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侦探风云 > 正文 > 第二章 恐怖命案
第二章 恐怖命案



更新日期:2018-11-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南面还有一个卖牛肉的木板子,北面是一个摆放杂物的。

关景天从附近买了一碗鱼头汤,这鱼头汤的特点是没有鱼头。当他喝完了以后,四周又开始喧闹起来。卖鸡鸭鹅,蔬菜水果的都开始叫嚣起来,也有不叫嚣的。

突然关景天听到鞭炮的声音,一个表演杂技的用碎的石头在地上画了一个很大的圆圈,然后他对着一只小白狗喊道:“你给我站好。”小白狗立正站好,还朝大家敬了一个礼。

看热闹的人都哄堂大笑起来。小白狗站累了便坐了下来,主人见到有些气愤拿起鞭子朝它打去,嘴里还说着难听的话。

小白狗痛得四处乱窜。主人对小白狗喊道:“停,站住!”然后说出很多命令的话语。过了一会儿小白狗开始表演了惹得大家哄堂大笑,最后主人给小白狗一个小碗,小白狗拿着碗朝看热闹的人乞讨,谁给的钱多小白狗就举起双爪跟谁说谢谢。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大声嚷着:“收税的来了!”一名警员跟表演杂技的人要了十块钱,他正要给他收据的时候,表演杂技的人说:“我不要这个单子。”

警员走了之后,他的警犬朝那只小白狗发出凶猛的叫声。小白狗朝警犬做了个不甘示弱的手势。

看人打架是常见的事情,但是看动物打架倒是头一回。

打架的理由有很多,但很多就是没事找事看人不顺眼打架的就很多。

最后是那只小白狗打赢了,它把警犬的眼睛给抓瞎了,围观的群众为小白狗欢呼。小白狗的主人吹了一声哨子,小白狗跳上了他的肩膀。

就在他刚要走出人群的时候,关景天偷偷将手伸进了他的包里。

关景天坐在围墙下面大口大口吐出粗气。他从菜市场跑到这里,他偷的包里面放的却不是钱,而是一张贴在墙上的追捕令:

陈阿三,外号山虎,男57岁,身高1米75,祁山人,因杀人被判刑。

关景天刚瞄完追捕令,身后就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把东西拿来!”小白狗的主人突然出现在关景天的跟前。

关景天吓得哆嗦了一下:“山虎!”

小白狗的主人冷冷的说:“没错,就是我。”

关景天刚跑几步就被山虎被拽了回来。

“动作挺快,是个好苗子,要不是小山包看见就让你给跑了。”山虎说。那个叫小山包的小白狗朝关景天做了一个鬼脸,还朝他丢起了小石子。

关景天说:“要不是你的小白狗你也不会找到我,更不会追上我。”

“是的。”山虎坐在一块石板上面,“我的腿受伤了所以跑得慢。”他掀起裤腿,拿下了一个假腿,轻轻捶打着膝盖两边说,“我是个残疾人。”

小山包看见假腿,眼前一亮并打起了哈欠,看起来很是疲倦。它来到主人跟前低声叫着仿佛是在恳求着什么。

山虎轻声叹了一口气,从假腿里面拿出一袋东西,然后倒在手上,小白狗上去舔了舔,然后开心得翘起了尾巴。山虎抚摸着小白狗的脑袋然后对关景天说:“你是打算跟我走还是自己留在这个地方?”

关景天想也没想痛快回答说:“我跟你走。”

他们两个人加上小白狗一起消失在了这里。有谁会想象到,过了多年以后竟然出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庞大的黑暗集团,整个云雾都被笼罩在里面。

安阳郊区有一幢被遗弃的旧楼,四周很是凄凉,周围地面上长满了长长的青草,楼的后面是墓碑,到了深夜这里显得十分阴森恐怖。

几个月前,有几个工人住进了这座废弃的旧楼里。

他们的工作任务是清理雨天墓碑上的泥土,还有清除周围的青草。楼一共有三层,工人住在最底层。这天晚上,有两个工人喝醉酒,深夜里听到三楼有人在哭泣。

到了下半夜,一个工人去上厕所,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凄惨的叫声,他壮着胆子朝楼里面跑去,他看到地面上有一个工人挺拔的躺在地上,眼睛凸了出来,七窍流血。

这是鬼楼的谣传很快被传开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来这里干活,墓碑的任务不得不加三倍金钱来招聘人,一个星期过去了,后来一个刚从监狱中被释放的人看到消息,他愿意去接受这危险的任务。

