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正文 > 第030章:可是他吻她,她却好像并不是很期待
第030章:可是他吻她,她却好像并不是很期待



更新日期:2019-01-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池欢摇摇头,轻笑,“我以为,毕竟当初她离开,你很痛苦。”

她最初追莫西故的时候,就是莫西故跟苏雅冰被莫夫人拆散的痛苦期,有段时间他甚至沉迷酒精,脾气冷漠而恶劣。

莫西故平淡的道,“但我可以答应你,婚后不会跟她来往,也不会有其他的女人,关于这一点,你不必担心。”

“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到底为什么急着提前举行婚礼。”

莫西故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眸,静了差不多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唇畔动了动了动,他道,“结了婚,就什么都不会改变了。”

什么都不会改变的意思是……

池欢看着他英俊温淡的脸,原来其实,还是怕自己会动摇啊。

她点点头,“这个理由我接受,毕竟我也不能给别的女人抢走我未婚夫的机会,”语调微顿,她清眸含笑,“那么,苏雅冰是不是能从你名下的公寓里搬出去了?否则让狗仔抓到,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莫西故的眉眼立时沉了下去,掀起一层逼仄的阴冷,骤变的气场甚至让整个客厅的几乎都拥挤了起来。

有那么一个瞬间,池欢甚至以为他会勃然大怒。

但莫西故没有。

他声音很低很沉,“那套公寓在我名下,但空置很长时间了,雅冰没地方住,所以我让她暂时住在那儿,”男人眼眸深深,“我没在那儿过夜过,也没跟她发生过不该发生的,而且,她现在已经不住那里了。”

池欢弯了弯唇,“我相信你。”

男人黑眸微动,低笑着问,“真的相信?”

“我选择相信你。”

选择相信……

莫西故是谁,行走商场多年,他怎么会听不出这四个字的微妙。

傍晚的夕阳从没有拉上窗帘的玻璃透进来,淡淡的橘色落在她的身上,像是电影镜头被染上的光晕,干净唯美。

莫西故看着她,心头突然一动,然后就从沙发上起了身,朝她走去,双手撑在沙发两侧,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他嗓音微哑,“那天在温海酒店,你是打算把自己交给我吗?”

池欢没想到他会突然提起这件事,无意识的抱着沙发上的抱枕,低着头,含混的道,“嗯……我那天喝错酒了。”

“谁给你下的药?”

池欢一下就变得心虚起来,还有几分道不明的慌,“在酒店泡温泉的时候,误喝了别人的酒……墨时谦已经帮我教训过下药的人了。”

她眼睛闪烁,一看就知道在撒谎。

但莫西故也没再继续追问,他所能想到的,也无非是她原本给他下药,自己却误喝了,不然有墨时谦守着她,怎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莫西故突然伸手,勾出了她的下巴,温热的气息跟着吹拂了下来,“所以,你愿意把自己交给我,是吗?”

池欢看着他俊得有些魅惑的脸,可能是距离太近了,头脑有些短暂的空白,她几乎是咬着牙道,“当然……我们快结婚了。”

男人抬高了她的下巴,然后俯首低头就要吻上去。

池欢睁着眼睛,既没有推开他闪避,也没有羞涩的闭上眼,一动不动的瞳孔甚至有些如临大敌的味道,躯体极其的僵硬,落在沙发里的手更是攥得紧紧的。

“叮……”

清脆的门铃声响起,莫西故人一下就被用力的推开了,等他反应过来,池欢已经起身去开门了,“送饭的来了,我去开门。”

手落在门把上的时候,她白皙纤细的手指甚至细细的颤抖,池欢深呼吸了一口,才打开门。

莫西故看着她的背影,她几乎是落荒而逃,深黑的暗眸颜色更深了,一瞬间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仿佛还有没能吻到的失落。

费尽心思想把自己交给他,可是他吻她,她却好像并不是很期待,甚至……反感?恐惧?

亦或者两者兼具。

给她送饭的池家的老佣人,看着她微微发白的脸,关心的问,“大小姐,您不舒服吗?”

“没事,西故在这,你先回去吧。”?池欢没让佣人进来,接过保温盒就关上了门,走回沙发旁把保温盒放在茶几上,“西故,你吃饭了吗?”

他看着她,不动声色的回答,“没有。”

她的手摁在保温盒上,“我不知道你今天会来……佣人只准备了我一个人的饭菜……”

莫西故打断她,“你几天没出门了?”

“嗯?”

“不能跟我一起出去吃吗?”

池欢张了张嘴,开口想答应,但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她垂眼道,“我今天不想出门,你去吧。”

欲情故纵么,莫西故看着她的小脸,淡淡的想。

她这几天没找他,电话短信都没有发过一条,现在即便他主动找她,她也不复以往的热情,甚至连一起吃个饭,都要推辞。

可视线一触及她微微蜷缩的手指,眼底又生出新的疑虑。

“你在闹脾气吗,池欢。”

她抬起头,看着他,“我明天就去找你。”

他又盯着她看了半响,“好,那我回去,不耽误你吃饭。”

池欢的手指松开了,娇美的脸终于再度漾出了他熟悉的笑,“我送你下去。”

莫西故嗯了一声,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向门口。

公寓楼下,夕阳完全下山,天色是将黑未黑的时候。

池欢看着他打开驾驶座的车门,才抬手晃了晃,“路上小心,再见。”

她正要往后退,谁知原本要上车的男人突然转了方向,重新又面向了她,伸出手臂低头吻了下来。

池欢一怔,显然没有料到,下意识就偏过了脸。

莫西故的唇瓣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被门铃声终止的尴尬再次渲染开来,风刮过的声音显得格外明显。

最后,莫西故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明天见。”

她又扯了个笑容出来,“好,明天见。”

他回到车上,兰博发动,然后离开,最终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池欢脸上的笑已经不见了,她抬手重重的按在自己的脑袋上,然后慢慢的蹲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