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醉爱成瘾:总裁宠妻超给力 > 正文 > 第17章 如鲠在喉
第17章 如鲠在喉



更新日期:2018-11-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闵旻一米七的个子,站在戚吾尊身边,只能勉强看到他的喉结。

这么近的距离,闵旻隔着衬衫,清晰地感觉到戚吾尊微高的体温……她的半只胳膊也跟着滚烫起来……

一旁的戚吾尊,本是打算让嘴硬的闵旻向陆良野道歉,但现下,胳膊底下这个小子短发里散发出的洗发水味道,令他忘记了已经在嘴边的言辞。

戚吾尊在心里暗骂一句脏话,明明是个小子,干嘛要用那么香的洗发水!一点男人味都没有!

闵旻感觉到戚吾尊炙热的眼神就在头顶,就像两束激光,马上就要把她烧焦了,她赶紧稳住神,换了个楚楚可怜的眼神……

“三叔……”闵旻张大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抬头,“我明天一早还有课,我能不能先上去洗澡啊?”

戚吾尊低头……面对这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喉结不由自主地游走……

咽回所有的话语,戚吾尊放开闵旻,低声说了句:“去吧……”

倒是弄得看好戏的陆良野很无语:“你就这样放过这小子?戚吾尊,我发现你变了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唔唔……”

陆良野话未完,戚吾尊就拿起桌上的啤酒瓶硬塞进他的嘴里。

“酒还堵不上你嘴!”

说完,便重新倒进沙发里。

陆良野咽下一口酒,坐到他身边:“你今天有点反常啊!到底怎么了?跟兄弟说说!兄弟帮你解决!”

戚吾尊喝下一大口苏打水,斜眼:“你解决不了。”

“逸城还有我陆良野解决不了的事情?”陆良野挑眉,“那除非是……你的生理问题……”

戚吾尊火气上来,佯装要泼水,陆良野也配合着要躲。

戚吾尊动了一下嘴角:“我怎么会有你这种朋友……”

陆良野倒是痞笑着:“我也奇怪,我陆良野怎么能忍你戚吾尊二十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戚吾尊深吸一口气,却又缓缓吐出:“没什么。”

“没什么?得了吧!能让你戚吾尊这般如鲠在喉却又因为自尊不肯抱怨的人,这世上,恐怕只有一个……”陆良野霎时恢复了正经的样子,“她来找你了?”

戚吾尊放在唇边的水晶杯顿了顿,随即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

“你确定不要喝点酒?”陆良野递上啤酒。

“不要!”戚吾尊又倒了一杯苏打水。

陆良野识趣地把酒瓶塞进自己嘴里,喝下一口:“其实,你决定回逸城发展的时候,就应该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不是吗?你跟她当初那么相爱,她会来纠缠也在情理之中。”

“当初,我不是没给过她机会……”戚吾尊咬牙,“是她执意要去韩国!”

“可当时你只不过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虽然闵家家大业大,但你只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养子……你应该知道,像她那样有野心的女人,绝不会甘心嫁给那样一个看不清未来的男人。更何况,你妈当时还特别不喜欢她。”陆良野认真地分析给戚吾尊听。

“这个道理,我又怎会不懂……”戚吾尊的叹息中,透着落寞,“但她不该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能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未来……”

“所以我们这是又陷入了’如果当初如何如何,现在就能怎样怎样的’谈话怪圈吗?”陆良野无奈,“对了,她找你说了什么?”

戚吾尊继续喝水不说话。

“她说她放不下你,想要回来找你,是吗?”陆良野早就看透一切,“戚吾尊,我奉劝你一句:千万不要去招惹那个女人。无论你心里有多舍不得,无论你藏着多少跟她的美好回忆,现在你都不能去招惹她,明白吗?依我这些年在逸城的观察,这个女人在逸城布满人脉,黑白两道都有关系,她手里掌握了路风控股的多数股份,还有其他几个以她为法人的公司……她早已不是你们当初在一起时的小白兔,她的胃口比你想象地还要大。”

“我明白。”戚吾尊放下杯子,“她是闵家仇人的妻子,又是个靠私生子上位的小三,还是篡夺路风控股大权的小偷……这样的女人,的确不是我该沾染的……”

陆良野靠进沙发里:“其实你都明白,你只不过想从我嘴里听到这些话,这样你心里能好受一些,就好像这些道理不是你的主观意向似的。”

戚吾尊微扬嘴角,无奈地点头:“也只有你,能毫不留情地提醒我这些。”

“知道就好。”陆良野把瓶子里的酒喝完,“行了,你也别苦着一张脸,说点轻松的。周末我准备办一个酒会,你来参加。”

“酒会?”戚吾尊的推词已经在嘴边。

“对,先说好,是朋友就不准拒绝我!”陆良野早就摸透戚吾尊的心思,“你就当是来散散心。到时候会有很多美女的,要是你看上哪个,我帮你牵线搭桥。”

“你什么时候有这种闲心办这种酒会?”戚吾尊问。

“还不是为了苏雅……”陆良野抱怨,“她非要办什么一周年纪念日的酒会来庆祝,我就随她高兴了。毕竟一个女人找到个像我这么完美的男友,想要炫耀一下也很正常。”

戚吾尊终于露出一点笑颜:“你脸皮还真厚。”

“你又损我……我算是知道闵旻那小子这张嘴像谁了!”陆良野抱怨。

“我跟他又没有血缘关系。”戚吾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不禁浮现出方才闵旻后颈上的弧度,和上面细细密密的汗毛……下意识地舔舐了一下嘴唇。

“我开玩笑的。”陆良野起身,“那么说好了,这周日,我在会所办酒会,给你在威斯汀留好房间,你带闵旻一起来。”

“刚才不是还一直嫌弃他,怎么又让我带他?”戚吾尊觉得有点麻烦。

“这小子虽然嘴损,但有时候还挺可爱的。我倒是真有点喜欢他这样不把我当回事的样子……”陆良野笑了

“受虐狂……我知道了,我们会准时到。”戚吾尊应下。

“记得准时!”陆良野嘱咐。

“知道了。我让司机送你。”

送走了陆良野,戚吾尊觉得适才心里的不适舒畅了不少,他也微微有些困倦,随手将衬衫的扣子全部扣开,正想上楼……

二楼角落里“咔嗒”一声,让他警觉地停下脚步:“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