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醉爱成瘾:总裁宠妻超给力 > 正文 > 第20章 嘴这么甜
第20章 嘴这么甜



更新日期:2018-11-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让闵旻防备心更重:“陆叔叔是我三叔的朋友。”

“原来如此。对了,下周我们社新社员辩论赛你准备地怎么样了?”郑羽舟半点没有觉察出闵旻的戒心。

“我……在准备了。”闵旻早就接到通知,但她也没当回事,虚假应付着。

“那就好,我挺看好你的,加油。”郑羽舟放下酒杯,“我那边还有个朋友,先走一步。”

“好,羽舟学长再见!”闵旻见他走了之后,长舒一口气。

端起蛋糕盘,正准备找个角落垫垫肚子,却不想又有人找……

“呦,这不是我们牙尖嘴利的闵旻小朋友嘛……”

身后,一个邪肆的声音响起,闵旻一听就知道是陆良野这厮。

嘴里已经准备好要调侃他的话,但一转身,看到一身正装的陆良野和身边的女孩,这些话随即被咽下。

陆良野正被一个身材窈窕、天使脸庞的女孩挽着。这女孩一头长长卷发,身上的蜜合色蕾丝晚礼裙十分漂亮。但看得出她脸上动了不少刀子。

闵旻恭恭敬敬道:“陆叔叔。”

陆良野倒觉得奇怪:“今天嘴这么甜?”

“上次是我失礼了,我跟你道歉。”闵旻端起香槟。

陆良野与她碰杯,很高兴的样子:“这就是我女朋友甜甜。”

闵旻心里觉得好笑,陆良野这种男人,怎么会看得上这种表面是傻白甜的心机婊。

于是她故意装傻道:“陆阿姨,您好。”

这个甜甜立刻就凑到陆良野怀里撒娇了:“蛤?!人家哪有那么老吗?人家明明才23岁……怎么就酱紫叫人家阿姨……好不礼貌哦……”

闵旻又喝了一口酒,静静地看这一场好戏。

“咳咳……”陆良野有点无奈道,“按照辈分,我是叔叔,你当然是阿姨嘛……”

“可是人家不要当阿姨嘛……”甜甜又再次撒娇。

“好好好!你不要当阿姨,就永远当小公主好不好?当我手心里的小公主。”陆良野展现出超强的求生欲。

“真的吗?我真的是你的小公主吗?”甜甜撅着嘴,不依不饶。

“当然啦……”陆良野脸上的笑容已经有点僵硬了,“对了,甜甜,我在楼上包间里给你准备了礼物,你要不要去看看?”

“等下再看嘛,我现在只想陪着你。”说着,甜甜把自己整个送进了陆良野的怀里,甜腻至极。

“那个……甜甜啊……”陆良野想推开而不能,“你不是一直想要一辆粉色的跑车嘛,让我秘书带你上去看看……”

甜甜听到跑车两个字,立刻就眉飞色舞:“哇塞!陆陆你真好!”

在陆良野脸上重重亲了一口之后,她总算是径自上楼去了

陆良野擦掉脸上的口红,翻了个白眼。

闵旻适时递上一杯香槟,不忘调侃:“甜蜜的负担,蛤?”

陆良野差点没把酒喷出来:“你这小子!我就知道你没憋什么好屁。你三叔呢?这么晚了还不见人?”

闵旻耸耸肩:“不知道啊,大概是去接女伴了。”

陆良野抬腕看表:“我来打电话给他!搞什么飞机!到我这里来耍大牌!”

刚拨出电话,他们身后就有铃声响起。

陆良野顿时怂了,转身就是一个谄媚的笑容:“老戚,你总算来了!我刚还在问闵旻你怎么还没来。”

闵旻跟着转身,先喊了声“三叔”,随后吓了一跳。

站在戚吾尊身边的“女伴”,居然是那姝。

闵旻不得不感慨她的动作之快,居然已经成了戚吾尊的女伴了。要知道,戚吾尊在公开场合向来谨慎,从来不带女伴的。

今天的那姝,穿着一身石榴色的晚礼裙,脖子上是一串翡翠镶钻项链,一看就十分昂贵。但红配绿,多少有点乡土气息。加上她今天化了浓重的眼妆,头发还盘在脑后,看上去足足比实际年龄大五岁。

显然她是为了跟戚吾尊出席酒会,用力过猛了。

而此刻,她正用十分崇拜的眼神仰视着戚吾尊,一脸娇羞。全程都不看闵旻。

闵旻心里莫名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胸口闷闷的。

戚吾尊脸色不好看:“本可以准时,等了那小姐一个小时。”

那姝不好意思地笑着,挽住了戚吾尊的胳膊:“不能让戚教授丢脸嘛。毕竟戚教授从不带女伴出席,今天既然我有这个荣幸,当然要好好打扮一下。”

戚吾尊往旁边撤出半步撇清关系:“我只不过是还你母亲一个人情而已,你不必有心理负担。而且我跟你还是师生关系,希望你注意保持距离。”

说着,拂掉了那姝挽着他的手。

平日眼睛恨不能长在头顶上的那姝,在戚吾尊面前却乖巧如小兔,任由戚吾尊这样让她下不来台阶,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闵旻一听,方才明白。原来戚吾尊早就认识那姝的母亲。难怪那天在课上他能直接叫出那姝的名字。那么选她做课代表也就顺理成章了。

陆良野见那姝尴尬的样子,打着圆场:“这位就是逸城最有名的环保材料企业,沐云环保的千金吧?幸会。”

那姝这才从尴尬中抬起头,与陆良野握手。

闵旻听着这话觉得耳熟,但她不想深究,只想伺机走人。

戚吾尊已经走到旁边拦住waiter,要了一杯冰水。

陆良野凑到那姝耳边轻声道:“老戚这人就是这样,说不出好听话。不过,放眼整个酒会,他是最有地位的男人了。别的女人一定都羡慕。”

“你确定?”戚吾尊走回来,脸上冷若冰霜,“我刚才可是看到郑副市长的公子郑羽舟也在。”

“呃……”陆良野再次见证戚吾尊把天聊死,“我这是在姑娘找台阶,你看不出来吗?气死我了!”

“幼稚……”戚吾尊嫌弃。

“什么?郑羽舟是郑副市长的儿子?”闵旻一脸惊诧。

“你不知道吗?”陆良野接话,“郑羽舟他是郑副市长的公子啊,他貌似还有个姐姐。老戚不说我都忘了,他也是你们学校的。”

闵旻自言自语:“难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