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正文 > 第039章:婚礼前(二)
第039章:婚礼前(二)



更新日期:2019-02-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她追求莫西故的这四年,遇到过形形色色的对手,每一个可能成为情敌的女人,都在还没出手之前,就被她掐死在摇篮里了。

苏雅冰是她最大的对手,但也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只要她现在进去,明天依然是属于她的盛世婚礼。

她很清楚,如果非要在她跟苏雅冰之间选一个,莫西故一定会选她。

可是,即便理智有无数个理由劝她进去,她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驾驶座上,望着不断运转的雨刷,直到昏暗的天色一点点的加深。

车外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了大雨。

她抬头看着别墅门前那盏高高的灯,雨水在橘色的光线中格外唯美。

天彻底的黑了。

池欢伸手拿出手机,点了下屏幕,锁屏上清晰的显示了时间。

18:13。

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她推门下车,冰凉的雨水和冷风瞬间朝她覆盖过来。

池欢走到别墅门前,站到了灯光下,影子被拉得很长,雨水滴落在上面。

她抬手想按密码,然后才徒然想起来,上次来的时候,莫西故并没有把密码告诉她,她不知道该怎么进去。

手收了回来,重新落回到身侧。

她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在西故两个字上点下拨出。

别墅外是湿冷寒凉,别墅内明亮温暖。

客厅里。

苏雅冰的湿衣服已经被换了下来,连头发都已经吹干,茶几上摆着几瓶酒,她正一杯一杯的喝。

莫西故开始时试图阻止她,苏雅冰握着酒杯抬起脸朝他笑,“你想让我明天去参加你的婚礼,看看你的新娘穿上婚纱有多美丽吗?”

他皱眉,沉声道,“雅冰。”

“明天我就不去了,今天,这杯……就当是你的喜酒,”她一口全部喝下,眼睛里有了几分迷离的醉意,将酒杯空倒,笑道,“我干杯,你随意。”

莫西故盯着她苍白消瘦的脸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一声不吭的倒了一杯酒,仰头喝完,将杯子放下,沉声道,“对不起,我们之间,是我对不起你。”

她因他被迫出国,在杨昊的痴狂和暴力下一心想着他,甚至被他母亲囚禁、下药,也不肯委身杨昊。可他明天却要娶别的女人。

苏雅冰看着他,吃吃的笑,然后继续倒酒,一杯一杯的灌着自己。

茶几上的手机震动时,已经有两个空了的酒瓶。

苏雅冰正准备倒酒,一眼就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池欢两个字,一下子就刺痛了她的眼睛。

莫西故也看到了。

几秒后,他还是伸手拿起来,滑动接听,声音压得尤其的低,“池欢。”

电话里女人的嗓音如故,“西故,你在哪里?”

莫西故静了静,看了眼正苍白笑着的女人,闭上了眼,“在公司,有事吗?”

那边好一会儿没说话。

他又重复的问道,“池欢,有事吗?”

“有,你来我家找我吧,我等你。”

他皱起眉头,“什么事。”

“重要的事情。”

“好,我知道了。”

“我等你。”

他嗯了一声,挂了电话,附身准备去拿车钥匙,可手指还没碰到,人就突然被柔软的女人抱住了,然后紧跟着,胡乱的,急切的,不得章法的吻落在他的唇上,带着颤抖,也带着疯狂。

苏雅冰半跪在地毯上,仰头看着他,泪流满面的一张脸,“不要……走……西故,我爱你,我在美国的那些年,每天都在想你……”

她泣不成声,“你妈妈给我吃那种药……我脑子里也都是你,你怎么能把这里当做你和她的新房……怎么可以……”

断断续续的说着,她整个人扑入他的怀抱,手圈着他的脖子,再度不顾一切的吻了上去。

别墅门外。

池欢低头看着被雨水打湿已经模糊得不行的手机屏幕。

16:50。

从电话挂断到现在,已经半个小时了。

…………

1999的包厢。

风行叼着烟,看着对面沙发上面无表情喝酒的男人,眯着眼睛嗤笑一声,“被甩了?”

墨时谦脸色冷漠,眼睛都没抬。

就因为他没抬眼,所以也没看到青白的烟雾后,风行妖冶邪气的脸。

喝第二杯酒的时候,墨时谦眉毛突然重重的皱起,他抬头看着对面风行一脸兴致盎然的神色,冷声问道,“你在我的酒里放了什么东西?”

风行取下含在薄唇间的烟,轻松的笑,“就是上次你替池欢找的药。”

墨时谦眉眼阴郁,“你疯了?”

不是他后知后觉,而且如果这个世界上有谁能让墨时谦毫不设防,那一定是风行。

谁会想到他闲的蛋疼给他下Chun一药。

风行吐了个烟圈,微微摊手,唇上噙着薄笑,慵懒的道,“6437,你他妈是个男人,就去睡了梁满月,你是不是等着她在你头等绿出一片草原?”

墨时谦俊美的脸上仍是一片冷漠,无动于衷。

风行长腿一脚踹了过来,毫不留情的嘲笑,“我说你他妈是不是缺个零件儿?老子要是有个未婚妻,等她长到十八岁再动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还等结婚,你玩什么纯情?你信不信再晚点唐越泽先把她办了?”

墨时谦掀起眼皮,瞥他一眼,不咸不淡的讽刺,“你下手比谁都快,那女人十八岁都没有就被你办了,把自己从军队办到大牢,她人现在是你的?”

风行眉眼中的妖冶荡然无存,刹那间变成了浓浓的阴鸷。

墨时谦捏着酒杯,身体里的血液已经开始发烫,下腹处也的隐隐有些跃跃欲起的冲动。

他皱着眉头,还是放下得酒杯,站了起来,英俊的容颜仍是一派禁欲式的冷静,看不出丝毫的波动,修长的长腿迈出的步子也没有任何的紊乱。

手拉开门把,他嗓音冷漠,“6437?”

“滚!”

墨时谦走了出去。

6437,他当然也知道风行会给他设什么密码,门一推,就开了。

走过玄关,一眼就能看到坐立不安坐在沙发上的梁满月。

见他出现,她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上有些震惊和愤怒,“是你……叫人把我绑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