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正文 > 第040章:满脑子都是,只想疯狂的占有她
第040章:满脑子都是,只想疯狂的占有她



更新日期:2019-02-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墨时谦皱了下眉,她人当然是风行让人绑过来的,但他没说,略敷衍的嗯了一声,反手把门也带上了。

梁满月紧张的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俊美的男人透着一股格外深暗和紧绷的危险感,长腿跨出的步子不大,嗓音不似以往那样清冽,“满月,”

梁满月看着他这个样子,莫名的更紧张了,“时谦……怎么了?”

他气息暗凉,却又无端显得Xing感,“你会嫁给我,是么。”

男人的眼神深邃漆黑,被他看着仿佛什么心思都在他面前无所遁形,梁满月不敢跟这样一双眼睛对视,只是闭着眼睛,咬牙道,“当……当然,我们不是早就……订下婚约了吗?”

“好,”薄削的唇间溢出一个字,他低眸注视着她,嗓音低沉的陈述,“那么今晚,你把自己交给我,嗯?”

他说的这么理所当然,梁满月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为什么?”

墨时谦淡淡的道,“池欢明天结婚,我今晚恢复自由身,以后我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你,”顿了几秒,他继续有条不紊的道,“我会弥补上,你在唐越泽身上感觉到的,对我的落差。”

他说这话没别的意思,唐越泽对于女人的魅力他有所耳闻,更别说像他那样一个高高在上的豪门少爷对她发动猛烈的攻势,她有所动心,是人之常情。

但梁满月听在耳朵里,只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这种侮辱感缘来已久。

早在大学开学的时候,就是墨时谦送她来学校,替她搬行李,买东西,体贴大方,她那时很骄傲,毫不掩饰他们青梅竹马,他是她的未婚夫。

更重要的是,他英俊得令人过目不忘,以至于即便四年都快过去了,所有人都还记得她是有未婚夫的。

在唐越泽最初出现在她的生活里时,就有好事者把这件事又再扩散了一遍,并且把——“梁满月的未婚夫是大明星池欢保镖”这个信息大肆宣扬。

唐越泽行事高调,追女人更高调,他一开始追她时,就有人在她耳边不阴不阳的道,“满月,唐越泽可是唐家继承人,富可敌国,你那个未婚夫帅是够帅,可再帅他也只是个保镖啊。”

“就是,你还不赶紧甩了那个保镖未婚夫,跟了唐少,到时候就算分手,你也能捞上你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分手费呢。”

所有人都会觉得,如果她接受了唐越泽,就是嫌贫爱富,为了豪门贵少抛弃青梅竹马十多年感情的未婚夫。

她根本不在乎这些,就算她真的喜欢唐越泽,也不是因为他有钱!

可眼前男人这句话说出来,她还是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情绪激动了起来,“你什么意思?你也怀疑我?”

墨时谦无意识的皱眉,药效已经在他的身体里逐渐发作了,他几度闭眼才维持住正常频率的呼吸,但声音还是沉哑了下去。

他淡淡道,“你不用否认你对他的好感,满月,但池欢说的对,他爱不爱你难说,就算爱,莫西故当年也是真真实实爱过苏雅冰的,并且在她离开后的几年身边都没有过任何女人,可他如今还是要娶池欢。”

他的语调清淡得凉薄,像个事不关己的局外人,居高临下的嘲笑着她的天真。

梁满月重重的咬着唇,手也攥成了拳头,呼吸急促,忙乱的道,“我跟他没什么……我昨天跟你说想分手,不是因为唐越泽,是因为我觉得你不爱我……跟他没关系!”

“是么。“

她抬头看着他,男人的眼睛冷冽犀利,淡笑一声,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大一因为室友的影响,曾经暗示过我,但如今却不愿意了?是因为你是保守的婚前守贞观,还是因为……你不想让唐越泽知道跟我有了实际的关系?”

梁满月看着他,往后退了几步,“你就是这么想我的?”

他淡淡一笑,“难道不是?”

梁满月看着他,转身就要走。

然而还没走出几步,就被男人手里的手扣住了,她心里一慌,反手就把藏好的小刀刺了过去。

墨时谦没有防备,手背被划出一道血痕。

梁满月似乎没想到自己会划伤他,吓得手都抖了,“对不起……时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开始是被两个男人强行绑过来关在套间的,不知道跟他有关,所以藏了把美工刀防身,刚才情绪激动,失手就刺了出去。

那药效已经逐渐有些影响他的神智了。

这一刀反倒是让他清醒了不少,他望着眼前的女人,最终还是淡淡的道,“你走吧。”

“可是……”

俊美的眉眼异常冷酷,“要么你现在走,要么,你**服。”

梁满月伸向他的手僵住,然后收了回去。

“我送你去医院吧……”

男人阖上黑眸,“你再不走,满月,我会强一Jian你,”他音色尤其的冷,“你应该知道,我向来说到做到。”

梁满月看着他,缓缓的退了两步。

墨时谦抬起头,手伸向她,她一惊,还是退了几步,转身离开了。

套间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墨时谦缓缓的弯下腰,呼吸急促得不可控制,汗水也逐渐的从额头两侧沁出,太阳Xue的青筋微微凸出,过了好一会儿,他直起身子,转身进了浴室,放了一缸的冷水,脱下衣服躺了进去。

等他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脑子里已经清晰的出现了一具披散着长发的,赤果的酮体。

视线恍惚,他闭上眼,脑海中的画面却更加清晰了。

因为是他唯一亲眼见过的女人的裸一体么,所以他现在——

满脑子都是,只想疯狂的占有她。

墨时谦在一浴缸的冷水里泡了一个小时左右,感觉到那股冲动终于慢慢的熄了下去,隐约又听到外面的手机在震动。

于是他从水里起身,擦干身子重新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弯腰拾起随手扔下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这两个字,池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