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醉爱成瘾:总裁宠妻超给力 > 正文 > 第13章 跟我犟嘴?
第13章 跟我犟嘴?



更新日期:2018-11-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戚吾尊没有说话,只是默默颔首,然后便转身要走。经过闵旻的时候,大手落在她肩膀上。

这时,闵旻才从自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

刚才他们的谈话,仿佛将她拉回了前世……

他们所说的“那个女人”分明就是指千允儿,而戚吾尊与千允儿的“旧情”显然是闵尚德的心头刺。

但是究竟为什么千允儿会不要戚吾尊转而成了自己父亲的小三?而戚吾尊又为何到现在还对千允儿念念不忘?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闵旻找不到头绪,心口发闷,只想问个明白。

“闵旻……”戚吾尊见闵旻不动,剐了她一眼。

闵旻这才清醒过来,想起自己挡箭牌的职责:“爷爷,我下午的课不能迟到。您好好保重身体,我跟三叔先走了。”

“也好吧。”闵尚德倏地想起了什么,“对了,老三!”

戚吾尊回身,就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喊了声“爸。”

闵尚德继续给墨兰松土:“明天又是你父母的忌日了。我这两天总是头晕,就不去墓地了。你替我向你父亲敬上一杯酒。”

戚吾尊浓重的呼吸声好似叹气:“好。”

随即快步穿过客厅,走向座驾。

闵旻小跑跟上,忍不住拦住了戚吾尊:“三叔您等一下,我有件事情……想确认。”

戚吾尊显然没什么好心情:“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

闵旻再也忍不住,张口便问:“三叔,您刚才跟爷爷提到的’那个女人’是千允儿吗?”

戚吾尊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凝视闵旻,一字一句:“记住,永远都别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

“为什么?!”闵旻不肯作罢。

“没有为什么!”戚吾尊倏地拎起闵旻的领子,“那个女人……是魔鬼……你要是再敢提她的名字,别怪我不客气!”

闵旻踮着脚尖,分明感觉到戚吾尊的拳头在颤抖。他的脸上有难以掩饰的痛苦。

戚吾尊没有给她细想的时间,便将她扔开,喊了声“上车!”

坐上车,闵旻还陷在适才的思绪中不能自拔,脸色也没那么好看。

倒是戚吾尊打开跑车的敞篷,便踩下油门,同时打开了音响。

明明是优雅的交响乐,却非要开得震天响。一旁的闵旻不禁捂住了耳朵。

“系上安全带。”戚吾尊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搭在车窗边,大声道。

闵旻没有回应。

“闵旻!”戚吾尊加重了语气,“我的话没听见吗?”

闵旻没好气地拉出安全带,因为生气,扣了两次都没扣上。

“靠……”闵旻无声地暗骂一句,小嘴不自觉撅起来,眉头紧皱。

戚吾尊瞬时踩下刹车,挂到P档,顺势捏住了闵旻不安分的小手。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都没有给闵旻以反应的时间。

待到她抬头,戚吾尊乌云密布的脸已经在她上方不到五公分处,浓重的呼吸就打在她脸上,带着他身上独有的木质香调。

戚吾尊的喉咙里,偶有低吟,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闵旻被逼地紧紧靠在座位上,大气都不敢喘。倒不是因为怕他爆发,而是因为……戚吾尊下巴无比完美的弧线正好在她眼前,上面覆着的青灰色胡渣,有种让人移不开眼的……男人味。

“我说了……系上安全带……”戚吾尊从喉咙底发出警告。

闵旻忽地睁大眼睛,心里明明已经慌得不行,但嘴上还是倔强:“三叔您这是做什么?光天化日的大街上,你这样盯着我一个男生?您就不怕被八卦杂志拍了去?”

戚吾尊一滞,愈发愠怒:“跟我犟嘴?”

“闵旻不敢。”闵旻的胸口快速地起伏着,后背开始出汗,“闵旻只不过是为了三叔的声誉着想,总不能让人家以为你的性向有问题!”

“我的性向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过问?”戚吾尊的眼睛带着火焰。

此刻的他,胸口里有一团火,却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面前这个眼里全是倔强的小子。

他明明是个小子,脸上的皮肤却白皙透亮,散发着一股子青春的味道。小嘴因为生气撅着,他居然觉得粉嘟嘟地很可爱。更要命的是,阳光正好洒在他的侧脸,他脸上透明的汗毛映着光,显出晶莹的质感。

戚吾尊感觉自己被这毛茸茸的小脸弄得心跳加快……

闵旻看着戚吾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有些疑惑。不过,戚吾尊的大手越来越用力,令她忍不住呻吟一句:“咝……”

戚吾尊这才想起手心里,还捏着他柔软的手,手感极好。因为生气,他没有控制自己的力道……

随即收了眼神,侧身,拉出安全带给她扣上。

闵旻蓦地愣住: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戚阎王几乎扑在她身上,他的左耳就在她的右耳边,他的衬衫正在跟自己胸前的T恤厮磨,而不经意间的肌肤触碰,更是让闵旻感觉周身火热。

幸好,五秒钟之后,一切都结束了。

戚吾尊重新坐好,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握得发白,重重地踩下油门。

——————

第二天一早,闵旻最早一个到教室,她在最后排找了个位置坐下,给吕一弦发了条微信,便开始打瞌睡。

吕一弦到教室的时候,手里拿着两大袋早餐,嘴里还叼着个包子。

“唔唔……”她用手肘把闵旻叫醒。

闵旻无精打采地让出位子。

“你这是怎么了?黑眼圈重地跟个熊猫似的。”

吕一弦看着闵旻从早餐袋子里扒拉出一杯咖啡,喝下一口,长舒一口气。

“这杯咖啡真是救了我的命……谢谢你哈,还特意给我去买咖啡。”闵旻又呷一口。

“我哪有这闲工夫,是吕一柱买的。他看到你昨天半夜发的朋友圈,一早就买来让我带给你。”吕一弦咽下包子,“不过,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那个戚阎王!”闵旻趴在桌上。

昨夜,闵旻一夜无眠。她在昨天戚吾尊与闵尚德的谈话中搜索线索,但戚吾尊的脸却时不时闯入捣乱,弄得她心烦意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