这个被释放出来的人名叫陈庭樊陈庭。

陈庭樊跟上层人提出了两个要求。第一个要是是给他一把铁锹,第二个要求就是把他的工资先给他。

上层人员没有多想便答应了下来。

铁锹是用来对付所谓的鬼,陈庭樊心里暗暗笑着。

夜幕降临,楼道里的血腥味被清理的不再浓烈。

陈庭樊忙活了一天终于可以休息了,他将被褥铺好,他将房门关紧,然后在房门的后面摆放了一个空瓶子。这是因为如果有人开门进来一定会先碰到那个瓶子,瓶子会先发出声响。

陈庭樊怀中捧着棒子睡着了。

他不知道这里所躺着的地方就是那个死者倒下的位置。

半夜房门缓缓被人打开了。瓶子被碰倒在地发出叮当的声响。陈庭樊听到声音立刻提起精神坐了起来,他紧紧握着棒子,并没有人进来,只有外面的风吹进。陈庭樊缓缓舒了一口气。突然,地上的报纸传出一阵阵的声响,仿佛有双脚踩在了上面发出哗啦的响声。他立马瞪大了双眼,屋子里面确实并无他人,声音停在了他的前方,房间里死一样的寂静。

他故意咳嗽了一声,想给自己壮一下胆子,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脚仿佛被什么东西被舔了一下,他身子哆嗦了一下,他快速向后退了几步,他把棒子朝着前方打去。然后听到一声闷响声,应该是打到了那个东西。

夜空中的月光从窗外照进了地面,陈庭樊这才看清被打中的那个东西原来是一条蛇。

他把蛇挂在了窗外,然后又睡下了。

睡下没多久,他被一种很奇怪的响声再一次吵醒,是一种吱吱的响声,窗帘后面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他拿着棒子触碰了一下窗帘,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长着毛的脑袋瓜子。

陈庭樊吓得双手颤动起来。他揉了揉眼睛,那个东西不见了。陈庭樊站着一动不动,定睛用心跟耳朵倾听着周围的声音,楼道里传出悦耳的脚步声,是上楼的脚步声,然后又传来放下沉重东西的声音。

陈庭樊心里想,这肯定是装在麻袋里死人的尸体。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正在这时传来了细小的声音,可以听到有人说:“真好吃。”

陈庭樊担心鞋子会发出声音便脱了下来,他赤着脚拿着棒子,慢步轻声朝着楼上走去。来到楼上他看到房门开了一条缝隙。门外也有轻烟从里面飘出来。

陈庭樊闻到了油炒面被炒糊的味道,他用手捂着鼻子,将头贴在门上倾听他们的谈话。

“把东西分了吧,郭爷。”

陈庭樊再也不敢听进去了。他双腿已经开始有些发软,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正在此时走廊里走进来个一个男孩和一只小白狗,他还没有弄明白是什么原因,一支枪就对准了他的额头。

这个举枪的男孩就是关景天,小白狗就是小山包。

关景天将陈庭樊拖进屋子里说:“我抓住了偷听的人。”

屋子里面一共有五个人。

“送他上路。”山虎说。

“你叫什么?”关景天问陈庭樊。

“陈庭樊。”

话音刚落就听一声枪响。

案子还没有破。不过警方向大家声明,旧楼里面没有鬼的存在,工人是被蛇给咬死的,陈庭樊被被人开枪给打死的。

镇阳县和文街有一家卖早点的,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全家都被人杀死了。

警察接到报案后立马赶到了现场。景锋恩赶到了现场发现尸体都没有穿衣服,死者们的衣服都被堆积在了一起,死者的血迹掺杂着洒落一地的调料。根据法医的验视报告验证,死者唐三苗跟他妻子杨一奇都是刀伤致死,三个孩子们是被人活活给掐死的。

经过解剖,他们的胃液中还有没有消化掉的食物。

可能是谋财害命吗?

从他们搬来就一直很穷,总会为了一角钱而争吵,而了一个碗被摔碎而打发怒火。

也不像是仇杀,他们一家人都是老老实实的,也从来不会得罪人。

要说情杀,就看看他们满口金光灿烂的大黄牙吧,从来没有刷过牙,高兴的话偶尔也会洗下脸。

景锋恩想出了多种杀人的动机,但是最后结论都被他推翻了。

唐三苗的家离医院很近,他没事的话经常会去医院收点滴瓶子,现在他却不明不白的躺在了太平间里。

这座太平间坐落在一个很偏僻的角落里,这里很有会有人来,狭窄的道路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草,三间用砖头砌成的房子显得十分阴森,枯萎的枝藤攀爬在了窗户上。三间砖房一间是用来解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