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醉爱成瘾:总裁宠妻超给力 > 正文 > 第14章 墓地相遇
第14章 墓地相遇



更新日期:2018-11-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叮咚。”微信响起,是吕一柱。

他问闵旻早餐合不合胃口。

闵旻回了一个满血复活的表情,然后不忘感谢。

吕一柱发了个害羞的表情过来,并说自己上午没课,等下买好水果等她们一起吃午饭。

闵旻顿时觉得好暖心,回了个“好的!”

刚按下发送,霎时一股浓重的香水味袭来,闵旻皱着眉抬头,那姝穿着巴宝莉的套裙站在眼前,正推着鼻梁上并没有度数的眼镜。

整个教室,就她们三人。

“闵旻同学。”那姝的表情显然没有上次那么亲近。

“嗯。那姝同学,什么事?”闵旻心里升腾起一股厌烦。

“上次我问你要微信,你居然骗我说班长找我?还骗我说你报了文学社?”那姝抱臂,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闵旻却毫不在乎:“是啊,我是骗了你。怎样?”

“你……”那姝妆容完整的五官拧巴了两秒,随即又恢复一贯的高贵,“现在把你的微信号给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闵旻今天本就头疼,被那姝这么一激,瞬间火大。

她深吸一口气,默默起身:“我最讨厌被人威胁!不如我直接把戚教授的微信号给你怎么样?”

这个女人,三番四次地接近她,无非就是想要通过她跟戚吾尊套近乎而已。她真的是疲于应付这种狂蜂浪蝶。

两人火药味十足地站在那里,一旁的吕一弦也跟着起身:“好了好了,那同学,你要是想要闵旻的微信号,咱们班级的群里就有啊,你加一下就好了嘛,何必找闵旻的麻烦。”

那姝傲娇的脸立刻转过来,不屑地扫视吕一弦:“你就是那个拿生活补助的吕一弦吧?我跟他之间的私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种人来过问?你不会以为你能做他的女朋友吧?我就是想要他亲自把微信号给我,怎样?!”

“你……”吕一弦瞬间双耳通红,拳头紧紧握在那里。她想要争辩,但那姝说的却是事实,让她无法反驳。

闵旻可不会任由那姝欺负吕一弦,她男友力max地把一弦揽到身后:“一弦虽然拿的是学校的补助,但她起码是自食其力,一点儿都不丢人。倒是你,一个大学生,又没有收入,却穿着巴宝莉的套装,用着YSL的限量版色号,戴着起码5克拉的粉钻项链。这一身得上百万吧?你这钱哪来的?你爸妈给你的?难道你觉得用着家里的钱到学校来炫富很光荣吗?还是……你觉得顶着这张打满玻尿酸的脸就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你……你……”那姝一张脸憋得通红,纤纤玉指指着闵旻结巴着说不出话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闵旻一个年纪轻轻的男生,居然会对女生的奢侈品那么了解。她一下被驳地哑口无言。

“闵旻……你给我记着!”那姝的眼泪如断线地珠子,她一边擦,一边跑出了教室。

闵旻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肚子里的气一下子就解了。

一旁的吕一弦既感动,又觉得好笑:“啧啧啧,这小嘴,真是伶俐!我就说你该报辩论社吧?”

“呼……爽!”闵旻重新坐下。

“不过,这个那姝一看就不是善茬,你当心她在背后捅你刀子!”

“好歹我也是戚吾尊的侄子,她喜欢戚吾尊,就不敢对我怎么样。”闵旻根本没在怕的,“对了,你不说我都忘了,我明天要去参加辩论社的第一次活动。”

吕一弦笑着赶她:“去吧去吧,这一届的最佳辩手绝对是你!”

宁城城郊的一座风景秀丽的山脚下,戚吾尊的司机停下褐灰色的劳斯莱斯,下车为戚吾尊打开车门。

“三爷,到了。”

戚吾尊面无表情地起身。

黑色的皮鞋落一地,司机便打开黑色的伞,为他遮住太阳。

戚吾尊整理了一下黑色的西服,拂掉了伞:“你在这里等我。”

司机立刻把早就准备好的一个盒子递给他,然后默默退下。

戚吾尊深吸一口气,迈步往山上走去。

风和日丽,凉风徐徐。

墓地里只能听见戚吾尊有节奏的脚步声。

而他几乎很少用这么慢的速度走路。大概是因为今日他心里沉重的缘故。

走到一个凉亭边的豪华墓地,戚吾尊停下脚步,默默肃立了良久,方才放下盒子,轻唤了一声:“父亲、母亲……明川来看你们了……二十九年了……好快……”

墓碑上,两张正当壮年的照片下,是两个红色的名字:戚宣华、吴美云。而墓碑左下角有两个立墓者的名字,其中一个名字被生生挖掉了,剩下的那个写着:儿子 戚明川。

戚吾尊从盒子里拿出酒杯:“父亲、母亲,我爸他最近身体不好,他让我替他向你们敬杯酒……”

刚倒了一杯,酒杯还在手里,身侧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玉笋似的手放下了一束花……

戚吾尊一抬头,有一秒钟的失神。

面前的女人,一袭大波浪的卷发,一身黑白两色的香奈儿套裙,一双十厘米的细跟高跟鞋,还戴着一副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

她皮肤白到发亮,身材窈窕纤细,气质出众如女明星一般。

但戚吾尊见到她的瞬间,所有理智都被愤怒与懊恼吞噬……

女人将花束摆放好,便摘下墨镜,注视着戚吾尊。

她嫣红的嘴唇微微张了一下,踟蹰良久,方才柔声开口:“十二,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戚吾尊的脑中,有闪电划过……

十二……

这是十多年前,他与她之间的专属称呼……

因为她说过,她在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只有他。家人、朋友、爱人的笔画都是十二画,所以他就是她的十二……

曾经的亲昵镜头就像在昨天,但现在想来,却只剩讽刺……

戚吾尊握着酒杯的手不住地颤抖,他咬牙,狠狠将酒泼在女人的脸上:“千允儿!谁让你来这里的?!”

女人身后的保镖见状立刻要上前。

千允儿一个响指示意他别动,拿出纸巾擦拭脸上的酒。

适才隐忍的表情全然不见,转而斜扬嘴角,笑得妖娆:“我听说在泷市让人闻风丧胆的闵家三爷回来了。不过所有人都求之不见,我倒是想在这里碰碰运气。毕竟知道他父母忌日的人,没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