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醉爱成瘾:总裁宠妻超给力 > 正文 > 第22章 原来如此
第22章 原来如此



更新日期:2018-11-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尤其是她每说一句话,会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他一眼,又怕又敬的样子,让戚吾尊顿时生不起气来。

但作为三叔的架子还是要有的。

戚吾尊并没有立刻原谅她,而是训斥道:“我的规矩你是清楚的。这件事情你自己处理干净。如果下次再让我见到……”

“不会!绝对不会!”闵旻双手合十,“这样的女人,我避之不及。既然惹不起,我以后躲着她就是了。”

“唔……”戚吾尊满意地颔首,“别太过了。她毕竟是那如颂的女儿。要是惹毛了那如颂,你父亲就麻烦了。”

“那如颂?这件事跟我父亲有什么关系啊?”闵旻大约猜到这是那姝母亲的名字。

但那姝为何跟母亲的姓,这个那如颂为何连戚吾尊都得给面子,闵旻就不知道了。

“上次你母亲想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还记得吗?”戚吾尊适时提醒。

“记得啊……难道……”闵旻将一切串在一起,这才发现其中关窍,“原来我妈想把那姝介绍给我?”

戚吾尊颔首。

“可是三叔您怎么知道这些事情?”闵旻问出口之后就后悔了。

这个戚阎王,从来都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只有他不想知道的事。

戚吾尊没有接话:“所以,这件事你懂得怎么处理。”

“三叔,您放心。闵旻虽然年轻不懂事,但也不会失了分寸,让闵家蒙羞的。”

戚吾尊的眉头蓦地松开,他被闵旻这番“得体”的话说服了。

其实这次他带那姝过来做女伴,是有条件的。他的条件就是让那如颂答应与闵氏控股的合作。

那如颂自然会卖戚吾尊的面子,毕竟以后财务方面还是会与戚吾尊有合作的。

但他们之间也有口头约定,这件事情,不能让闵吾正知道。因为戚吾尊不想让闵吾正知道自己在帮他。在戚吾尊看来,闵吾正是不可能把闵氏经营妥当的,现在就只能寄希望于下一代了……

想到这里,戚吾尊叫上闵旻:“跟我回酒会,我带你认识几个熟人。”

“这……恐怕不必了吧……”闵旻语气里尽是抗拒。

戚吾尊选择性无视:“你作为闵家的二少爷,迟早是要接触这些人的。我不希望听到你任何不情愿的言辞。”

“好吧……”闵旻只能跟上他的脚步。

戚吾尊一米九的个子,在人群中本就扎眼。加上他早已流传在外的名声,和他迷死人不偿命的容颜,很快就成为酒会的焦点人物。

许多人都接机想与他聊上两句,尤其以女人居多。

但戚吾尊只与他认为合适的人聊天,其他看都不看。

所谓聊天也不过就是寥寥数语,点到为止。

让闵旻第一次见识了戚吾尊在商界进退维谷、手腕凌厉的风范。

闵旻被戚吾尊数次推到人前,幸好她曾经是“司晚晚”,倒也表现得宜,收获了不少称赞。

戚吾尊似乎也对闵旻的表现很满意,对她说话也没有那么严厉了。

正当闵旻以为,这一晚会顺利混过去的时候。

门口霎时响起一阵议论,随即男人们的眼光就全都被吸引了过去。

一个女人,身穿妃色丝质晚礼裙,踩着一双人鱼色钻石羊皮高跟鞋款款走来。头上的发髻盘的很高,露出她巴掌大的脸以及上面美丽的五官。

当她渐渐走近,戚吾尊与闵旻看清她真容的刹那。

两个人都如中了闪电一般,站在原地,无法呼吸……

千允儿婀娜多姿地从众人羡艳的眼光中走来,每一步都如同在梯台一般,她高傲的下巴始终仰着,目光柔媚中透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坚定。

她向waiter要了一杯红酒,站定在戚吾尊面前,酒杯轻斜:“三爷,好久不见。”

戚吾尊沉默了三秒钟。

整个世界,似乎静止了三秒,闵旻的呼吸也停止了三秒。

戚吾尊站在灯光下,嘴唇紧闭,面色如铁。

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们两个看,等着戚吾尊做回应。

戚吾尊却顺手放下手中的杯子,一点面子也不给她:“司太太,幸会。”

千允儿手中的酒杯尴尬一僵,她也顺手放下酒杯,为自己解围:“都怪我忘了,三爷不能喝酒。不过,我与三爷本是旧相识了,三爷怎么用‘幸会’那么见外的话呢?”

戚吾尊没有半点要给她台阶下的意思,一字一句:“我的旧相识是大学里单纯的千允儿,而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是司太太。”

“三爷真是风趣幽默。”千允儿干笑了两声,胭脂色的指甲拂过耳边的碎发,正好看到了他身侧的闵旻。

“这位就是闵家二少爷吧?你好。”千允儿对闵旻伸出了右手。

从千允儿走进来一直到现在,闵旻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这张娇媚动人的脸庞。

三年了,这张脸一点也没有变……

跟她在韩国溺水前一秒看到的那张脸一样讨厌。

闵旻的耳中“嗡嗡”作响,方才戚吾尊与千允儿的谈话,她都没有听进去。

看到千允儿的手在她面前,闵旻再会装傻,也掩饰不了心中的仇恨。

千允儿似乎也感觉到了闵旻的异常,她等了两秒便放下了手,转向戚吾尊:“看来,二少爷也知道我们之间的恩怨了。我本以为你不会轻易告诉别人。”

戚吾尊上前一步,挡在闵旻面前,沉声:“不论你因为什么原因三番四次地来找我,我奉劝你一句,放弃吧。”

“放弃?”千允儿上前一步,暧昧地替戚吾尊扶正胸前略歪的领带,“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放弃你去了韩国。”

两人轻到只有彼此能听到的声音,和暧昧的动作,让在场的人都觉察出了他们非同一般的关系。

议论之声迭起,让戚吾尊很难堪。

千允儿看准时机,狡黠一笑:“三爷,借一步说话?”

“不必了,我正准备走。”

戚吾尊转身,千允儿侧身挡住,笑容更甚:“三爷难道不怕我对着你的背影做出更暧昧的事情吗?比如,大喊:我还爱着你……我日夜思念你……我想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