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正文 > 第036章:墨时谦,我发现你是个冷血的怪物
第036章:墨时谦,我发现你是个冷血的怪物



更新日期:2019-01-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莫西故不是说他就来吗?怎么变成司机了?”

司机有些尴尬,“这个……莫少的私事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听从吩咐。”

宁悠然对此很是不满,池欢很少跟人提她跟莫西故的感情状况,但她今天才说他们婚礼提前,她没想到那男人还是不上心。

但再不满对着个司机也没什么用,宁悠然只好起身去扶池欢,“欢儿,我们回家了。”

池欢听倒是听她的话站了起来,但根本站不稳,直接踉跄着就要倒下去。

宁悠然自然是赶紧去扶她,那司机见她站不稳,也好心想去扶她一把,可是看上去醉了的女人像是突然清醒了一般,大力的就甩开手臂。

宁悠然暗叫一声不好,她跟池欢是高中同学,大学不同系但同校,池欢对肢体接触很敏感,熟悉了还好,陌生人尤其是陌生男人的肢体接触她很排斥。

宁悠然力气有限,根本扶不住她,池欢甩了一把就踉踉跄跄的往后退,刚好撞到迎面而来的人身上,熟悉的清冽气息笼罩下来,然后就被拦腰抱了起来。

墨时谦抱着她,抬眸看了眼呆呆的宁悠然,淡声道,“麻烦宁小姐帮忙拿下包。”

宁悠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急忙从座位上拿起池欢的包,然后对司机道,“你先回去吧,欢儿的保镖过来了。”

司机看着那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

保镖?

宁悠然小跑着才能跟上男人的长腿,她好奇的问,“你不是说让莫西故来接她,你不来吗?”

男人淡淡的道,“他没来,大小姐不喜欢被陌生人抱。”

就算是莫西故真的来了,他以前从没抱过池欢,醉了的池欢都未必能让他抱,更何况是一个司机。

“你怎么知道莫西故没来?”

而且他怎么知道她和欢儿在这里,她刚才没给他地址啊,莫西故已经派司机过来,应该不会再找墨时谦了吧?

他已经将池欢放上了副驾驶,手搭在车门上,低头看着宁悠然,“宁小姐是自己打车回去,还是我顺便送回去?”

宁悠然,“……”

按说关系,应该是她跟欢儿比较近?

而且这个男人的“顺便送回去”很没有诚意啊,甚至透着股相当疏离的感觉。

宁悠然把手里的包递给他,“我……自己打车就行了。”

他嗯了一声,接过包扔回车里,便关上车门,颔首淡淡看她一眼,就绕过车头回驾驶座上了。

直到车子绝尘而去,宁悠然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墨时谦开的好像不是欢儿的车?

…………

车上,喝醉的女人不吵不闹,安安静静的睡着。

墨时谦侧首,看了眼她穿的平底鞋,偏居家风格的素色系,长发也没怎么打理……不收拾就出门不是池欢的风格。

车开到楼下,他自然只能再抱她上去。

池欢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

她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睁开眼,视线有些模糊,“墨时谦……”

他低头看她一眼,“酒喝得太多,不舒服的还是自己,何必。”

晚风吹过,有些凉意。

池欢视线清晰了点,能看到男人坚毅的下颚,“你未婚妻……追回来啦?”

“嗯。”

她歪着脑袋,表情困惑,说话的时候呼吸里满满是酒气,“你未婚妻跟……唐越泽暧昧……你不生气?”

男人波澜不惊的很,“已经解决了。”

池欢又重复了问了一遍,“不生气?”

“生气?像你一样把自己灌醉,然后站都站不稳,第二天起来还要头痛吗。”

池欢本来不想说的,但见他这个态度还是没忍住,“可我看你未婚妻对唐越泽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那男人渣归渣,可他很勾女人的,连悠然都喜欢他。”

墨时谦眯了眯眼,没说话,看不出他的情绪变化。

他没池欢这么充沛的感情,也感觉不到她的感受,比如吃醋,比如买醉,对他而言,不过徒增生理上的不舒服,没有任何意义。

他只在意实际上的结果。

墨时谦把她抱进房间,放在她亲自挑选的双人大床上,刚好起身,却被原本已经闭上眼睛的女人抓住了胸前的衣襟。

他只能将手撑在她的身侧,否则会直接压上她的身子。

墨时谦还是皱起了眉,因为此时的姿,虽然身下的女人显然浑然未觉。

她的长发披散,发尾落在床褥上,脸蛋因酒精而绯红,一双眼直直的,不知是醉意深沉还是清醒了,呼吸喷洒在他的脸上,“墨时谦,我才发现,你像个没有感情的冷血怪物。”

男人没说话,眼神深沉淡然,“是吗。”

她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他的双眸,像是想要深深的看进去,手指指尖无意识的碰触到他的脸,喃喃的道,“你的眼睛里……没有一点难过。”

他淡淡的笑,“我赢了,为什么要难过。”

“就算她喜欢别的男人?”

“人的一生中,谁会一辈子真的死心塌地的喜欢一个人……”

他眼睛微微眯起,像是想起了什么,于是改了口,低低淡淡的笑,“即便有……那也只是白白付出一场,什么都得不到,所以,只要不逾矩,偶有动摇不过是人Xing所致,只要结果不变就好。”

她摇摇头,“不是这样的。”

“那你为什么要嫁给莫西故,明知道他不喜欢你,而且现在他还陪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

她一怔,眼神微微的涣散,手也缓缓松开了。

“你回去吧,我睡觉了。”

墨时谦这才直起身子,淡淡的说了声好,然后转身离开。

池欢倒在自己的床里,闭上了眼睛。

走到门口时,墨时谦握着门把顺便带上门,快合上的瞬间,他动作还是无意识的顿住了,抬眸看了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女人。

【墨时谦,我才发现,你像是个没感情的冷血怪物。】

【天生寡情,我真不知道梁满月摊上你这种男人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也知道你不会跟任何的女人发生任何不该发生的,可是时谦,女人要的除了好,还有在乎……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你爱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