干过吧?”

赵晨东说:“他现在又多了一条罪名,逃狱。我有一个问题要问,这个门要怎么打开?”

景锋恩说:“这个李建可是开锁的专家。”

李建很得意的说:“我只需要一根铁钉子就可以打开这扇门。”

景锋恩说:“我们现在不光是需要钉子,还有板子跟绳子。”

景锋恩吩咐道:“李建拆地板,我找绳子,赵晨东找钉子。”

赵晨东突然开口道:“咦,有只耗子。”

话音刚落他被什么东西被扎了一下。

“这家伙竟然扎了我一下。”他刚抬起头来竟然发现了一个钉子。

李建问道:“楼道里有巡逻的怎么办?”

景锋恩说:“你怎么连这个处理法子都想不到?丢个硬物把他给引开。”

景锋恩说:“绳子我找到了吗?板子卸完了没有得需要九块。”

李健说:“板子够了。”

赵晨东走过来说:“钉子我找到了。”

景锋恩看一切都办得很顺利开心的说:“那就开始行动吧!”

楼道里面十分安静。景锋恩拽着绳子,就跟牵着一条狗狗似的。他每走一步就要使劲抖动一下绳子。李建跟赵晨东慢步轻声地尾随在他的后面,就这样他们静悄悄地溜出了楼道。

他们走了没多远就遇到了何刚和山虎。山虎趴在墙边像一只装死的狼狗,何刚小声说:“你怎么才来?”

精锋恩说:“他遇到了一点麻烦。”

何刚问道:“你是谁?”

“我就是那个用馒头砸中你的人。”

李健说:“他叫景锋恩,他是帮忙带我们出去的人。”

何刚问:“你们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景锋恩说:“我可什么都没干。”

赵晨东嘿嘿笑了笑,“他跟我们一样。”

站岗的警员听到有说话的声音,朝他们的方位走了过去,到现在也没有查到他们几个人躲在什么位置了。

下半夜四点多钟,监狱附近有一户人家发生了抢劫案,几个男人抢走了他们家的衣服跟鞋子,户主对丈夫说:“昨天晚上,我该不是在做梦吧?”

男人说:“不是做梦,是真的,咱俩的衣服跟鞋子没有了。”

在这户人家附近有一座独木桥,曾经有一个富商从桥上跳了下去,很多路人赶来救他,结果只捞到了他的一件衣服。

还有两年前,有个女人抱着几个月大的宝宝也从这个桥上跳了下去。

这个女人名叫杜秀绮,是个舞女。

河岸上有几户破旧的瓦房,其中一家就是这个女人的家。

这些住户都是靠捡破烂维持生活,东边是垃圾站。

这些人比打鸣的公鸡起来得还要早,他们每天手里都拿着炉钩子跟大袋子,见到垃圾箱眼睛就发光走上前去乱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