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正文 > 第029章:我们婚礼提前吧
第029章:我们婚礼提前吧



更新日期:2019-01-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池欢抿唇,对上后视镜里男人的视线,“你不准备给我结论吗?”

他淡淡的道,“杨昊离开病房后就去了地下停车场……他的确有车停在那里,所以无法确认他是从苏雅冰口中得知你的消息,还是如莫少所言,恰好碰到了临时被派去接你的司机。”

池欢垂眸,好半响才问,“那你觉得呢?”

男人扯了扯薄唇,带出微末的弧度,“我向来不信太巧合的事情。”

夜晚,凉风习习,路边的枯叶被吹起,又落下。

池欢坐在车内看了一会儿,道,“回去吧。”

没有特别的事情时,墨时谦是不会跟着她上楼。

车旁,他容颜英俊淡静,“大小姐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先回去了。”

池欢看着他冷峻深沉的眼,“墨时谦。”

男人没出声,只是抬眸看着她,目光很沉静。

“我以为,他对苏雅冰也许有些怜悯,初恋的情怀,或者当初被迫分开的不甘心,但我也以为,他不会越轨。”

她的嗓音在风中静静的,还有些迷茫。

墨时谦见过她许多种样子,但很少见她迷茫,因为她总是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那么,您根据什么判断,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池欢看他一眼,然后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转而看向远处,风吹起她的长发,有几根发丝落在她白皙的脸上。

她低头,“我回去睡了。”

墨时谦敛着眉眼,没有多问,只是语调如常的道,“好。”

池欢转身往公寓楼里走去了。

她走得很慢,手里拿着不大的手包,长发披散,随风飘扬。

墨时谦伫立在原地,眼神深静的望着她远去的背影,薄唇挑起淡得几乎没有的弧度。

不愿为人所知的心理世界么。

…………

池欢连着三天都待在家里出门。

她给墨时谦放了假,没有去找莫西故,甚至也没有打电话给他,当然,莫西故也没来找她。

她原本其实不算特别沉得住气,但这三天她窝在家里看书,顺便还把她经纪人发到她邮箱想找她拍戏的剧本都大致的浏览了一遍。

到饭点就叫外卖,后来外卖吃腻了,她就干脆一个电话打回了池家,让厨师做好饭,然后让佣人送过来,日子过得还算清闲舒服。

直到第三天傍晚,门铃响,她以为是佣人送饭过来了,手里的书都忘记扔就去开门了,“今天怎么这么早,我不是说六点……”

声音戛然而止,站在她面前的不是每天给她送饭的佣人。

是莫西故。

池欢的表情寡淡了几分,随即又重新扬起笑,“电话也没打,专门找到我家来了,看来你是做好决定了。”

莫西故看着她的眼睛,嗓音有些沙哑,“不让我进去吗?”

“哦,可以啊。”

她边说着,就边让开了身子,让他进来。

莫西故抬脚进来,在玄关换鞋时,他自然而然的看到了一双男士拖鞋。

池欢已经打开鞋柜拿了双新的出来递给他,“穿这个吧,新的。”

摆在鞋架上的室内拖鞋,只有一双男式的,其他两双都是女式。

他边换鞋,边淡淡的问,“这双鞋子是墨时谦的吗?”

“嗯啊。”

“他经常出入你的公寓?”

“算是经常吧。”

明明是意料中的答案,甚至是想都不用想都明白的事情,但莫西故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等他换好鞋坐在沙发上,池欢已经沏好茶端了过来。

“你喜欢喝茶,这是我特意从我爸那儿偷偷拿过来的大红袍,应该是上等茶叶。”

莫西故看了眼她精致清净的五官,大概因为在家里,所以她没有化妆,不施粉黛的一张脸看上去就像个娇俏的小女孩,长发随手绑起,带着随意的美。

她的公寓干净整齐得出乎他的意料,没有他想象的粉色系,更没有他想象的乱扔的衣服、垃圾、碗筷。

池欢撑着脑袋,看着他打量的眼神,笑道,“我家的佣人每天会特意过来给我打扫收拾屋子的,我可不喜欢待在乱糟糟的地方。”

莫西故打量的眼神最后笔直的落回到了她的身上,“池欢。”

她下身是秋季的薄羊绒裙,上面搭了件简单的毛衣,坐在他的对面,一身家居而慵懒的感觉。

他的声音更沙哑了点,但更简洁明了,“我们婚礼提前吧。”

池欢怔住,“提前?为什么?”

男人看着她的眼睛,低沉沙哑的嗓音有些蛊惑的错觉,“你不想嫁给我了吗?”

池欢迟缓的点点头,“嫁。”

“那我让人安排婚礼。”

“为什么要这么快?”

莫西故又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淡淡的道,“你不是给我时间考虑吗,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我跟你结婚,婚礼后我们就去欧洲旅行,”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这些年我们没有好好相处过,趁这个机会培养感情。”

她微微挑眉,“那苏雅冰呢?”

他垂着眼眸,让人看不清眼底的眸色,声调显得很温淡,“她会回美国,我让人在那边帮她找了工作,也替她联系好了律师,什么时候决定离婚会有专门的律师替她处理一切事务。”

池欢笑了笑,“我以为……你知道她为你守身如玉这么多年后,你会为了她放弃跟我的婚约,选择跟她再续前缘,虽然听上去就很有难度。”

莫西故看着她,眼睛里突然涌出了一阵笑意,但冰凉得刺骨,“池欢,你不要把我想得太好。”

她眼神微凝,但没说话,只是歪着脑袋看他。

“雅冰是我的初恋,也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

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清淡,但稍一揣摩就知道没有温度,“但如你所说,跟她和好需要付出太大的代价,我妈不会允许,整个莫家不会允许,所有的情势和现实都不允许,何况我如今早就不是当初情窦初开,能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所有的权势地位。”

“所以你放弃了她?”

莫西故看着她,微微嘲讽,“难道你很期待我为她取消跟你的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