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正文 > 第010章:态度如此冷傲轻狂的保镖……真是活久见系列
第010章:态度如此冷傲轻狂的保镖……真是活久见系列



更新日期:2018-11-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大小姐。”

墨时谦扶上她的肩膀,然后替她整理着她身上包裹着的风衣。

当然,那仍然是他的衣服。

男人的动作细致而专注,即便池欢冷声重复了别碰我那三个字,他像是没听到一般,自顾手上的动作。

但池欢对于他的“靠近”,也并没有激烈的排斥。

准确的说,她没有任何的反应,不言不语,动也没动一下,任由男人帮她整理外面只是用力裹着但很凌乱的大衣,又顺手将额前的发拨到耳后。

刚才有个小女警也试图碰触她,结果差点弄得她情绪当场失控。

冷峻高大的男人在她的面前蹲了下来,手指落在她的膝盖上,嗓音低沉而寂静,“我先送您回去?”

是询问,但是询问的意味很淡。

池欢还是没说话,但她身体细细的颤抖平复了很多。

他注视着她苍白的小脸,继续低低淡淡的问,“是回池家的别墅,还是您住的公寓?”

她仍然没有开口的意思。

墨时谦于是也不再继续询问,俯身直接圈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从椅子里抱了起来。

莫西故神色一冷,伸手就想阻止。

池欢画得精致的眉无声的皱了起来。

同时,挺拔冷峻的男人冷漠的看着他,低沉的声音更显得冷漠,“莫少,大小姐说你会去接她,为什么去的是个猥琐犯?”

他抱着池欢,轻易的就像是抱着一只娇小柔软又狼狈的猫,看了眼仿佛惴惴不安的苏雅冰,他眯了下眼睛,眉眼逐渐酿出清冽的讽刺,“不知道让莫太太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会怎么迁怒和怪罪于杨太太。”

莫西故脸色微微一变,这男人在威胁他。

他看了眼趴在男人怀里闭着眼睛静默无声的池欢,冷声道,“墨时谦,你只是池欢的保镖,负责保护她的人身安全,她跟我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过问。”

墨时谦唇上噙着薄冷的弧度,似笑非笑,“所以,莫少,为什么你前任女友的现任丈夫,会开着你的车把大小姐接走,并且意图侵犯她?”

莫西故皱起眉头,脸色沉了下去,语气也很不好,“这件事情,我自然会查。”

“需要查?”

饶是莫西故速来冷静,对上墨时谦眼底又冷又浓的嘲弄,心头也勾出了火。

墨时谦俊美的脸上漾出没有温度的笑,淡淡的道,“所以还是不劳莫少费心,以免让人产生一些不太好的猜测跟想法。”

苏雅冰终于往前走了两步,急急地道,“这件事跟西故没关系,我老公他……”

男人冷淡的眼看向她。

分明只是一个淡若无物的眼神,苏雅冰被看得莫名心脏一颤。

但墨时谦的视线只是从她的身上掠过,最后留下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连未婚妻的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莫少还是不要多管前任的闲事为好。”

说罢,抱着怀里的女人直接往外大步走去,没有看任何人一眼。

一旁的局长,女警和其他警员,望着脸色冷沉的莫西故,面面相觑。

再嚣张的有钱人他们都见过。

态度如此冷傲轻狂的保镖……真是活久见系列。

所以到底谁是未婚夫?

…………

警局外面,墨时谦一言不发的把沉默无言的女人抱上了副驾驶。

刚关上车门,一转身就看到站在半米外跟他身高接近的俊美男人香云吐雾的看着他笑,“虽然说你这保镖干不了多久了,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抱走人家的未婚妻,你是不是也太不收敛了一点?”

深秋的晚风掠过。

墨时谦不在意的淡声道,“是么。”

“你是不是喜欢这小妞儿?”

他扯了扯唇,“我喜欢的女人,能做别人的未婚妻?”

“可你不喜欢的女人,也照样能做你的未婚妻。”

墨时谦没答他的话,“还有事?”

男人手指弹了弹烟灰,“好歹救了你的大小姐,你怎么谢谢都不说个?”

“先把你欠我的谢谢还清。”

说罢看也懒得看他一眼,就从他的身侧走过,绕过车头上了白色的法拉利驾驶座。

墨时谦的大衣给了池欢,身上只有一件深色系的薄毛衣,看不出质地,但穿在他的身上,都是贵公子的清俊矜冷。

他俯身靠近副驾驶,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替座位里的女人系好安全带。

男人的气息干净而冷清,车内无声寂静。

他盯着垂眸不语的女人,“今天晚上,很抱歉。”

池欢闭上了眼,“送我回公寓,我不去池家。”

静了片刻,他淡淡的问,“怎么处置那男人?”

她抱着身上男人的衣服,脑袋靠在椅子的靠背上,闭目休憩,喃喃道,“随便你。”

墨时谦眯了下眼,“好。”

白色的法拉利很快的驶离开警局。

每一条街的两侧都立着路灯,照亮来往的车流。

墨时谦边开车边戴着耳机通电话,嗓音清隽冷淡,“孙局长。”

局长显然听出了他的声音,态度相当客气,“池小姐好点了没有?”

“明早把那个猥琐的东西从看守所放出去。”

“啊?”局长意外的问,“是……池小姐的意思?”

墨时谦淡淡的道,“照我的话做才不会有麻烦,局长。”

“可……可莫少的意思是……把他关在看所里,让其他的犯人教训他。”

“还有要用他的地方,所以放出来。”

“这……”

局长有些为难和犹豫,毕竟莫西故已经打过招呼了,但墨时谦这里,又是池欢和……池欢背后的市长。

墨时谦笑了下,“孙局长应该也不希望这件事会惊动市长。”

“好好好,我明白了,明早就放出来。”

挂了这个电话,他长指又拨了个号码出去。

他手扶着方向盘,深邃冷静的双眼直视前方,“替我办件事。”

手机那端是慵懒Xing感的男声,“嗯?”

“不能死,暂时不能残,替我处理一下今天那个垃圾,他明早会被放出来。”

“放出来干什么?”

墨时谦淡淡的道,“无缘无故他怎么会开莫西故的车,怎么会知道池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