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正文 > 第037章:九克拉的钻戒
第037章:九克拉的钻戒



更新日期:2019-01-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顿了也不过几秒钟,墨时谦就彻底的把门带上,然后转身离开。

经过客厅的时候,他看了眼顺手扔到了沙发上的包,走过去把手机拿了过来,调成静音模式,然后搁在茶几上,这才离开。

公寓里又安静的下来。

池欢翻了个身,抱着身下柔软的被褥,她睁开眼,然后又闭上了,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早上。

阴雨连绵,没拉窗帘的卧室也显得阴沁沁的。

池欢扶着脑袋起来,有些头疼,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一想到自己没洗澡就睡了,没什么味道也能被她闻出馊味。

起床,去浴室放水洗了个舒服的澡。

随便捡了两件衣服套身上,边擦头发边找手机,正想着是自己下去吃,还是打电话叫外卖送早餐上来。

刚弯腰去拿茶几上的手机,门铃就响了,她没辙,扶着脑袋上的毛巾又去开门。

站在门前的是莫西故,他皱着眉头,仿佛心神不宁,门一开,就立即抬起了头,望着顶着一头湿漉漉头发还有毛巾的女人,喉结一滚,他嗓音沙哑,“池欢。”

昨晚他让司机去接她,结果司机告诉他她的保镖把她接走了。

末了,司机还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莫总……虽说是保镖,但他跟池小姐的距离是不是有点越界了……不知道的人估计会以为他们是情侣呢。”

情侣。

这两个字像是鱼刺般,卡在他的喉咙里。

他给她打电话,她不接,连着打了几个,她都没有接。

他心烦意乱得有些压制不住的暴躁,于是打给了墨时谦。

那男人漫不经心的回他,“她喝醉了,应该是睡着了所以没接电话。”

池欢往后退了一步,让他进来,嗓子是宿醉后的微微嘶哑,“西故,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

莫西故盯着她的脸看。

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好像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池欢的脾气,他其实有一点捏不准。

“昨晚的事情,很抱歉。”

“昨晚?”

昨晚发生的事情,她不记得了,或者说压根不知道。

她只记得在1999遇到了墨时谦和他未婚妻还有唐越泽,后来她就和悠然去吃饭了,再后来她喝醉了……隐约记得是墨时谦送她回来的。

莫西故一怔,当即也反应过来,昨晚池欢醉了,电话是她朋友和墨时谦打的,她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于是改口道,“吃早餐了吗?”

“还没,我刚洗完澡。”

他低声道,“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池欢用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不用这么麻烦,我可以叫外卖。”

男人坚持道,“你吹头发,我去买。”

“那好吧,我昨晚喝多了,现在没什么胃口,你给我买点粥就好了。”

“好。”

池欢站在门口看着他离开,抿唇缓缓关上门。

昨晚?

她回到沙发上,拿起手机,屏幕一亮她就看到上面显示着三四个未接来电,有一个还是今天早上的,若有所思的看着上面的时间,手指一动,拨了悠然的电话。

宁悠然的声音迷迷糊糊的,“喂……”

“悠然,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啊,怎么啦?”

“哦,刚才西故来找我,他昨晚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我都没接到。”

“他啊,”宁悠然撇撇嘴,因为原本就是半睡半醒,说话都没过脑子,想什么就直接说了,“就是昨天你喝醉了嘛,我就打电话让他来接你,他电话里说马上就来,结果等了好久还是司机来的,不过最后还是你家保镖靠谱,他送你回去的。”

池欢抿唇,好半响没说话。

宁悠然清醒了点,“欢儿?”

“没事了,你继续睡吧。”

“好哒。”

挂了电话,池欢好一会儿没动,过了将近一分钟她才放下手机,起身去吹头发。

莫西故买了粥上来,看着她吃。

池欢用勺子舀着粥,慢慢的喝着,“西故,来找我有事吗?”

男人定定的看着她,低低的嗓音有些沙哑,“上次答应带你去看婚戒……结果临时有事。”

她弯唇笑着,“今天去吗?”

后天就要结婚了,到现在婚戒都没准备好。

莫西故看着她的笑颜,从身上拿了个锦盒出来,低声道,“戒指我买好了,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的话,我再带你去挑。”

池欢看他一眼,绯唇含笑,伸手接了过来。

红色的锦盒,白皙纤细的手指就这么打开。

噢,好大的钻戒。

至少九克拉,饶是池欢自小富贵,对珠宝首饰虽然也还喜欢,但也就是一般的喜欢,看到这么大的一颗钻石,还是忍不住心头微微一动。

吝啬于在她身上花时间,倒是丝毫不吝啬在她身上花钱,这么大的手笔。

莫西故看着她望着钻戒出神,眉心一敛,“不喜欢?”

池欢这才抬头,朝他展颜一笑,“哪有女人不喜欢鸽子蛋的,谢谢,我很喜欢。”

似乎没什么不对,但莫西故看着她的笑,只觉得胸口的郁气并未消散。

也许是……她这个喜欢的笑,还没有那天早上收到玫瑰花时,眼睛亮起的雀跃和小小惊喜,然后唇角不自觉的就挽起弧度。

池欢仍是挂着一脸的笑,黑白分明的眼眸望着他,“那你今天陪我出去约会吗?”

莫西故看着她,有短暂的出神,但随即还是反应了过来,摇头淡声道,“后天就是婚礼,我这两天要处理公司和婚礼的一些事情,暂时没时间,”

顿了顿,他才伸手摸摸她的脑袋,“等到了欧洲,我就陪你玩。”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莫西故就起身离开了。

池欢依然送他下楼,看着他的车离去。

再回来时,她看着茶几上的玫瑰花,走了过去,手指轻轻的触了触花瓣……已经有枯萎的迹象了。

花期真是短暂啊。

…………

在家休息了半天,快中午的时候池欢打电话约宁悠然吃饭逛街。

“哇,你都是要当新娘子的人了,怎么还这么闲?”

“不是在买东西吗,不闲啊,婚礼后我们就要去蜜月旅行,回来后搬新家,我这不是置办行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