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正文 > 第017章:她才是局外人
第017章:她才是局外人



更新日期:2018-11-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苏雅冰抬头,对上莫太太的视线,明明是微笑着的一张脸,眼神也似乎还温和,可却比针尖还尖锐刺人。

谁又会听不懂呢,这样绵里藏针的警告。

苏雅冰咬着唇,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西故的婚礼……我就不参加了。”

“哦,”莫夫人轻描淡写,也没多说什么,又转了话题,朝池欢道,“西故去法国定的婚纱已经到了,欢欢,你明天有空的话让西故陪你去试试,有什么问题还能再改改,怎么样。”

池欢看着莫西故,“西故有空的话,我随时可以啊。”

莫夫人直接道,“西故当然有空。”

莫西故抬头,深深的看了她将近十秒钟,然后重新低头吃饭,没说什么。

但也没拒绝。

苏雅冰低头,看着精致的瓷碗里圆润的米饭,强忍着才没有起身夺门告辞,这种难堪,她不是第一次尝过了。

只是跟五年前不同的是,那时她是女主,她身边的男人会护着她。

如今,在这张餐桌上,她只是个连话都说不上的局外人。

饭后。

莫西故从茶几上拿钥匙,顺口般道,“我送你们回去。”

还不等池欢说话,莫夫人淡淡的看了眼苏雅冰,她立即如受到某种信号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摆手牵强的笑道,“不……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好,西故,你送池小姐吧,现在还早,还能约会儿会再回去。”

莫西故手指挂着车钥匙,淡声道,“这边很难打到车。”

这边是兰城最有名的别墅区之一,富人区的车库平均下来,每座别墅不止一辆私家车。

苏雅冰还是拒绝,“真的不用,走段路就有个公车站,我搭公车也很方便,不用麻烦了。”

池欢看了他们一眼,笑着道,“不麻烦啊,顺路而已,走吧。”

苏雅冰看着池欢的笑容,最后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那……好吧。”

车开出别墅区后。

苏雅冰在后座轻轻的道,“西故,你送我回我租的地方吧。”

莫西故皱眉,沉声道,“去医院,医生说你还要住一段时间的院。”

“我不回医院了。”

男人的脸色沉了下去,“雅冰,你别任Xing。”

后面好一会儿没声音,将近一分钟后,苏雅冰道,“如果你不愿意送我回公寓的话,那就在前面的路口放我下来吧。”

莫西故看着后视镜里的女人凄楚的脸,握着方向盘的手蓦然加重力道,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他一言不发的加快车速,还是朝医院开去。

“停车!”

“停车,停车,莫西故,停车。”

无论苏雅冰在后面怎么闹,开车的男人也没有要动摇的意思。

车子在医院门口一停下,苏雅冰就立即推开了车门要下车,莫西故眼睛一冷,想也不想的扯开安全带,也跟着下了车要去追她。

池欢坐在副驾驶上,透过玻璃看着经过车头的男人又冷又怒的俊脸侧颜,修剪整齐的指甲没入深深没入掌心。

她知道莫西故不爱她,但她从来不知道,他能无视她到这个地步。

或许是她没有见过他爱一个人的样子,所以从未这样切身感受过不爱的残忍。

宁悠然的话在她耳边响起,【欢儿,你们就要结婚……你真的确定以他现在的态度,你嫁给他会幸福吗?】

视线突然模糊起来。

车外突然响起乱糟糟的喧哗,她偏头看向外面,这才发现停车坪突然涌出了好多人,手里拿着些什么东西砸向苏雅冰。

她一怔,伸手推开车门。

然后她还只有一只脚落地,一个打偏了的鸡蛋正中她的额头。

现在是晚上,医院停车坪的光线更是暗淡,池欢被鸡蛋砸中就疼得低下头捂住自己的额头,因此更没人看清她的模样了。

突然窜出来的都是些年轻的女孩,估计在这块儿蹲守了一段时间了。

“不要脸的小三!”

“打她!”

“自己有老公了还勾搭别人的未婚夫,你这种人在古代就该拉去浸猪笼。”

“苏雅冰,我们告诉你,你一天不离开我们欢欢的未婚夫,我们一天就不会放过你!”

“贱女人!”

“……”

大部分的攻击物都是砸向苏雅冰的,但总有些稍微远一点的,或者没什么准头的会误伤,池欢站在车门旁就已经被误伤好几下了。

她听这些话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刚想开口说话,男人已经冷厉阴鸷的低吼出声,“你们谁再敢砸下试试看!”

池欢的视线被从额头上流下来的蛋清模糊了个彻底,但即便如此她还是能清楚的看到莫西故脸上冷狠的怒意。

他是最狼狈的,因为从苏雅冰被第一个鸡蛋砸到后,他就把她护在了怀里,名贵的西装已经脏的不成样子。

但即便如此,也丝毫不影响他的震慑力,一句话摞下,瞬间没人敢再砸了。

得罪莫氏的少东家是什么下场,有点常识的都知道。

不知是谁大着胆子率先开了口,“莫少,你这样对得起池欢吗?”

“就是就是,本来就是你们出轨。”

“无耻……”

群情又再度激愤起来。

带头说话的那人又带头砸了个鸡蛋过去,“莫西故,我知道你只手摭天了不起,但为了欢欢,我不怕你!我一定要替她教训这个贱女人!”

她这一扔,明显带动了其他人。

乱七八糟的攻击物又如下雨般的飞了过来。

池欢其实清楚,她只要开口就能制止这一切,因为这些都是她的粉丝。

可她在模糊的视线中看着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的男人将被护着的女人整个笼入怀中,密不透风的保护着她。

她还看到被护着的苏雅冰仰脸看着护着自己的男人,满眼不加掩饰的爱意和泪水。

想她池欢万人瞩目,在这闹剧中竟然成了被所有人遗忘的配角。

医院大门前的阶梯,两个同样高大挺拔的男人正往下走。

俊美妖孽的男人看向停车坪的吵闹,隐约能听到她们叫骂的内容,轻佻嗤笑,“那是池欢的粉丝?真够可怕的。”

墨时谦淡淡瞥过去,深邃冷漠的眼眸在看到某个娇小的身形时突然眯起,长腿的步子改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