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醉爱成瘾:总裁宠妻超给力 > 正文 > 第12章 二爷的死
第12章 二爷的死



更新日期:2018-11-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宁城的市中心,高楼大厦中间藏匿着一座隐秘却气派的中式别墅。

这是闵家老爷子闵尚德的府邸。

整个别墅前后两栋,闵吾正一家住在前栋,闵尚德与吴梅香住在后栋,互不干扰。两栋别墅都被高而茂密的园林景观包围,大有“大隐隐于市”的气质。

闵旻跟在戚吾尊身后,走进别墅,佣人们纷纷行礼。

戚吾尊只是颔首作回应,嘴唇一直紧闭着,好似特别严肃,就如来的路上一般。

“老三回来啦。”老太太陈梅香听到声响,从楼上下来,“呦,闵旻也跟着回来了?”

一身鲜艳昂贵的旗袍,一串碧绿的翡翠项链,一个一丝不乱的发髻。即便是在家里,老太太也一丝不苟地打扮自己,就如她脸上的皮肤一样,完全看不出她已经是个72岁的老人了。

闵旻对这位奶奶向来无感,无论是之前叛逆的“闵旻”,还是之后的“司晚晚”。于是她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奶奶。”

陈梅香走到客厅,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两个:“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让人准备你们爱吃的菜。”

戚吾尊站定:“妈,是爸打电话让我回来的,似乎有要紧事。他在哪?”

陈梅香脸上虽笑着,但嘴上却是嗔怪:“回来也不问问我好不好。你爸也是,每次找你都谈事情,害你都没时间陪我。”

戚吾尊恰淡淡一笑:“我看您最近皮肤那么好,一定诸事顺遂,就没有多此一问。”

他的话对老太太来说,正中下怀。

陈梅香摸了一下鬓角:“你倒是嘴甜,我最近新换了一家美容院,效果好像不错。不过代价也不小……”

戚吾尊不再接话:“妈,我爸在哪?”

“在花园子里呢,他今天好像心里装着什么事,闷闷不乐的。”陈梅香特意提醒。

“好。”戚吾尊回头示意闵旻跟上,便向花园走去。

一个两百多平方的花园里,闵尚德穿着一身中式褂子,正在给一株墨兰松土。

老爷子75岁,头发已然花白,但看上去身体健朗,精气神极佳。他年轻时也是商界的风云人物,后来将家业悉数交给了儿子们,自己持股份退隐,不再过问。

戚吾尊虽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闵尚德向来对他视如己出,该管教管教,该提携提携。

“爸,我回来了。您找我?”戚吾尊推开花园的门。

后头的闵旻也跟了进去:“爷爷。”

闵尚德没有回头:“闵旻也来了?”

“嗯。”闵旻对这位严肃的爷爷倒是有几分敬畏,“今天我上三叔的课,就一起回来了。”

闵尚德抬起头,卸下双目前的老花眼镜,一双炯炯的眼睛扫了一眼戚吾尊:“你还真的去当教授了?我还以为是讹传。”

“许院长邀请了好几年,不好推脱。”戚吾尊实话实说。

“是吗?我还以为是因为你把总公司转回逸城,才有空回去上课。”闵尚德的语气抑扬顿挫,显然话里有话。

戚吾尊顿了顿:“的确有一部分这个原因。”

“哼。”闵尚德在一旁的水池里净了手,缓缓坐进一旁的红木椅子里,眼睛里情绪复杂,“你在泷市干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把总公司搬到逸城?”

戚吾尊没有马上接话,而是走到闵尚德面前:“因为泷市的市场已经接近饱和了,再继续做下去也不会有大规模业绩增长,不如逸城更有潜力。”

闵尚德脸色越来越阴沉,声音里带着愠怒:“但是,六年前我苦口婆心让你留在逸城,你却执意要去啃泷市这块硬骨头,现在又要回来?这恐怕不是简单的’为了市场’这几个字能够解释的吧?!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私心?”

“……”戚吾尊嘴唇紧闭,没有说话。

一旁的闵旻嗅到了这两父子之间的硝烟味,站在那里甚是尴尬。

于是她准备悄无声息地离开。

可是前脚刚踏出一步,戚吾尊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闵旻,你站住!”

“啊?”闵旻后背发怵,“那个……爷爷、三叔,你们聊,我去看看奶奶。”

戚吾尊故意抬起手腕看表:“你忘了你下午三点半还有课吗?我跟你爷爷马上就聊完。”

闵旻只能站在原地,感受着不远处两个气场极强男人之间的风起云涌。

戚吾尊转向闵尚德,不卑不吭:“爸,我这么做纯粹是为了公司考量。”

闵尚德起身,走到戚吾尊面前,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你真的不是为了那个女人?”

戚吾尊的眉角抽搐了一下,额头上青筋凸显:“爸,我公司的事情您就不要再过问了。”

他们身后的闵旻听得云里雾里,但隐隐觉得,这与她要调查的事情有关。

闵尚德闻言,转身给出一个略显落寞的背影:“你也知道,当初你二哥就是被那个女人的老公逼死的……我连他们的名字都不能提,一提我的心脏就……我还记得……那天雨那么大,你二哥的血就从车子里流出来,染红了整条马路……”

戚吾尊深邃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悲悯:“二哥的死……我这辈子都不会忘……”

22年前,戚吾尊不过是个十岁小孩,电视里正在播报暴雨的新闻。家里电话骤然响起,大哥闵吾正匆忙拉着他出门。

等他们赶到发生车祸的地点,戚吾尊清楚地听到警笛四起,满地鲜血……陈梅香正在二哥闵吾道的尸体边哀嚎,闵尚德僵在旁边浑身颤抖……

二哥的死因很明确:是自杀。

只不过,逼他自杀的原因是向来卓越的他,在与司立新的商战中,赔掉了公司全部的资金。

父亲最喜欢的二哥死了,留下二嫂和肚子里尚未出世的孩子……

这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戚吾尊怎么会忘记……

可他站在那里,端视闵尚德微微颤抖的背脊,还是收起了眼角的情绪:“爸,闵旻要迟到了,我先送她回去。”

闵尚德转身,盯住戚吾尊的眼睛,看了许久。

最终叹了一口气:“我说过,公司交给你们,我便不再过问。我只求,你还有一点良心,不要为了那个女人,忘记你该有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