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醉爱成瘾:总裁宠妻超给力 > 正文 > 第9章 为她出头
第9章 为她出头



更新日期:2018-10-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晚上,戚吾尊回到落山,脸色一贯难看。

边嫂赶紧上前接过他的车钥匙:“三爷,您回来了。”

戚吾尊拉开领带的动作有点粗鲁:“今天蒋芳和闵琳来过了?”

戚吾尊直呼他大嫂的名字,边嫂立刻就知道他已经知道了今天的事情,她便也不再避讳。

“是的。大太太和大小姐来看二少爷,不过……她们走后,二少爷烧得更厉害了。”

“现在他怎么样了?”戚吾尊扔掉外套,解开袖口。

“李医生开了点盐水,二少爷挂完之后就睡下了。现在体温已经正常了。”

“我知道了。”戚吾尊大步上楼准备回房间。

走到二楼经过闵旻房间的时候,蓦地顿住了脚步,他回想起昨夜闵旻在月光下忽闪忽闪的睫毛,鬼使神差地推开了她的房门。

昏暗的台灯下,闵旻的睡颜安静而美好,戚吾尊默默关上门,上楼休息。

凌晨四点,戚吾尊骤然从梦中惊醒,浑身是汗。

他打开房间里的所有灯,按住额头。

又是这个梦……

那个女人又在梦中出现……

她柔软的身体就在他怀里,唇瓣娇柔、腰肢纤细……

梦中的戚吾尊忍不住将她压在身下,可正当他要将她占为己有的时候,这女人的脸倏地变成了千允儿……

戚吾尊就此惊醒……

这已经是他这个月来,第三次做这个梦了,实在称不上是美梦。

戚吾尊索性起床冲澡,去公司跟高层开了个早会,便直奔宁城。

他到闵家别墅的时候,闵吾正拿着公文包刚要出门。

他戴着一副厚重的近视眼镜,温温吞吞的长相,人到中年还有轻微的秃顶。如果不是身上昂贵的西服撑着,一点看不出他是闵氏控股的总裁。

佣人正在给闵吾正打领带。

见戚吾尊来,他也有些惊讶:“三弟?你怎么这个时间来了?”

戚吾尊故意抬腕看表:“现在是十点,我已经处理完公司里的事情,赶到宁城了。大哥你却才要出发去公司?”

“咳咳……”闵吾正有些尴尬,“今天早晨公司没有重要事务……所以……”

“大哥你的工作内容那么少吗?难怪闵氏控股的业绩逐年下滑,外面的风评更是一塌糊涂。”戚吾尊言辞犀利,一点也不给闵吾正留面子。

向来慢性子的闵吾正也感觉到了他是在故意找茬:“三弟你这是吃了枪药吗?一大早的,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不能。”戚吾尊加重语气,“现在房地产企业形势大好,闵氏控股却陷入泥潭,大哥你如果继续无视问题的存在,那么闵氏控股就要毁在你手里了。”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取而代之吗?”闵吾正脸憋得通红,他哪里不知道戚吾尊说的正中要害,但他在经营企业方面确实能力不足,但闵氏控股原本的继承人是二弟闵吾道,可是二弟已经去世多年,闵家已找不到其他可以经营的人。他也是赶鸭子上架。

戚吾尊见闵吾正憋屈的样子,更加生气:“当然不是。我有自知之明,我绝不会插手闵氏的事务。但我还是要提醒你,用正当的手段来取得与别人的合作!”

闵吾正急了:“我用什么不正当的手段了?”

“你跟大嫂自己心里清楚!想要学别人进行商业联姻?你们把沐云环保想得太简单了!对方的胃口比你们想象地要大!”

听到声响,蒋芳也下楼来了。

她一听,立刻抱臂,瞪着眼:“三弟,你不是一向不喜欢我们闵旻吗?怎么现在倒替他说起话来了?”

戚吾尊冷脸:“这不关你们的事。你们只要记住我今天说的话!”

语毕,戚吾尊掉头就走,剩下闵吾正与蒋芳面面相觑。

闵吾正不禁责怪:“你看你,出的什么主意?现在把三弟这个阎王爷给惹毛了吧?”

“怪我?那你倒是把沐云环保给搞定啊!”蒋芳一贯嚣张,“你三弟也是,怎么突然就跟闵旻一个鼻孔出气了?”

“唉……你小声一点,等下爸听到了又要骂我。”闵吾正拿起公文包,“我去公司了。”

————————

病了一整周,闵旻今天早晨起来,头总算不疼了。

她在浴室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在镜子里对自己不穿束胸衣的身材好好审视了一番。嘴角不禁扬起满意的笑容。

这身材虽不是前凸后翘般傲人性感,但却饱满娇嫩,犹如树上刚熟的樱桃,正正好。

可是无奈……这样好的身材却天天被束缚在束胸衣和宽袍大袖的衣服里。真是暴殄天物!

下楼的时候,闵旻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于是在桌上抓了一个包子就准备走。

厨房里的边嫂赶紧走出来:“二少爷,你这就要走?我今天特意准备了虾子面,您不吃点吗?”

闵旻挤出一个微笑:“不了,吃完面肯定要迟到了!我还得赶公交!”

边嫂有点不高兴:“一年四季就这个季节有虾子,我专程去周边农村问农民买的,就是想让你和三爷吃到应季的东西……三爷也是的,也不给您配个车,每天让您赶公交……”

“哎呀,边嫂……”闵旻赶紧过去挽住了她的手臂,“你别生气嘛,虾子你先留着,我晚上回来吃夜宵好不好?”

“吃完再走。”突然,楼梯上响起戚吾尊略带沙哑的嗓音。

闵旻心跳不知为何有些加快,大概是与那日醉后的音调太像的缘故:“可是还有四十五分钟就上课了,我真的来不及!”

戚吾尊看一眼腕上昂贵的腕表:“十五分钟之内吃完,我载你去学校。”

“什么?您送我?”闵旻长大嘴巴。

“嗯。”戚吾尊已经在桌边落座,“今天是我的课。”

闵旻病了一周,也忘了日子。今天是戚吾尊的课……

“哦……”她似乎没有反驳的理由了,只能默默坐下。

边嫂就站在一边,笑眯眯地看他们吃完,还嘱咐他们路上小心。

出门的时候,司机已经将戚吾尊的另一辆保时捷开到了门口,恭恭敬敬地把钥匙交给戚吾尊。

闵旻没想到:“三叔,今天您自己开车吗?”

戚吾尊没有回答,只说了两个字:“上车。”